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三去與留0

 

與其畏懼著不如變強。

 

之三去與留1

 

鴆難得的站在外廊上。

 

緣廊下,奴良組宅邸的千年櫻的池塘旁,海姬把腳放在水中玩著水。

 

並非慣見的、擁有黑褐色眼眸、,披散著波浪捲半長黑髮的普通人類的模樣。

 

而是末端隨性的綁著髮辮、蠱惑人心般的紅長髮,映襯著原本光滑柔嫩的雪白肌膚與如同大海的湛藍眼瞳。

 

再加上那不時傳來與螯蝦和獅鬃的交談聲。

 

那輕柔甜美的聲音,配上纖弱又楚楚可憐,既優雅又秀麗,舉止溫文爾雅的外貌。

 

不管是誰見到了,都為之深深的著迷與不自覺的被吸引。

 

唯一不受影響的,只有接受了海姬信物的水希。

 

奴良組的妖怪們無一倖免。

 

就連態度總是強勢與輕蔑的、屬於牛鬼組的牛頭丸與馬頭丸也無法抵抗海姬的魅惑之力。

 

原本以為至少毛倡妓可以多少免疫,不過也早就淪陷。

 

只是毛倡妓先前看著自己和海姬所說的話讓自己不解。

 

毛倡妓問海姬,「這樣沒關係嗎?」

 

當時海姬只是看了自己良久才回答毛倡妓,「以目前的情況而言,已經無法顧及這一點了。」

 

不知道是否是受到海姬聲音的蠱惑,毛倡妓沒有繼續追問。

 

如果可以以這樣的姿態出現,那麼先前為什麼又要如此堅持呢?

 

現在的自己,是否或多或少可以理解海姬的心情了呢?

 

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吧。

 

希望自己不是因為被魅惑才喜歡上他,而是因為真心喜歡他。

 

然而,現在自己的心情更加無法釐清了。

 

自己早就已經決定了,此生只為奴良組付出。

 

除此之外海妖的人魚和鳥類的鴆在一起是沒有結果的。

 

因為鴆不僅是壽命短暫的虛幻妖怪,同時是陸地上的妖怪無法在海裡生活,而人魚即使能夠上岸,但卻也不能夠完全離開海在陸上生活。

 

兩邊是沒有交集的。

 

即便自己的心有了動搖,但明知沒有結果,就不應該開始。

 

這才是正確的,不是嗎?

 

之三去與留2

 

人類世界也好,妖怪世界也好,浮世繪町發生了事件。

 

靈魂被奪走了。。。

 

人類也好,妖怪也好,都有因之而受害的存在。。。

 

奴良組召開的緊急總會中議論紛紛。

 

因為做為人魚的海姬是是能夠蒐集靈魂的。

 

而海姬為什麼要來到陸地上,目地又是甚麼,至今仍未得到海姬的說明。

 

海姬很清楚,這是對手利用了心的弱點與猜疑。

 

那麼會被迷惑嗎?

 

海姬默不吭聲的接受著奴良組的眾妖的質疑的目光。

 

「不是海姬做的,」挺身而出的是做為三代目的陸生,「如果真的要做的話,不會等到現在。」

 

「不過有目擊證據啊!」一目一如以往的反駁,「明明就有妖怪看見了人身帶蛇尾的女性!該不會被人魚迷惑了吧!一定是上回聽見夜梟聲音的時候,就已經有預謀了!」

 

陸生又說,「這一點三羽鴉正在查明!就在等一段時間吧。」

 

在總大將的滑瓢也贊同陸生的情況之下,結論終於出來了。

 

懷抱著報復心情的磯女所為。

 

磯女是溺死於海邊的女性靈魂所形成的妖怪,而人魚卻是純粹的妖怪。

 

與之結下仇怨的是牛鬼。

 

捩眼山所在地的原來的牛鬼,因梅若丸殺死原來的牛鬼取而代之,成為了現在的牛鬼。

 

素與原來的牛鬼有相當交情的磯女即使對其有所怨恨,但是力量與之相差過大,於是一直在伺機而動。

 

這回總算讓他找到了幫手。

 

那些覬覦著海姬的人類術師與妖怪與磯女聯手了。

 

磯女的上半身是長髮拖地的女子的形象,而下半身是像蛇一樣的蛇尾狀。

 

因為從背後看去就像是岩石一樣,故得名磯女。

 

雖然和海姬那夜的形象有些肖似,但從正面看過去,卻和美麗動人的人魚有著極大的差異。

 

磯女的口裂開至耳朵,有尖銳的牙,而且頭上長著二支像鹿角的東西,是相當可怕的妖怪。

 

之三去與留3

 

海姬沒有加入奴良組與磯女的戰鬥之中。

 

一方面這純粹是奴良組地盤的事情,另外一方面是因為力量逐漸的不穩定了。

 

人魚在十三歲成年的時候會經過蛻變。

 

蛻變過後的人魚,不僅僅是代表成熟了,同時也會獲得比現在更為強大、最完整的人魚力量。

 

但這在之前力量會有一段時間的不穩定期。

 

這個不穩定期原本是不妨礙力量的平衡的,然而這一陣子以來,離開故鄉的海太久了。

 

不僅如此,也疲於應付人類術師加諸於自己身上的咒印。

 

使得力量的平衡被破壞了,自己才會請託水希幫忙拿來故鄉的海水,以及能夠更快清除咒印的解咒之法。

 

所以水希才會又回到了高尾山去,還去了故鄉海邊的神社,請託那裏與海有著緊密關係的土地神幫忙連繫獅鬃與螯蝦。

 

現在手腳與頸項上的繃帶都已經拆除了,只剩下細細的紅色痕跡,再過一陣子就會完全消退了吧。

 

到那時,力量至少就可以稍微取得更好的均衡,直到自己成年為止。

 

只是,能夠撐到那個時候嗎?

 

海姬想起先前的預感,心中有著揮之不去的陰霾。

 

而率領著百鬼夜行的陸生在夜晚還沒有結束,清晨還沒有到來之前就已經將磯女打敗回到了奴良家的宅邸。

 

同時也帶回了盛裝著磯女所掠奪來的靈魂的容器。

 

這之後,因為白晝的到來已經恢復成普通人的陸生,正在與做為陰陽師的花開院 由羅商討著應該要如何處理的事宜。

 

雖然人與妖之間的轉化早就不受日夜的限制,不過陸生還是習慣在白天的時候維持人類的模樣。

 

再怎麼樣,也只是擁有四分之一妖怪血脈的人類啊!

 

由羅與陸生一樣非常的無措,甚至有想要向花開院本家求助的衝動。

 

不過因為這一來一往,時間上是絕對來不及的,所以才會與陸生一同商量著。

 

之三去與留4

 

靈魂確實是應該歸還回去。

 

無奈磯女因為與牛鬼的過節,寧願被消滅也不肯幫忙。

 

想要讓由羅把靈魂歸還回去,由羅卻說,因為一直以來只有學習要如何消滅妖怪的陰陽術,雖然大概知道要如何歸還,但畢竟是沒有進行過的術法,稍有差池對靈魂造成損傷的話,靈魂的主人可是會死的。。。!

 

所以由羅也不敢輕易的嘗試。

 

兩人商議之後,決定詢問海姬的意見。

 

因為那日海姬確實的把獅鬃的靈魂安然的歸還回去了吧?

 

聽見陸生的請求,海姬有些猶豫。

 

歸還這麼多數量的靈魂是非常耗費力量的,那麼勢必會讓還沒有完全消除的人類的咒印更加的猖狂,然後自己的力量會更加的失衡吧。

 

這樣的話,會產生甚麼樣的後果呢?

 

海姬不敢想像。

 

只是,如果不幫忙的話,因此失去性命的人與妖怪也太過可憐了。

 

再說,即使並非自己的過錯,但讓磯女有機可趁的這一點,自己也或多或少要負點責任吧。

 

若不是自己來到浮世繪町,又引起了騷動,磯女也不會有可趁之機。

 

於是海姬同意了,但是又再次麻煩了水希。

 

水希本人倒是不怎麼介意。

 

應該說,至少到海姬回到海裡去以前,都會為他擔心的吧。

 

看見水希出現在海姬所指定的地點的由羅感到非常的吃驚。

 

因為自己所受的陰陽師的教育是將妖怪一律視為壞的,一律要消滅。

 

當然這陣子與陸生、與奴良組的關係,所以這個想法與做法已經改變了。

 

不過水希又是為了甚麼緣故,甚至比起自己更為傾向於妖怪這邊的呢?為什麼會如此的保護妖怪呢?

 

由羅對於水希感到分外的好奇。

 

之三去與留5

 

水希在看護再次化為魚的型態在水中休息的海姬時,對於由羅的疑問做了說明。

 

人類的陰陽師、術師不是為了保護人類而存在的嗎?所以才會為此而消滅妖怪。。。,你也是秉持著這樣的想法的吧,」水希看著與陸生、海姬年紀差不多的由羅這麼說。

 

「我一開始也是這麼以為的,」水希接著說,「但是那個晚上,做為陰陽師、術師的人類卻想殺了當時還是普通小孩、毫無抵抗能力、甚麼都不知道的年幼的我。。。因為陰陽術與各種術法所擁有的力量,不是保護居然是拿來殺害人類。。。

 

無視於由羅的驚訝,水希又說,「那個命懸一線的時刻,是妖怪救了我!從那時起我的性命是為了妖怪而存在的。因為,比妖怪還要可怕的人類啊,擁有的力量不是保護居然是拿來殺害人類。。。真的有存在的價值嗎?不是從妖怪的手中保護人類,而是為了自己的私欲危害人類。

 

水希看著因為用了過多的力量,使得咒印又活躍起來,不得不沉眠休養中的海姬又說,「而海姬又做錯了甚麼,必須要遭受那樣的對待?至今咒印對他仍舊深深的影響著,一不小心就會要了他的命。。。就算沒有要了他的命,也會讓他無比的痛苦。

 

水希繼續說,「究竟是做錯了甚麼事情必須要被這樣對待?並不是因為傷害人類又或者是妖怪,只是因為人魚是有價值的妖怪。人魚的眼淚可以產生美麗無瑕的珍珠,而骨血肉可以讓人長生不老,就因為這樣原因就要被這麼對待嗎。。。!?

 

「人啊,可是比妖怪還要可怕的,」水希話語中有著感嘆,「因為我做為人類,我深深的知道這一點。。。」

 

之三去與留6

 

海姬帶著獅鬃與螯蝦離開了奴良組的宅邸,重新打擾了水希的家。

 

雖然陸生試圖挽留,不過海姬說,「趁還有一點時間,有些事情我想好好的想清楚。」

 

時間回到前一天陸生與海姬的談話。

 

磯女的事情告了一段落,而海姬也稍微恢復了。

 

再次以人類的身姿出現的時候,就連陸生也可以察覺到海姬的氣息變得混亂起來。

 

是因為自己請求海姬幫忙了的緣故吧。

 

只是,從各方面來說,這也是不得不的請求。

 

奴良組又欠了海姬一個大人情呢!

 

「您知道我離開海以後,去了多少的地方嗎?」海姬對心懷感激與歉意的陸生這麼說,「四處尋找著的東西已經找到了。。。但是我的時間也不多了。。。」

 

「您應該已經聽螯蝦說了吧,我的時間不多了,」海姬認真的看著陸生,「所以,在離開以前,我想要徹底解決陸地上的事情。」

 

啊啊,這一切不過是人類與妖異的私心造成的結果,並非我的意圖,若是對方執意如此,我也會奮加反抗的,」海姬說,「因為我和您不同,是純粹的妖怪。即使我現在的力量不足,但作為妖怪的我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這一點,希望您能理解。」

 

「作為海中王者的人魚,如果不能夠被人類與其他的妖怪畏懼,我可是會非常困擾的!」海姬打斷想要說甚麼的陸生又說,「正因為偏偏是這種尷尬的時候,我的力量不足以維持平衡,大概會給浮世繪町帶來不小的困擾吧,到時候只能請您多多見諒了。」

 

「確實是這個樣子,那麼海姬想怎麼做呢?」陸生問。

 

於是海姬與陸生針對人類的術師以及普通的妖怪兩者作了商討與決議。

 

然後,海姬就向陸生暫時告辭了。

 

早就看透鴆的心思的海姬在談話結束時提出要到水希那裏去的時候,就已經明瞭:一如自己一開始就知道的,終歸只是一場幻夢而已。

 

最後的時間裡,就讓自己安安靜靜的懷念吧。

 

之三去與留7

 

與陸生約定好的時間與擬定好的計畫被執行了。

 

作為海中霸主的人魚的畏與陸地上屬於奴良組地盤的畏,在這一夜被再次的確立了。

 

即使產生了混亂,不過至少這往後人類也好,妖怪也好,再次對人魚出手之前,再次混亂這片土地之前,會考慮到這一夜發生的事情而有所畏懼。

 

對於奴良組而言,也是久違的百鬼夜行的好時光。

 

只是,一如海姬所提醒陸生的,他無法維持力量的平衡。

 

這也使得狂暴的力量波及的不只是敵手而已。

 

即使這已經在預料之中,但卻無法阻止眼前這樣的場面發生。

 

陸生受到了重傷,甚至中了毒。

 

傷勢本身並不要緊,重要的是那要命的毒是人類的醫院也無法處理的。

 

而負責治療的鴆,卻也因為被力量波及而生命垂危,所以也無法救治陸生。

 

是啊,鴆就是如此虛幻飄渺、不知道甚麼時候會消逝,同時也是非常脆弱的妖怪。

 

奴良組的氣氛非常的沉重。

 

該不會就連三代目也失去了吧?

 

冰麗、青田坊、黑田坊。。。等妖怪都深深自責著己身的失職。

 

如果那時候。。。

 

只是再多的自責與如果都無濟於事。

 

對於這樣的場面,滑頭鬼也只能夠神色肅穆的坐著,再次感到自己的束手無策。

 

九尾狐的詛咒。。。

 

失去鯉伴的時候,自己已經傷過了一次心。

 

只是看著孫子陸生的漸漸成長,也多少寬慰了這樣的傷痛。

 

果然還是躲不過九尾狐的詛咒嗎。。。!

 

而自己不管是那時又或者是現在,都只能像這樣守在漸漸冰冷、漸漸失去生氣的血脈身邊而已。

 

其他的,就算是創立了奴良組,作為第一代百鬼夜行之首的自己卻甚麼也做不到。

 

之三去與留8

 

海姬來到奴良組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場面。

 

誰也無法責怪海姬,因為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同時這並不是無法控制力量的海姬的過錯。

 

作為奴良組的一員,卻無法保護少主無恙,又怨得了誰呢?!

 

海姬看著失去意識、命在旦夕的鴆感到痛心。

 

「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討厭自己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鴆大人,」海姬來了以後,眾人在海姬的要求下,讓出了空間給海姬與鴆獨處。

 

「如果我早早消逝的話,那麼就不會看到這樣的情景了吧,」海姬說話的聲音細微,像是在隱忍著甚麼,「都是我的錯。。。追尋著不可能的美夢,才會有這樣的結果吧。

 

低頭的海姬看不見神情,但是卻突然從身上滾落了好幾顆圓潤通透的珍珠。

 

再次抬起頭的海姬表情堅決,像是下了甚麼重大的決意一般。

 

「請好好的活下去,鴆大人,」海姬說話的聲音依舊很輕,與其說是在對鴆說話,不如說是在對自己說話吧。

 

「螯蝦,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踏出鴆的房間的海姬對在門外等候的螯蝦說。

 

聽見海姬這麼說的獅鬃倒是驚訝的立即抬起頭來。

 

「時間也差不多了,而且天時是站在我這一邊的,再說,據說這麼做還可以獲得更為強大的力量。。。」看向烏雲逐漸聚集,掩蓋了月亮的光芒的海姬輕笑,「就讓一切回到正軌吧。。。!夢也遲早要醒的。。。」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螯蝦知道海姬對這件事情有多麼的認真,也深知自己的反對是無效的。

 

螯蝦又再次想起了那個流傳於異邦的、關於人魚的故事。

 

明知道自己的命運,還是努力不向命運低頭,最後耗盡自己生命的故事。

 

確實如同海姬所言,在現在這個蛻變的時間點這麼做,可以激發出生命的潛能,然後獲得比起原本沒有這麼做所能獲得的更為強大的力量。

 

然而,卻也不是沒有風險的。

 

如果撐不過去的,就算是人魚,也會如故事中所描寫的一樣,如泡沫飄散於風中。。。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