第五章(5.0)

 

究極的力量到底是甚麼?

 

這不是甚麼威力強大的武器,

 

也不是甚麼巨大無比的力量,

 

而是擁有謎般存在的『心』。

 

人的心中,有相反的兩種力量互相攙和著的緣故,所以才是謎。

 

完全的『善』和完全的『惡』這兩種相反的力量交織成了人心。

 

第五章(5.1)

 

愛德格早就從緋月的成員那裡聽聞了關於那個新遷移入郊區宅邸少年的事情。

 

莉迪雅也在聽說了這個消息之後,告訴自己他的判斷。

 

或許就是那個在威爾斯地區所曾經遇見的那個青騎士伯爵家的魔法師。

 

不僅僅是外貌如同莉迪雅和雷溫所描述的一樣,是個看起來大概只有十歲左右的少年。

 

行動不方便也是另外一項特徵。

 

那麼,就是在那片土地被稱為那一位,也就是青騎士伯爵家的魔法師了嗎?

 

自己沒有親眼見過無法判斷。

 

但除了工匠們、商家們得以出入宅邸以外,不和任何人來往的少年又應該要怎麼樣拜訪才好呢?

 

確實應該先遣人送一封信函去,但拜訪的理由又是甚麼呢?

 

萬一不是那個少年的話,恐怕也很難將拜訪的理由做個圓滿的交待。

 

再者,根據緋月的工匠們的說法,宅邸的門禁、戒備相當周密,或許是因為前陣子的盜匪傳聞讓宅邸的警戒工作更加的深嚴了。

 

沒有辦法製造出自然而然的時機來。

 

而且就算是那個少年又如何呢,對方是否願意見自己也還不知道呢!

 

不小心因為自己不自覺的輕慢態度惹怒了對方,反而難以收場吧。

 

那個青騎士伯爵家的魔法師,並沒有承認自己是青騎士伯爵的身分。

 

再加上貓妖精凱所說的話語,是否也是對於擁有王子身分的自己有所憎恨的呢?

 

因為無法當面確認,於是這件事情一直被延宕了下來,適切的時機始終沒有到來。

 

沒有將這件事情告知緋月的成員,只是一直琢磨著這件事情的愛德格,偶然從史瑞德那裡聽見了自稱為奧地利貴族-貝爾公爵,名為維尼(Vannie)。貝爾的少年偶會安排去畫廊的消息。

 

或許應該去史瑞德的畫廊那裡看看能不能夠製造出巧遇的時機來,也讓曾見過那一位的雷溫確認看看。

 

第五章(5.2)

 

在心中下了決定的愛德格在這一天,排開了因社交季節的到來顯得繁忙的行程前往史瑞德的畫廊。

 

不過並不單純是只是為了想要確認少年的狀況,所以才會前往史瑞德的畫廊。

 

因為最近倫敦中反常的經常聽見有不知名的惡作劇發生著。

 

從進入了繁忙的社交季以後,倫敦也來了許多原本居住在鄉間大宅的貴族們。

 

然而,隨著社交季的展開,妖精搗亂的情形卻益發嚴重。

 

受害的對象不一,有貴族也有平民,這樣的狀況有越演越烈的情勢。

 

所以做為妖精博士的莉迪雅這一陣子不僅是因為社交季節非常忙碌,同時也因為這些騷動而四處奔波、不得安寧。

 

史瑞德的畫廊也出現了這樣的狀況。

 

此行的目的同時也是為了要確認畫廊的情形才前往的。

 

這些原因不明的騷動究竟是為什麼會產生的呢?

 

看不見妖精、對於妖精的事情也不甚了解的愛德格感到無力。

 

因為自己是幾乎幫不上莉迪雅的忙的。

 

也只能夠幫忙莉迪雅查清楚情況,在回去告訴因為別處也延請他過去、忙的分不開身的莉迪雅,以尋求解決之道了。

 

如此想著的愛德格來到了史瑞德的畫廊前,左右張望之後,這才安心的走進去。

 

遠處停著的馬車確實是那位少年的吧?

 

愛德格還有點擔心自己撲空了呢。

 

除了沒有明白的說清楚少年的身分,自己早就誠實的告訴史瑞德那位少年或許與青騎士伯爵家有所淵源,請他多加留意。

 

但是已經多次造訪的少年卻沒有甚麼異樣的地方。

 

除了舉手投足之間,還有各方面都不只像個貴族而更像個王族這點以外,沒有其他可疑之處。

 

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抱持著這樣的好奇心,愛德格在史瑞德的引導之下在同一個放置著許多畫作與美術品的廳堂中,從某個角度暗暗的觀察。

 

魔女。

 

從舉手投足之間無法確切的辨認少年的性別,不過當時在那個地方的時候,確實是這麼說的吧。

 

第五章(5.3)

 

雖然這樣的年紀,若不是有著服裝以及其他如頭髮上的差異,原本就很難區別的出性別來。

 

而且他的眼睛是看不見的吧,曾在湖邊和這一位見過的莉迪雅和雷溫都如是說。

 

外表上的行徑似乎是看得見的,只是也無法那麼肯定的吧。

 

不過就如同史瑞德所言,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少年確實有著王者的威儀。

 

那是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息,不是可以偽裝的出來的。

 

凱也確實說過吧,在繼承現在這個位置之前,原本就是人類的貴族。

 

有太多疑問的迷霧凝聚在少年的身上。

 

但服侍在少年四周的隨從,似乎也讓人不容易靠近啊。

 

就在愛德格還在思索的時候,四周驟起的聲響讓愛德格採取了行動。

 

這個廳堂之內的畫作與藝術品都突然發出了聲響,有的畫作甚至從牆上掉了下來。

 

就好像是整個屋子在搖晃一樣。

 

不過搖晃的只有掛在牆上的畫作與四周擺設的藝術品。

 

坐在輪椅上的少年正在看著的畫作眼看就要倒在少年的身上了。

 

這就是史瑞德所說的異狀吧!

 

眼下也顧不得先別管別的,受傷了可就不好了!

 

更何況少年的行動是如此的不方便呢!

 

就在愛德格採取行動的同時,貝爾也已經被巴耶利抱起,躲開了落下的畫作。

 

落下的畫作也沒有砸到地面上,反而被貝爾身邊其他的隨從以著飛快的速度穩住,安放到地上。

 

「不要輕舉妄動,」貝爾用著微小的聲音說著,制止了除了巴耶利以外的侍從的動作,「馬帕斯、瓦布拉(Vapula),把他們都驅逐出去。」

 

一如先前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貝爾也曾經呼喚過的名字-馬帕斯一樣,瓦布拉也是隱身負責安危的一份子。

 

也一如先前並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但也無須獲得回應就可以知道命令已經被執行。

 

第五章(5.4)

 

證實這個觀點的,就是騷動停止了下來。

 

妖精在搗亂啊,貝爾很清楚現在正在這個俱樂部發生的事情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多次來到這裡的緣故。

 

只有平息這裡的紛亂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而且值得自己出手嗎?

 

貝爾也在等待。

 

一如愛德格想要找機會見到貝爾一樣,貝爾也在期待適當的時機與這個兼具了王子與青騎士伯爵的人類見面。

 

「有沒有受傷?!要不要緊!?」在外面聽到騷動的史瑞德連忙跑進來。

 

這是最近頻繁發生的事故,而且通常一回只有其中一個房間會受到災殃。

 

雖然每回的受災範圍並不大,卻也造成了俱樂部極大的困擾。

 

「請不用擔心,我們都沒事,」貝爾很快的回應史瑞德的問題。

 

「真是抱歉讓您受到驚嚇了,請到會客室休息一下,」史瑞德接下來的話是因為看見貝爾所坐著的輪椅因為落下的畫作與藝術品波及而似乎有些受損。

 

史瑞德正待說些甚麼,率先被貝爾打斷,「讓他們幫你收拾一下吧,最近這裡的工作人員不也大多都因為這樣莫名其妙的騷動,感到非常困擾與害怕嗎?」

 

不待史瑞德同意,貝爾就示意抱著自己的巴耶利先行離開並前往了會客室。

 

愛德格與史瑞德在這瞬間交換了眼神,史瑞德接著說,「伯爵您也到會客室休息一下,真是抱歉打壞您的興致了。」

 

在巴耶利的懷抱之下離開的貝爾,當然也聽見了史瑞德的話,卻仍舊默不作聲。

 

不具備青騎士伯爵的血脈,卻不管在妖精界又或者是人類的世界都繼承了青騎士伯爵的地位,與此同時,也是王子的這個人,貝爾也非常的好奇。

 

服侍貝爾安穩的在會客室坐下後,尾隨而來的愛德格也在貝爾對面同樣落了坐。

 

第五章(5.5)

 

「艾歇爾巴頓伯爵,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吧,」貝爾率先開了口,「我的名字是維尼。貝爾,在倫敦使用的出身-奧地利貝爾公爵是我從我母親那邊繼承的名號。不過就不需要那麼拘謹,畢竟那個身分也已經很久沒有使用了,公開場合就稱呼我為貝爾先生,私底下閣下不計較的話,就叫我貝爾吧。以後還請您多多指教呢!」

 

「是,以後請多多指教,貝爾先生,」愛德格從善如流的回應了。

 

果真是個奇怪的人啊。

 

原本還在擔心對方是否會裝作不認識自己呢,但現在的狀況卻不是這個樣子。

 

見到愛德格還有些不適應,貝爾倒是泰然自若的微笑著,一邊拿起放置在桌上的熱茶啜飲著。

 

愛德格卻注意到了貝爾的細微動作-貝爾伸向茶杯的手有一瞬之間的猶豫,似乎就像是不知道茶杯的握把在哪裡一樣。

 

果然眼睛是看不見的嗎?

 

那清澈如湖水般的淺藍的眼瞳居然看不見啊。

 

「您最近還好嗎?」愛德格選擇了一個看似最安全的話題。

 

因為以年約十歲左右的孩子來看的話,貝爾也還是太過於瘦小了,同時臉色也非常的蒼白,顯露出身體的虛弱。

 

「應該說好還是不好呢?因為在青騎士伯爵沒有來履行約定之前,為了遵守約定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幾乎要危及作為人的本質了。如果沒有那個的話,大概已經就連靈魂也消失了吧,」貝爾不以為意的回答著。

 

「那個?」對於貝爾的回答感到詫異愛德格雖然感到愧疚,但是仍舊抓住了對於貝爾的話語中的不理解的地方。

 

「如果有機會的,會知道的,關於『那個』,」貝爾回答,「那是與您曾見過的守墓精靈淵源非常深厚的東西。。。」

 

做了粗略解釋的貝爾旋即將話題轉開,「在那之後,雖然青騎士伯爵來履行約定了,但是人類的身體是非常脆弱的,肉體也好靈魂也好都需要相當的時間才能夠恢復到原樣。。。不過在那之前有卻有更為迫切的事情得做。。。」

 

第五章(5.6)

 

「如果青騎士伯爵已經來履行約定,在我這一方,也有相對應的約定需要履行,等到我的身體、靈魂都完全恢復說不定就來不及了,這就是我來到這裡的原因,我是為了踐履約定而來的。。。」貝爾接著說。

 

「如果放棄人的身分,就不會如此脆弱吧。但是就算肉體被毀滅,靈魂被折磨,也不會放棄的作為人的身分,這和我的一族的驕傲無關,純粹就只是我個人的任性而已。可以任性妄為到甚麼地步,連我自己都很期待呢。」貝爾接續的話語中也確實充滿的期盼之情。

 

「這就是您所好奇的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原因,」貝爾看著目光中帶著好奇,但卻又分外謹慎的愛德格,「我之所以會在這裡的理由,一半是因為伯爵完成了青騎士伯爵的承諾,所以我來履行我的一族的約定。」

 

貝爾接著說,「另外一半是因為當時毀壞了的契約,有重新訂立的必要,我是為此來做出評估的。。。是否要與伯爵您,以青騎士伯爵與青騎士伯爵家的魔法師身分重新訂立約定。如果我是妖精的話,事情就簡單許多了,然而因為我是人類,所以我無法輕易的就承認您是青騎士伯爵。」

 

當時毀壞的契約?

 

愛德格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指與土地所定下的三方契約嗎?

 

只是貝爾沒有解釋的打算,只是停頓了一下又說,「而無法輕易承認您是青騎士伯爵的原因,相信凱那日已經說得非常明白了。。。」

 

愛德格清楚貝爾所說的原因-因為自己同時也是王子的繼承者。

 

雖然對於這一點,自己也不曾後悔過。

 

「馬齊魯家的叛徒沒有膽量和魔法師直接對上,因為從各方面而言都非常不利。再怎麼樣精通妖精之事,也僅僅是個妖精博士而已,或許可以勉強稱得上是煉金術師。不過距離魔法師,他的道路還太遙遠呢,」貝爾依舊用著輕快的語氣說著。

 

第五章(5.7)

 

「所以才會利用契約之地的裂縫,和我正面對決是絕對沒有辦法贏我的,才會老是搞一些小動作。我在這裡的話,對於馬齊魯家的叛徒而言,對於王子而言都是很困擾的吧,因為想要贏我,可沒有那麼簡單,應該可以說是最大的絆腳石,」貝爾的話語之中有著莫名的暗示。

 

貝爾也沒有讓愛德格有插嘴的餘地,又接著說,「騎士大人們回去的時候,關上了妖精的星辰之門,與此同時,我也關上了屬於人類這邊的門。在黃道十二宮的妖精騎士回來之前,我都可以自由行動,土地的主人也認為這樣是最好的。」

 

貝爾繼續說,「土地的裂縫雖然已經修補,不過還有很多不穩定的地方,趁著這一段封閉的時間內,土地會將剩餘的工作完成,原本就不需要一直待在那裏的。那裡是只有在人與妖精並存的時候,才能夠存在的土地。我不在那裏,作為妖精的騎士大人們也不在那裏,那麼那裡就沒有必要存在。」

 

「土地的主人也很體諒我當時的狀況慘重,同時也認可我的努力不懈與堅持,所以答應在完成修補的這段時間,讓我可以自由行動,」貝爾放下手中的茶杯接著說,「人類這邊的門除非我去推開,否則是不會被打開的,更不用說十二宮的妖精騎士們更不會從妖精國打開那道門,所以不會有誰能夠侵入那個地方的。」

 

「而且在那裏對於人類的我來說,恢復與休養都很不利,畢竟那裏是妖精的世界,氣息對人類而言太過於沉重了,」貝爾依舊自顧自的說,「雖然倫敦並不是一個適合休養生息的地方,不過基於我必須也得先到倫敦一趟,所以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下了。」

 

「而且在人類的世界中,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回去了,也或許是因為我還是人類,所以對於人類的世界還有所眷戀。大致上,現在的狀況就是這樣了,」做著長篇大論說明的貝爾總算給了愛德格回應的空間。

 

第五章(5.8)

 

消化著貝爾給予的訊息的愛德格突然想起那個水之精靈曾說過的話,不自覺的喃喃自語著,「沒有地方可以回去。。。」

 

「我的一族,除了我以外,都因為和青騎士伯爵扯上關係已經全然消亡,」聽見愛德格的話語貝爾依舊不以為意的說,「所以我的家在妖精國的那一邊,人類的世界裡已經沒有我的家了。。。」

 

「伯爵不需要露出那樣的表情,」貝爾安慰的對露出悲傷表情的愛德格說著,「這是我的一族的命運,終歸像我的一族這樣的人類,最後的命運只有消亡一途。。。」

 

愛德格還來不及趁這段貝爾總算停歇下來的時間多問些甚麼,就被敲門聲打斷。

 

來者是史瑞德-俱樂部的老闆,以及跟隨著史瑞德走進來的、貝爾的侍從們。

 

「真是抱歉,讓兩位受到驚嚇了,」因為貝爾在的關係,史瑞德擺出慣常的待客態度說著。

 

「比起這件事情,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請教,既然伯爵也在這,那麼就一次把話說清楚會好些,」貝爾說。

 

「是?」史瑞德和愛德格交換了不明所以的眼神,但愛德格也無法回答史瑞德的疑惑。

 

「為什麼你會擁有第一代伊普拉杰魯伯爵的肖像畫呢?」貝爾問得非常直接。

 

「你怎麼會。。。!」被貝爾的問題嚇了一跳的史瑞德感到驚訝萬分。

 

從貝爾來到這裡以後,也不曾有過甚麼奇怪的舉動,更不曾去到非安排好的房間去亂闖,又為什麼知道這件事情呢?

 

「雖然我不曾見過,不過那的確是真品無誤,」貝爾的語氣之中有著不可否認的威脅感,「而又為什麼不具備青騎士伯爵的血脈的你們,會有著紅色月光石的光芒?並不是芙蘭朵露不是嗎?那麼和芙蘭朵露有著甚麼樣的淵源呢?」

 

第五章(5.9)

 

史瑞德對於這些話語感到更加的措手不及,不過卻本能的做出反應,「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會。。。!?難道你是王子派來的!?」

 

緊張的史瑞德有著想要做出攻擊以為防禦的態勢。

 

「不要輕舉妄動,不然他們可不會輕饒危害我的安全的人,」貝爾倒是仍舊泰然自若。

 

史瑞德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勉強自己鎮定下來,一邊用眼神向愛德格詢問,一邊繼續質問貝爾,「你是誰!?」

 

「你沒有聽伯爵說過嗎?」貝爾笑笑。

 

史瑞德更是疑惑的看向愛德格,愛德格正打算回答,又被貝爾用相當強勢的態度打斷。

 

貝爾應答的聲調依舊沉穩,「不管是直接或是間接,我和真正擁有青騎士伯爵血脈的一族非常親近。但現在在我眼前的伯爵也好,你也好,都不具有青騎士伯爵一族的血脈這點是非常肯定的。。。那麼先說說為什麼畫會在你們的手上吧。」

 

愛德格和史瑞德都無法反駁貝爾的話,確實兩人都與青騎士伯爵一族沒有直接的關係。

 

愛德格對於貝爾的話也對史瑞德點點頭,表示贊同。

 

雷溫已經確認過了,貝爾就是那日在湖邊遇見的少年,也就是青騎士伯爵家的魔法師。

 

所以貝爾這麼說的話語也沒有甚麼不對的地方。

 

謹慎的史瑞德反問,「那麼是一開始就知道畫在這裡嗎?來這裡的目的就是那幅畫?」

 

眼前這個孩子的身分不明,不過以各種跡象來判斷並不是屬於王子那邊的人吧?

 

如果真的是屬於王子那邊的人,也早就動手了。

 

「不,青騎士伯爵的肖像畫在這裡也讓我感到有些意外,」貝爾回答,「起初我以為我看見了紅色月光石的光芒。。。,但那是假的。。。所以才有了調查的興趣。」

 

「除了波爾以外,還有不少沾染了這樣光芒的人在我的宅邸進進出出,我想不注意到都不行。」貝爾的語調有些無奈。

 

第五章(5.10)

 

「。。。」史瑞德還是感到猶豫,應該信任還是不信任呢?

 

貝爾對於這樣的遲疑也沒有催促,而是從懷裡拿出了一樣東西放在桌面上。

 

「紅色的月光石。。。!?」愛德格看著桌面上的東西感到驚訝萬分。

 

不管是成色也好、光澤度也好、甚至是其他各方面都十分完美的紅色月光石閃耀著透亮的光芒。

 

比起史瑞德手上所戴著的廉價品,兩相對照之下,這恐怕和梅洛歐的劍上的寶石一樣是妖精的寶石。

 

真品嗎?

 

那麼眼前的少年就是自己尋找已久的紅色月光石的擁有者囉!

 

和緋月不同,是真正的芙蘭朵露啊!

 

「雖然不是伯爵您在尋找的那個紅色月光石,不過和伯爵夫人擁有的白色月光石和芙蘭朵露的紅色月光石是在同一個地方出產的妖精的寶石。」貝爾否定了愛德格沒有完全說出口的看法。

 

「那麼您知道在哪裡嗎?」比起懷疑貝爾的身分,愛德格更想知道的是紅色月光石的下落。

 

白色的月光石是防禦,而紅色的月光石就是攻擊了。

 

如果要與王子對抗,那麼不可或缺的,除了防禦還有攻擊的力量。

 

如果可以知道在哪裡的話。。。!

 

「很遺憾我恐怕幫不上忙,我只是從某個王城的主人那裡聽說伯爵在尋找紅色月光石的消息。」貝爾笑笑。

 

王城?

 

愛德格突然想起那美麗玫瑰色城堡的遭遇。

 

「而我之所以會知道畫在這裡,是因為這個發光了,」貝爾玩弄著擱置於桌面上紅色月光石,「散發出不曾有過的深紅光芒。。。是因為和畫共鳴的關係吧。」

 

「你們身上的淡紅色的光芒也來自於與那幅畫的共鳴,」貝爾進一步說明,「但因為不是真正的芙蘭朵露,所以光芒也是虛假的。。。」

 

「只要靠近畫就會產生這樣的光芒嗎?」愛德格決定相信貝爾的話,雖然看不見,不過一定存在著的光芒。

 

第五章(5.11)

 

「當然不是,肖像畫是可以被施予魔法的,不管是要對與肖像畫有關的人做出甚麼事情來,又或者是其他。。。以這幅肖像畫的情形,是被設定成只要達成了某些條件,就會產生這樣的光芒,」貝爾回答,「你們,想要繼承芙蘭朵露的意志嗎?這也是為什麼我沒有把畫帶走的原因。所以,趁還好好說的時候,老實交代吧。」

 

貝爾強硬的態度就連一向固執的史瑞德也不得不屈服,除此之外,也是因為愛德格對於貝爾的信任態度。

 

再說,彼此之間僵持不下也不能夠讓事情有所突破。

 

於是貝爾、愛德格與史瑞德開始談論著相關的話題和所有的前因後果。

 

就在話題差不多結束的時候,已經放下大半警戒心的史瑞德有些擔心的問,「那麼畫放在這裡沒關係嗎?畢竟最近這裡可是發生了許多無法解釋的事情啊!」

 

「那個房間應該就連一次也沒有被侵擾過吧,」貝爾非常肯定的回答。

 

「是,」史瑞德點點頭。

 

「就算是愛惡作劇的妖精,就算是懷有惡意的魔法師也不會輕易去動它的,」貝爾的態度仍舊一派輕鬆,「那上面可是有我的一族的紋章,敢動這幅畫可是直接自取毀滅的唷。」

 

貝爾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至於如何自取毀滅,我想幾位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那可是比死亡、比地獄還要更恐怖的境地唷!」

 

「這是甚麼意思啊?」聽到貝爾如此回答的史瑞德和愛德格都感到好奇。

 

「嘛,這麼想知道的話,可以去嘗試破壞看看,」貝爾保持著笑意,「不過一旦開始就無法回頭,最好三思而後行,到那時我也沒有辦法救你們唷。那個魔法的威力,可是出乎意料的強大呢。」

 

「是。。。!」史瑞德和愛德格都不免點頭稱是,也同時各自在心中下了決意,絕對不會輕易去嘗試。

 

第五章(5.12)

 

「至於這裡發生的事情,不,應該說最近倫敦所發生的、關於妖精的騷動,伯爵,」貝爾向愛德格說著,「最好不要讓伯爵夫人再多加干涉了。」

 

「這是甚麼意思?」愛德格對於貝爾突如其來的提醒感到不對勁。

 

「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已經超過妖精博士可以處理的範圍,所以還是讓伯爵夫人待在宅邸裡面才是上策,宅邸有梅洛歐的氣息在,所以還算安全,」貝爾說。

 

「倫敦的妖精界變得很危險了,人類輕易涉足的話,可是會招來禍害的。這個,請交給伯爵夫人。」一邊說著的貝爾,一邊從懷中拿出一張紙片遞給愛德格。

 

「這是?」接過來的愛德格看著手上看似平凡無奇的紙片。

 

「是用月桂樹製成的特殊物品,」貝爾說,「就各種意義上而言,是個很好的護身符。下回可就不一定剛好有誰在那裏了。伯爵有梅洛歐的劍可以抵禦,夫人雖然有白色月光石的幫忙,不過為了預防萬一,還是帶著這個當作護身符吧。」

 

「甚麼意思?下回?」愛德格皺起眉頭。

 

「在場的除了我以外,都看不到妖精吧,」貝爾回答,「提克(Teak)來跟我報告了,嘛,至於提克是誰,請您回去詢問伯爵夫人吧。」

 

Teak,意為柚木。】

 

貝爾又接著說,「那麼,伯爵還是儘快回去看顧伯爵夫人吧,雖然傷勢並不怎麼嚴重,但也肯定受到驚嚇了。我也該回去了。」

 

「等一下,」愛德格見貝爾正打算拄起柺杖連忙說。

 

「怎麼了嗎?」貝爾又坐回椅子上,一半是因為愛德格的話語,一半是因為似乎沒有力量可以將自己完全撐起。

 

「如果妖精博士無法應對的話,那麼您會處理嗎?」愛德格問,這也是出於擔憂。

 

貝爾像是聽見甚麼好笑的話,笑了,然後才接著回答,「就算倫敦,不,就算這個國家因為這樣而被毀滅,可以說和我也沒有任何的關係。因為發誓要保護這個國家的人,是青騎士伯爵以及其一族。」

 

愛德格皺起了眉頭,因為和原先設想的並不相同,「可是,即便沒有隸屬關係,您不是也算是青騎士伯爵家的一員嗎?」

 

第五章(5.13)

 

貝爾臉上的笑意未曾稍減,「我剛剛已經說過了吧,我之所以來到這裡的理由:一半是因為伯爵您完成了青騎士伯爵的承諾,所以我來履行我的一族應盡的責任約定。另外一半是因為當時毀壞了的契約,有重新訂立的必要,我是為此來做出評估的。。。是否要與伯爵您,以青騎士伯爵與青騎士伯爵家的魔法師身分重新訂立約定。」

 

「是,」不管史瑞德聽見貝爾自稱是魔法師的驚訝,愛德格沉穩的點點頭。

 

「那毀壞了的契約,並不是指您已經履行的約定,而是指真正的芙蘭朵露,那屬於青騎士伯爵的一族,曾經背棄過的和我的一族的約定。。。,為此我的一族付出的代價,太過沉重了。。。」貝爾雖仍保持著笑容,但回答的語氣中沒有絲毫的笑意。

 

「不過也因為如此,使得青騎士伯爵和我的一族的約定僅僅剩下一個,也就是伯爵履行的那一個,」貝爾依舊毫不猶豫,「所以目前為止,我對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的興趣。至於為什麼要幫助伯爵夫人,那僅僅不過就是出於對於白色月光石的擁有者的敬意。如果要我干預的話,請您給我一個很好的理由。」

 

雙方有一瞬之間陷入了沉默,貝爾在這短暫的沉默後接著說,「那麼我也該告辭了。」

 

「對了,」貝爾像是想甚麼,對著史瑞德說,「至於我要購買的畫作,巴耶利會告訴你是哪幾幅,相關的事情會由他全權處理。」

 

說著的貝爾示意立於一旁的布耶爾將自己抱起,然後就向愛德格與史瑞德告辭而去了。

 

徒留愛德格和史瑞德交換著關於貝爾的情報。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