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二燈火闌珊處0

 

人是為了在分開的時候能保留那一切的美好,

 

而努力創造著相遇時永遠的回憶。

 

之二燈火闌珊處1

 

奴良組的大宅如同以往的熱鬧萬分,但是在這樣與往常似乎無異的喧鬧聲中有著更為說不出來的氛圍。

 

那是由滿滿的好奇與隱藏在心中的貪婪所交織出來的氣氛。

 

好奇是因為人魚就算在妖異之中也是非常罕見的存在,和其他的妖異也不同,只有片段的訊息被人類所熟知

 

與陸地上的通神的天狐相較,在海妖之中人魚也是最接近神祇的存在。

 

更何況,居住於深海之中的人魚居然會來到位於陸地的浮世繪町。

 

從來沒有看過海洋,甚至是就算看過海洋但卻沒有親眼見過人魚的眾妖異們,每日都將奴良組的大宅擠得水洩不通。

 

而隱藏於心中的貪婪,是因為人魚的眼淚是完美無瑕的珍珠,其骨血不管對於妖怪或是人類而言,都是珍貴無比渴望得到的東西。

 

人類吃了可以長生不老,妖怪吃了可以增加力量。

 

這樣的欲望現在是不被允許的。

 

畢竟對方可是救了大頭領的恩人,再說這麼做也有違奴良組遵循的任俠之道。

 

只是這樣的渴求是出於心中的某個一定會存在的角落的。

 

羨慕也好,嫉妒也好,渴望也好,都是從這個角落慢慢的蔓延開來的。

 

原本在海裡的人魚可說是無敵,畢竟陸地上的妖怪無法深入海中,而海中的妖怪不管是畏懼人魚強大的力量,還是真心跟隨,其實都是服從於人魚一族的。

 

但是在陸地上,遠離了故鄉的海的人魚,力量可是會削減的。

 

尤其是現在海姬的身上還背負了人類所下的咒術的重量。

 

因為是人魚才能撐得住,這也代表了人魚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

 

之二燈火闌珊處2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海姬還是住了下來。

 

唯一擔心的是海姬的安全問題。

 

奴良組成員固然不會對海姬出手,但其他不屬於奴良組的妖怪們可是蠢蠢欲動。

 

礙於海姬幾乎不踏出奴良組的宅邸,其他的妖怪們就算是覬覦也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不過在海姬身上卻感受不太到妖怪的氣息,也沒有人魚特有的魅惑力量。

 

除了那一夜在化貓組的旅店曾見過海姬妖異模樣的妖異們,以及曾目睹海姬戰鬥樣子的河童以外,沒有誰見過那人魚特有的魔力。

 

這也難怪,因為大妖怪能夠隱藏自身的氣息。

 

由此也更加深了諸妖異對於海姬是屬於人魚的印象,但同時也都在各自的心中藏了疑惑-為什麼人魚會來到陸地上呢?

 

 

海姬與河童一起共用了位於庭院之中的池塘。

 

和水希一起住的時候,那時候還無法和水希溝通,為了避免嚇壞水希,同時也是為了節省變身之間耗費的力量,畢竟一開始被水希救了的那時候還太過於衰弱,所以除了在浴池中的時間以外,都是住在普通的房間之中的。

 

實際上居住於水中對於恢復力量和滌淨術師的咒術會更有相當的幫助與好處。

 

海姬看著高掛在天上的烈日。

 

這裡的景色和故鄉完全不同。

 

人魚並不是單純的魚妖怪。

 

擁有強大力量的人魚,是純種的海妖,本質上是純粹的妖異,並不是由人類的靈魂所變化而成的。

 

能夠自在變化形態的人魚比起妖異是貼近神的存在,數量向來非常的稀少

 

不管如何,人魚也是控制水的妖異。

 

只是啊,如果是故鄉的水就好了,可以輕鬆的潔淨與恢復力量。

 

這裡的水充滿了太多的汙穢,也不像故鄉的海一樣擁有強大的力量,只是若是回去,大概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能出來了。

 

而這裡,奴良組的宅邸,居然是離那個自己追尋的妖異最近的地方啊!

 

雖然不在這裡,但屬於他濃厚的氣息殘留著,果然是奴良組的一員嗎?

 

之二燈火闌珊處3

 

鴆乘著朧車從自家的宅邸前往奴良組的本宅。

 

據說本宅來了稀客。

 

但這一陣子自己的身體有些衰弱,所以還沒有機會來到本宅。

 

鴆原本就是一種身體虛弱的妖異。

 

鴆掀開朧車的簾子看向外面的世界。

 

以前蛇太夫在的時候,還會和自己說說話。

 

不過自從蛇太夫叛變以來,就只剩下自己一個獨自來往本宅與自宅之間了。

 

是不是應該像牛鬼一樣,乾脆住在本宅算了。

 

鴆心中有了這樣的念頭。

 

到達奴良組本宅的鴆看著眼前的情景感到些許的不滿。

 

明明是妖怪,為什麼要和人類混在一起呢?

 

等候著鴆的是水希和海姬。

 

總大將-滑頭鬼,陸生的爺爺替兩邊介紹過後,就把空間留給一人兩妖了。

 

主要是讓鴆看看海姬的傷勢,正巧水希來替海姬更換附有解咒之法的繃帶。

 

於是就這麼遇上了。

 

鴆知道海姬是客人,所以也沒有對此再多說甚麼。

 

海姬看見鴆則是非常的錯愕。

 

啊啊,果然在這裡啊。。。

 

和那時一模一樣的氣息呢!

 

難怪母親說,絕對不能夠給奴良組帶來麻煩,指的就是這件事情嗎?

 

因為母親早就知道自己所看見的那個鳥妖,是眼前屬於奴良組鴆之一派的首領-鴆的緣故。

 

一直不贊同自己來到陸地上的母親,才會沒有告訴自己所看見的是甚麼妖怪。

 

只讓自己憑藉著當時記下的妖氣,盲目的、漫無目的的四處尋找嗎?

 

因為希望自己能夠因此知難而退。。。!

 

考慮到自己的身分,也不是不知道母親的考量。

 

海姬思索著,做為人魚的自己卻喜歡上居住在陸地的妖異,從這點來說,就是個錯誤吧。

 

自己似乎還可以聽見母親如此對自己說:

 

海姬啊,打開你的耳朵,眼睛還有你的心,不要總是一個莽撞的獨自沉醉,你要背負的東西你知道嗎?

 

或許,自己從來不明瞭,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之二燈火闌珊處4

 

在鴆試圖碰觸海姬手腕上卸去繃帶後露出的咒痕時,海姬拒絕了鴆的治療。

 

甚麼也沒多說,只是在碰觸到之前就抽回了手,然後搖頭。

 

這是我自己惹的禍,不能夠回去哭訴的,也是時間經過就會慢慢消散的咒術,不需要特意的在意。』這是水希所聽見的海姬所說的話語。

 

然而鴆聽不見,只是皺起了眉頭。

 

因為還沒有消散的咒印是會對妖異造成影響的,」看著海姬難得出現的詭異神情,水希隱約地猜測眼前的妖怪就是海姬來到陸地上的理由,於是出聲幫忙。

 

「直到咒印消失之前,我會定期來幫忙的,」無視於鴆的嚴厲眼神,水希又說,「這個繃帶上我施了解咒之術,可以加速咒印的消散。」

 

直到水希離去之前,鴆的表情都沒有輕鬆過。

 

為什麼會來到陸地上呢?

 

有甚麼目的嗎?

 

鴆心中一如其他的奴良組成員一樣,有著這樣的疑惑。

 

鴆看著正在協助各種雜事的海姬,想著。

 

而且,做為人魚一族的少當家,居然會這麼沒有自覺!?

 

明明只要回到人魚所存在的海洋之中就可以恢復,是為了甚麼理由想要留在陸地上嗎?

 

真是難以理解。

 

再者,為什麼不說話呢?

 

脖子上的咒印並不致於影響說話的聲音吧?

 

或許就連海姬本身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的執著。

 

自己並沒有看見過鴆的人形態,只是看見了那艷麗的鳥的身姿,還有所散發出來的妖氣。

 

究竟自己是因為一見鍾情,又或者只是羨慕當時所看見的自由翱翔的姿態呢?

 

啊啊,就算現在見到又如何呢,要跟素昧平生的他說些甚麼?

 

如此任性的理由,或許是因為受不了所背負的東西的壓力的緣故吧。

 

自己不使用原來妖異的模樣的理由,也或許私心希望對方是因為自己而喜歡自己,並不是因為人魚天生的魅惑之力而被自己迷惑,才喜歡自己。

 

之二燈火闌珊處5

 

海姬看著庭院中飄散著落櫻的景致停下了腳步。

 

想起水希剛剛說的故事。

 

那是距離這片土地很遠的國度流傳開來的故事。

 

是不是就是在說自己呢?

 

明明是海妖卻做出與海妖不相符的夢來,最終就如同那童話中的人魚一樣吧,只不過是一場化為泡沫的夢而已。

 

即便如此,自己還是想要相信這是一場美夢,而不是一場揮之不去的夢饜。。。

 

海姬看向一向是裝著水做為必要時的緊急應對的瓶子。

 

瓶子裡面沒有水,而是一根非常美麗的羽毛。

 

這是鴆的羽毛。。。

 

原本是為了要給自己治療用的,但是因為被自己拒絕,於是就失去了用途。

 

自己強留了下來。

 

據說鴆的羽毛分作兩種,一種帶有劇毒,一種則是具有醫治的效果。

 

啊啊,事到如今,自己似乎也不是不能夠理解母親的想法。。。

 

人魚就算像自己現在這樣,被咒印纏身也可以活著,即使遠離故鄉而力量也還可以使用力量來抵抗惡意者。

 

人魚是非常強悍的海妖。

 

鴆雖然是一種成年後就會化為帶有劇毒羽毛的鳥妖,甚至是做為奴良組一派司掌毒與藥的一族。

 

但,遺憾的是,無論是何種藥物,一但經年累月之後,便會化為毒藥。

 

於是使得鴆一族的妖怪們天生身體虛弱,隨時都有可能逝去。

 

不要說比起人魚,就算是比起一般的妖異也是虛暫幻弱的妖怪。。。

 

兩邊的差異就如同水希所說的那個故事一樣,最終是無法跨越的巨大隔閡。。。

 

而聽見水希說著這個童話的時候,自己似乎也隱約的聽見,耳邊傳來了故鄉的海浪聲中,當中夾雜著輕微的齒輪轉動的聲音。

 

通神的人魚具備有預知的能力,雖然不是經常性的,也不是遇到危機才會出現,但偶會有這樣的時候。

 

不祥的預感。。。

 

如果自己再繼續待下去,會發生甚麼不幸的事情嗎?

 

自己最不想做的,就是讓他受到傷害。。。。

 

之二燈火闌珊處6

 

學校裡,清十字怪奇偵探團的團長-清繼一如以往滔滔不絕的說些關於妖怪的話題。

 

「這是網站上收到的委託,」清繼說著,然後展示著電腦螢幕的內容,「這回是人魚唷!」

 

「說起人魚,可是種很神祕的妖怪呢!」清繼又說,「雖然從古代以來就有捕獲的紀錄,但是鮮少被目擊,是一種傳說中的幻獸,可算是相當神秘的魚族!

 

【以下參考自維基百科-人魚】

 

至於外貌,說法很多,從西洋和日本的說法不同就可以一窺堂奧。」清繼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打算,「日本這邊的說法,有如:頭部像猿猴,有著像魚一樣細細的牙齒,又或者有著人類的頭,胸前有著如雞冠一樣紅色的肉褶,下半身是魚的形狀等各種描述。另外還有頭部有像人臉一般,眉毛眼睛俱全,皮膚很白,頭髮是紅色的,紅鰭之間有手,並且指間有蹼,下半身為魚形,這樣詳盡而驚人的記載。

 

現在對於人魚印象的確立,是在江戶時代末期的時候,西洋關於人魚的傳說傳入日本,研究荷蘭的學者大槻玄澤甚至在所寫的《六物新志》描繪了人魚的圖片:上半人是人類的模樣,長得如美麗的婦人之姿,下半身是魚的形狀,覆有鱗片和魚尾。」清繼繼續說。

 

這些都只是人們在口耳相傳之間所描繪出來的形象而已,實際上沒有人可以清楚的說出。這就是人魚和其他妖怪的最大差異。畢竟啊,其他的妖怪都有很清楚的形象!唯獨人魚眾說紛紜,」清繼忘情的說著,「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八百比丘尼的傳說了!人魚骨是貴重的藥品,而人魚肉可以讓人長生不老!而且人魚的眼淚是最完美無缺的珍珠!

 

之二燈火闌珊處7

 

「那麼這次要去海上尋找人魚嗎!?」島同學帶著些許的興奮情緒問。

 

「不,聽說人魚來到了浮世繪町!」清繼很快回應。

 

夏實感到不解,「可是這裡又不是海,哪裡會有人魚,哪裡搞錯了嗎?」

 

「我有確切的情報,而且。。。,」清繼神祕兮兮的從背包裡拿出一個盒子,「委託人送來了證據和有力的搜尋武器。」

 

「是甚麼!?」眾人異口同聲,清繼的話語引發了眾人的興趣。

 

「這可是人魚的眼淚,」清繼拿出盒子中的物品,那是一顆被中空的金屬球包含在其中的珍珠。

 

「好美!」眾人忍不住的讚歎了。

 

透過光線的折射,珍珠散發出了宛如寶石一般的色澤與光彩。

 

「普通的珍珠是不會有這種光芒的,」清繼說,「根據鑑定結果,除了人魚的眼淚不會再有別的解釋!」

 

「那麼搜尋武器又是怎麼回事?」陸生不自覺得皺起了眉頭,感到不安。

 

「委託人說先前原本已經找到了,而且還打算要把人魚公諸於世,」清繼說,「可惜讓他給逃了。。。,不然這回就可以親眼見到人魚了啊!」語氣中有著興奮。

 

「不過他留下來的人魚的眼淚,因為從根源上來說屬於人魚的一部分,可以和人魚產生共鳴,」清繼仍舊自顧自的講著,「不管怎麼樣,清十字怪奇偵探團準備出發了!」

 

接著清繼將目光轉向陸生,「那麼接下來就到陸生家的宅邸去討論吧!那裏可是被稱為妖怪的宅邸呢!從最可疑的地方開始找起準沒錯!」

 

一如以往的無法反對,陸生、冰麗和青田坊都暗暗祈禱,最好不要被發現那傳說中的人魚正好就一如猜測的躲在奴良家的宅邸中。

 

之二燈火闌珊處8

 

海姬正在幫忙奴良家的家務。

 

雖然很多地方都顯得笨拙,但比起陸生的母親-若菜夫人因為在不經意之間闖禍,老是會變成毛倡妓等妖怪的絆腳石好多了。

 

尤其是在打掃方面,因為海姬擅長控制水,所以不僅是速度很快,而且清潔的非常乾淨。

 

站在緣廊上不自覺的對庭院中一年到頭都綻放著的櫻花看了入迷。

 

這是海中見不到的景致。

 

一旁的鴆也在自己的房間中觀察海姬。

 

大概是因為對於明明是人魚一族的少當家卻在奴良組尋求庇護與打雜的這件事情感到不能理解。

 

即使如此,海姬畢竟是救了總大將的恩人,也不好多去深究。

 

總大將似乎知道緣由,卻沒有對任何奴良組的成員說起,甚至是閉口不談,只是帶了玩味的神情看著自己。

 

自己會如此關注著海姬,這一點或許也是原因之一。

 

相處起來就是沒有心機的又天真無邪的純真妖怪,真的是人魚一族的少當家嗎?

 

而且要不是各項證據說明海姬確實是個妖怪,乍看之下還會以為他是個人類。

 

不知道為什麼,都讓自己想起過去的陸生。

 

清十字怪奇偵探團的成員們就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抵達了奴良家的宅邸。

 

「那麼首先,我們去試試看吧,」清繼很有幹勁的帶頭,然後拿出一本簿子,開始喃喃念著甚麼。

 

「這是。。。!」聽見清繼的聲音,首先反應過來的是花開院,「這可是術師的咒語呢!」

 

「我就知道是真的!」清繼更加的開心,「這是委託人和人魚的眼淚一起送過來的,說是要照著念才會有效。」

 

「要想個辦法阻止他!」清繼帶頭的隊伍開始在陸生家的宅邸巡行的時候,擔心的陸生一邊與由羅、冰麗竊竊私語。

 

「該不會就在這吧?」雖然知道奴良家其實就是關東的百鬼夜行之首-奴良組的根據地,但是人魚居然真的在這的這件事情,還是讓由羅感到驚訝。

 

之二燈火闌珊處9

 

海姬突然感到一陣刺痛。

 

手腳與頸項上的咒印隱隱作痛著。

 

就像是自己被抓的那時候一樣。

 

因為感受到危機,所有的聲音本能性的變得異發的清明起來。

 

那並不是有力量的術師念出來的咒語,恐怕是因為大致上探知自己所在的位置,卻無法輕易闖入這個滿布著妖怪的宅邸帶走自己的術師想出來的法子吧。

 

只是想要得到自己而已。

 

怎麼辦?!

 

隨著聲音的靠近,海姬強撐著要找到一個避難的地方。。。

 

海姬躲進的屋子是鴆所在的房間。

 

鴆對於海姬的突然闖入感到不明所以,但是海姬看起來非常的痛苦。

 

如果出聲詢問的話,會得到答案嗎?

 

或者又像是這一陣子以來的沉默呢?

 

海姬根本無法顧及鴆的想法,只是找了一個在這座宅邸之中,自己最想親近的地方躲藏而已。

 

海姬感到頸項與四肢的痛楚異發的劇烈,但是外面的聲響越來越靠近了,甚麼也來不及多想,下意識的躲在鴆的身後,手像是為了要忘記痛楚一樣緊抓住鴆的和服外掛。

 

鴆只看見海姬有些慌張的跑進來,有些畏懼似的看著外面,然後就突然躲在自己的身後,緊抓著自己的衣服。

 

發生了甚麼事情?!

 

外面的聲音是陸生在學校的人類同學們吧?

 

怎麼了嗎?

 

鴆在心中有著很深的疑惑。

 

同時也聞到了淡淡的血腥味,鴆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好像在這裡的反應最大呢!」清繼的話語中帶著興奮,然後就打開了門。

 

不過在打開門的瞬間,又馬上把門關上了,速度之快就連清繼自己也嚇了一跳。

 

因為房間裡的鴆正瞪大眼睛的看著門外的人不發一語。

 

清繼尷尬的咳了一聲,說,「大概不在這裡吧,我們再去別的地方試試看。」

 

雖然確實看見了鴆生氣的表情,可惜現在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

 

陸生想的是清繼的舉止會不會對海姬造成影響,以及海姬會不會被發現。

 

其他的已經無暇顧及了。

 

之二燈火闌珊處10

 

雨聲,還有雨天特有的潮濕氣息。

 

海姬警覺的睜開眼睛,防備地試探性的移動了一下,眼神看起來有點迷濛,好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仔細纏繞著繃帶的地方滲透著明顯的血跡,空氣中除了雨水的氣味外,也瀰漫著淡淡的血的味道。

 

「醒了嗎?」鴆關切的問。

 

身上的外掛難得的脫下了。

 

似乎是因為海姬緊抓著外掛,不肯放手。

 

鴆原本是打算就這樣等待海姬自動放手的,但是蔓延開來的氣味不對勁。

 

血的氣息益發的濃厚起來。

 

在陸生好不容易送走清十字怪奇偵探團的成員們後,所見到的就是海姬緊抓著外掛卻失去意識的模樣。

 

因為實在弄不清楚海姬身上的咒印對妖怪會造成多大的影響,或許也是因為方才清繼的緣故才會如此痛苦吧,所以就讓海姬在原地休息了。

 

由奴良組之中掌管著藥的鴆暫且看護著。

 

海姬一時之間還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看著鴆發了好一會的愣。

 

眼前的景象不是夢嗎?

 

試圖伸出手去觸碰,才移動就發現劇痛傳遍了四肢百骸。

 

是真實的啊!

 

海姬沒有鬆開手中所拿著的鴆的外掛,一如以往甚麼也沒說,然後勉強的站了起來。

 

不是因為雨聲才醒的,也不是因為痛楚讓自己醒過來。

 

是更為深層的東西讓自己從方才的昏迷之中清醒的。

 

做為妖怪的本能在警告自己。

 

好像有甚麼東西在宅邸四周聚集的感覺,已經不只是一種不祥的預感了。

 

是因為那個奴良組的陸生少主所帶回來的人類朋友,念了咒術催發了人魚之淚,然後。。。。

 

海姬下意識的打開門,無視鴆往外走了出去。

 

雨天,是啊,不管怎麼樣都會自己非常有利。

 

其他陸地上的妖怪或許或多或少難免會受到天氣的影響,例如刮大風、下大雨的時候會影響以及阻礙視線與行動。

 

但對於大多數時候,只有暴風雨來臨時才會從深海浮上海面的人魚而言,這樣的天氣是絕佳的優勢。

 

就算是人類的術師也無法抵抗的大自然的力量。

 

之二燈火闌珊處11

 

就在鴆也搞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情,海姬下了緣廊、站在庭院中接受雨的洗禮。

 

然後,突然躍上了陸生家的圍牆,像是被甚麼追趕,又像是在吸引著甚麼,一邊等待讓對方追上自己,在屋頂上交錯跳躍、越奔越遠離奴良家的宅邸。

 

除了河童不怎麼受這樣的天氣影響之外,其他守護著宅邸的妖怪或多或少被這樣的雨天限制了行動能力。

 

更何況就連在場的鴆對於海姬的行為也措手不及,遑論其他宅邸中的妖怪。

 

即使有多好的行動力一時之間也無法追上海姬的腳步。

 

是被剛剛那個人類所催動的術法曝露了自己的所在地吧。

 

又或者,對方早就知道自己在哪裡,但是不想與奴良組做對,只是想要得到自己而已,所以才會利用了人類。

 

因為他們無法撼動水希。

 

帶著座敷童子祝禱之力的水希,也由於那曾經的過去,即使是人類,卻傾向了妖怪的這一邊。

 

海姬在建築物之上、之間跑著。

 

這一陣子咒印已經變淡很多了,要不是被催發,應該不會帶給自己這麼大的痛楚與妨礙吧。

 

即使已經離開故鄉的海太久,再加上咒印或多或少的影響自己,但比起先前已經好太多了。。。

 

就好好讓他們見識一下,傳說中的人魚的畏吧!

 

海姬觀察了四周的情況,隨即放出了屬於大規模攻擊的畏-『狂風暴雨』之『細針密縷』!

 

把落下來的雨絲都當做了武器攻向對方。

 

細細的綿密雨絲毫不留情的穿透後面追兵的身體。

 

因為數量過多,再加上雨是從天下落下的,也無從阻擋與防備起。

 

只聽見哀鴻遍野聲此起彼落。

 

就連奴良本家也感受到了這樣的威力。

 

之二燈火闌珊處12

 

「這是甚麼啊。。。!」感受到遠方傳來的震動的奴良組的眾人有些驚詫。

 

「這就是人魚的畏唷,」總大將話語嚴肅的看著力量傳達的來源,「被稱之為海中王者的人魚的畏!」

 

「不過,因為力量強大,可是無差別的攻擊呢,」總大將隨即一派輕鬆的說,「上一回看見那個丫頭用的時候,可真是不禁令人感到害怕。就算是我的明鏡止水也對人魚無效吧,因為人魚在海中的力量是不可限量的。」

 

「只是,大概是離開海太久了,而且又背負著人類的咒印,所以剩餘的力量不多吧。我上回見到的,可是比這威力大多了!」總大將的話語中帶了擔憂。

 

「那麼究竟是為了甚麼來到這裡呢?」出聲問的是不解的鴆。

 

「這個嘛,究竟是為了甚麼呢?」總大將沒有把話點明。

 

這段時間海姬在奴良組的宅邸內和大家的相處,只剩下少部分的妖怪還不明瞭真正的緣由。

 

眾妖怪們陸陸續續,或多或少都發現了海姬對於鴆的特殊感情。

 

只是也都以為只是錯覺而已。

 

畢竟海姬是人魚,是居住在海洋之中的海妖,而鴆是陸地上的鳥妖。

 

再者,人魚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所以才能夠承受起殘存的人類咒印的同時,也還可以使用屬於妖怪的力量。

 

而鴆,雖然鴆是一種擁有劇毒的鳥妖,只要碰觸到其毒羽就會被消滅。同時,羽毛也具備治療的藥物的效果,在奴良組中是專司藥與毒的妖怪。

 

只是也因為無論是何種藥物,一但經年累月之後,便會化為毒藥。

 

鴆一族的妖怪們天生身體虛弱,隨時都有可能逝去,所以是虛暫幻弱的妖怪。

 

兩邊的差異與力量強弱已經不是懸殊可以說得清的了。

 

於是也根本不被眾妖怪所相信這樣的理由。

 

說起來,還真是不解風情呢。

 

又或者是因為他們對於這樣單純愛戀著誰的感情還不了解,也不相信這樣的感情存在的緣故吧。

 

唯一相信著的,只有最先發現的毛倡妓。

 

因為毛倡妓與首無之間,也是這樣純粹的喜歡對方的感情。

 

最後,海姬與鴆是否也能夠突破一切的困難呢?

 

之二燈火闌珊處13

 

在浮世繪町的空曠地區開始了混戰。

 

所幸因為雨天,也因為夜幕低垂,路上的行人並不多。

 

就連好奇的清繼也被由羅勸阻,沒有前往一探究竟。

 

以夜陸生為首的奴良組的成員對來襲的妖怪們展開了壓倒性的清理工作。

 

只是,麻煩的是這回就連人類的術師也來參一腳。

 

要殺死人類嗎?

 

就算是對於奴良組而言,殺死人類確實也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海姬深切的明白這一點,一旦在這裡發生了殺死人類的事件,事情就會變得更加難以收拾了。

 

奴良組的立場並非與人類對立的這件事情,海姬很清楚。

 

因為即使是妖怪,對人類也不見得心存惡意的。。。,但人卻不同。

 

只是又該如何收拾才好呢?

 

正當夜陸生與海姬雙方都非常苦惱的時候,水希來了。

 

受到海姬的拜託的水希,帶來了新到訪者。

 

『可要躲好了,』海姬這麼對水希說,一邊將水希拉到自己的身後,一邊抽出水希手上的刀,『天狗的刀借我一下。』

 

水希在高尾山時,不僅僅是學習術法而已,還有劍術與武術,後者是向天狗學習的。

 

和妖怪如此有緣份啊,這是自己對水希的想法。

 

人魚之畏,『抃風舞潤』!

 

乘風而飛,舞於雨中。比喻與天地相感應相契合。宋書˙卷八十四˙孔覬傳:「直山淵藏引,用不遐棄,故得抃風舞潤。」

 

乘著天狗的風的雨,落在糾纏不休的人類術師身上,接著人類術師就一一倒下了。

 

「把他們都殺了嗎?」夜陸生皺起了眉頭,雖然這確實是最好的脫困方法,不過如果可以不要這麼做的話,會更好的。

 

「只是麻痺、失去知覺而已,」一個稚嫩的童音說著,「少當家受您照顧了。」

 

隨著水希來到浮世繪町的新訪客這麼說。

 

說話者是外表為一個有著螯蝦頭的小男孩。

 

之二燈火闌珊處14

 

「這陣子少當家受您照顧了,」螯蝦又說,「我和獅鬃是少當家的護衛。」

 

「獅鬃?」夜陸生看向站在樹上有著濃密長髮的青年,「真是有趣的名字呢。」

 

奴良組成員負責清理的妖異也告了一段落,很快就將目光迎向來者。

 

「如果沒有獅鬃的幫忙,就沒有辦法達到麻痺的效果,」螯蝦說,「『抃風舞潤』是獅鬃水母的畏與少當家的畏結合的結果。」

 

多話的螯蝦對應著似乎非常疲累而坐在一旁稍事休息的海姬的沉默非常不同。

 

「喔?」夜陸生覺得螯蝦非常有趣,正待蹲下來與他說話卻被襲擊了。

 

出手的是獅鬃,散落的雨中不知道甚麼時候混入了麻痺的毒,等到察覺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獅鬃。。。!你。。。!」螯蝦抬起頭不解的看著同伴。

 

察覺到雨中混入了麻痺的毒的海姬下意識的先行護住水希,然後怒視著如此做為的獅鬃。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公主們都已經即將抵達了,時間也已經逼近了!您卻還在這裡!更不用說前陣子還失蹤了!」獅鬃憤怒的語調穿透在雨間,「我不記得您是被教養成這樣懦弱無能的妖怪的!居然忘記自己背負的責任了嗎!?如果您沒有做為少當家的自覺的話。。。!我並不後悔這麼做!」

 

居然敢在這裡這麼做,想必已經有所覺悟了吧,」一個輕柔甜美的聲音說著。

 

然後在下一個瞬間,只聽見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尖銳的嘯聲傳遍了眾人的耳中。

 

那應該是夜梟所發出的聲音吧?

 

而眼前這究竟是甚麼啊!?

 

明明有著和海姬一樣的面容,然後那身軀是怎麼回事?!

 

人身蛇尾。

 

不過確實是海姬吧。

 

不自覺的被聲音和外貌所吸引了。

 

這就是海姬一直以普通人類的樣子出現,同時也不說話的原因嗎?

 

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讓人不自覺的看著、聽著。。。

 

人魚就是這樣的妖怪嗎?!

 

之二燈火闌珊處15

 

因為來到陸地上力量都已經如此削弱了的您跟我們回去故鄉吧,不要再任性了!」獅鬃抵抗著海姬的魅惑之力說。

 

海姬只是冷冷的說,「你已經忘記大當家的吩咐了啊,該好好反省的,是你!獅鬃!」

 

然後在獅鬃還來不及反抗,海姬已經再次發動了畏。

 

人魚之畏,嚙魂攝魄』!

 

夜梟的聲音再次響起。

 

獅鬃就已經頹然倒下,掛在樹枝之間。

 

「真是抱歉呢,奴良組的陸生少主,我家的獅鬃僭越本分了,」海姬說著,「不過,因為這裡是陸地,獅鬃的力量也被削減了,所以麻痺感消退就不會有事的。」

 

「這種小事就不要計較了,」夜陸生說,「這就是人魚的魅惑之力嗎?想計較都沒辦法了呢。」

 

夜陸生一派輕鬆的笑著,「難怪先前一直不說話呢,但還真是羨慕水希不受影響啊!能夠比我們更早聽到這麼美妙悅耳的聲音。」

 

「螯蝦!」海姬吩咐著,「看好獅鬃的身體!」

 

海姬又轉向夜陸生,「這邊的人類該怎麼處理由您決定,這裡是奴良組的地盤。人類也好、妖怪也好,都是由您管轄的,我做到這樣也已經僭越了。」

 

「嗯,交給我吧,」夜陸生說。

 

在陸生答應之後,海姬由人身蛇尾的狀態又變回了原本普通人類的模樣。

 

比起剛剛,纏繞著的繃帶已經完全阻擋不了血液的向外奔流。

 

海姬終於也因為力氣用盡而頹然的倒下了。

 

雖然咒印抑制著力量,同時離開故鄉的海太久,使得力量受限,但純粹的妖怪本質卻是不會改變的。

 

海中妖怪的規矩即使是在陸地上也會被確切的遵循。

 

只有這一點,是自己不變的堅持。

 

之二燈火闌珊處16

 

妖怪的狀態會使得咒印的力量擴大,使用越多的力量,咒印的束縛越大,所以才會一直保持普通人類的模樣減少力量的使用,」水希是這麼對一旁的獅鬃解釋的。

 

因為海姬的關係也一起暫居於奴良組的水希,身上除了天狗的刀以外,還帶了天狗的尾羽。

 

一隻天狗只有一根的尾羽,是水希居於高尾山的情人給予的護身符。

 

雖和鴉天狗與三羽鴉的出身-高尾山,也就是奴良組的地盤所在一樣的地方。

 

但水希的天狗情人,卻不屬於奴良組的一員。

 

只是世代以來都居住於高尾山,然後在水希來到高尾山習藝後,在後山很偶然的遇見了。

 

然後先是成為師徒,後來成為了情人。

 

水希說,「我對我的選擇沒有迷惑。

 

不管是存於己身的座敷童子的氣息也好,海姬給予的海之氣息也好,又或者是屬於天狗的風之氣息也好,都不會動搖他的心智。

 

因為從幼年的那一夜過後,就已經決定了眼前的道路。

 

人類的那一邊也好,妖怪的那一邊也好,不過就是心的選擇而已。

 

而被海姬奪走了靈魂,當時已經死去的獅鬃之所以現在還活著的理由,則由螯蝦解釋了,被奪走的靈魂的對象會陷入昏迷與假死狀態,若一段時間內不把靈魂歸還當然就會死亡。不過,死亡後若是軀體安然無恙,還有活過來的機會。只是若已經開始腐爛,或是受了致命傷,又或者被焚燒了,就無法恢復原狀。

 

在海姬被送回奴良組後,曾經短暫的又使用了人魚的畏,將靈魂還了回去。

 

還回去的理由,太過虛弱的海姬並沒有多說。

 

海姬現在幻化為魚的模樣,在水希帶來的故鄉的海水之中休養著。

 

負責搬運這個海水箱進奴良組的宅邸的,是看似不起眼的螯蝦。

 

力大無比,是甚至可與青田坊對抗的力量。

 

還有,只要抓住,除非螯蝦本身願意放手,否則就會緊緊抓住不放。

 

因為螯蝦手上,被海姬交託了鴆的外掛。

 

沒有海姬的命令就不會歸還,即便那原本就是鴆的東西。

 

之二燈火闌珊處17

 

螯蝦說出了這一陣子他們沒有在海姬身旁擔任護衛的理由,地上和水中的妖異是沒有區別的,雖然不是力量決定一切,但是力量卻也很重要。如果不是當時海姬少主的當機立斷,我和獅鬃一定會被人類的術師消滅的。因為人魚比起一般的妖怪有更為強韌的生命力。。。

 

同時,螯蝦也請不能理解海姬為什麼放過獅鬃的奴良組除了陸生與滑瓢的其他成員諒解。

 

「因為不管是獅鬃又或者是海姬少主都是一樣的吧,究竟是對他生氣,還是對自己生氣呢?大概是兩者都有吧。」螯蝦這麼說。

 

海姬少主啊,是只要一認真起來就只能看見眼前的事情,其他的甚麼也看不見的個性,獅鬃被託付了要擔任提醒他的任務。。。,」螯蝦說。

 

「只是,海姬少主明明是純粹的妖怪卻這麼愛往人類的世界跑,」螯蝦有些抱怨的說著。

 

螯蝦接下來的話讓在場的奴良組成員也都啞口無言了。「那時候也是一樣,因為嚮往著陸地上的妖怪,所以在那個海濱徘徊。然後被捲進了與之無直接關連的事件之中,前代獅鬃因此失去了性命,在這代的獅鬃眼前被殺害。。。獅鬃的父親就是因為那時候在海姬少主救助奴良組的總大將滑頭鬼,並與滑頭鬼聯手時,為了保護海姬而失去性命,於是也不能責怪獅鬃對於奴良組的觀感不好了。。。

 

「先前之所以會一個單獨誘敵是因為考量到奴良組本宅之內,還有許多其他的弱小妖怪吧,在這裡引發大風波的話,可不行的。」螯蝦又說,「陸地上的妖怪和海洋裡的妖怪是沒有甚麼兩樣的,都有弱小與強大的存在,一如奴良組畫定地盤,保護地盤之內的百鬼夜行一樣,做為海之王者的人魚。。。也是一樣的。。。這是海姬少主必須要做到的責任與義務。

 

之二燈火闌珊處18

 

「如果回去海裡的話,不管前幾日因為術師和妖怪所引發的大騷動,讓珍貴的人魚存在於陸上的真實性已經傳開的消息,都會平息下來的吧,」一旁的鴆難得在奴良組成員聚集的時刻發言了。

 

這幾日與水希一起照顧海姬的時候,鴆心中有著微妙的情緒,那是至今未曾有過的感覺。

 

因為本身的特質,被眾妖異和人類覬覦著的人魚,如果回到海裡的話,就可以從這樣的危險中解脫吧。

 

乍見那夜被帶回來的海姬,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深可見骨的傷痕,是因為咒印的作用才會如此的驚悚吧。

 

如果是普通的妖怪早就已經死去了,但因為是人魚,所以還可以活著。

 

只是強忍、強撐著的海姬看起來是這麼的倔強,就連自己也感到莫名的心痛了。

 

如果如此痛苦為什麼不回海去呢?

 

陸地之上有甚麼值得如此留戀的東西嗎?

 

螯蝦說,海姬待在陸地上的時間不會太久了。

 

因為時間已經在逼近著。

 

在妖怪當中,成熟的年齡是十三歲。

 

海姬即將十三歲了。

 

人魚是以幼女繼承海中王者的當主之位的,其餘的女兒則是可以自由選擇留下來又或者是到其他海洋去。

 

即將到來的十三歲成年的儀式,已經在海中緊鑼密鼓的準備著。

 

但即使如此,海姬似乎也還沒有回去的打算。

 

大概是想等到最後一刻才回去吧。

 

鴆看著閉上眼睛在水中休養的海姬這麼想。

 

不過鴆不知道的是,據說最初的時候是會飛翔的人魚一族,從墜落、定居在海中之後就背負了詛咒的命運。

 

做為海妖的人魚會追求愛情,但往往最終是無法得到這個愛情的。

 

只有鮮少的人魚會得到這樣心中渴求的愛情。

 

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餘地,被強壓上的命運只能背負,然後拼了命去守護這樣的命運,最後又將迎來甚麼樣的結局呢?

 

螯蝦不自覺的為海姬對鴆的感情感到憂心忡忡。

 

那流傳在異邦的人類世界的童話並不只是童話而已。

 

那是曾經發生過的故事。

 

海姬也會像那樣化做泡沫嗎?

 

又或者,是另外一邊受到傷害呢?

 

螯蝦不知道哪一邊對海姬最好。

 

因為不管是哪一邊都會讓海姬受到無法彌補的傷害。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