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之一紅塵客夢(1.0)

 

活下來的人未必是幸福的,死去的人未必是不幸的。

 

紅塵客夢:比喻塵世虛幻若夢。清˙孔尚任˙桃花扇˙第三十齣:「遙望見城南蒼翠山色好,把紅塵客夢全消。

 

其之一紅塵客夢(1.1)

 

在擁有十二國家、居中的黃海與被虛海環繞的常世,由朱旌傳頌著的神話故事是這麼說的。

 

在久遠到數不清年代的很久以前,這個世界原來的模樣並非是現在這個樣子。

 

在那時的世界是以九州四夷的模樣存在著的。

 

但是因為百姓不明事理,天子也不遵行天理,人們輕蔑天地道理,偏離、遠離了仁道。

 

於是為了要匡正這樣的荒誕,天帝做出了決斷:

 

將九州四夷夷為平地,滅了十三州,只留下五個神和十二個人,其他全部變回蛋。

 

然後,在這片土地曾經擁有的一切被抹滅而重新開始的時候,天帝在世界的中央造了五山,以西王母為主人。

 

包圍五山的一州成為黃海,五個神成為龍王,分封為五海之王。

 

然後天帝分別將樹枝交給除了神祇以外的十二個人。

 

樹枝上結了三個果實,纏著一條蛇。

 

交託於人之手的時候,這條蛇鬆開樹枝並舉起了天空,三個果實則是分別掉下來成為土地、國家與王座。

 

而樹枝本身變成了筆。

 

這條蛇指的就是太綱,土地就是戶籍,國家就是律法,王座就是仁道也就是宰輔,筆則代表歷史。

 

國家傾頹了啊。。。

 

才不過短短的數十年啊。。。

 

國家就傾頹了。

 

原本是個守城門的衙役,原本應該是從此安享天年的兵卒,在數十年以前被麒麟選上成為了王。

 

但遺憾的是,沒有能夠支撐多久。

 

作為獵木師的梧桐冷眼旁觀位於國家之中的百姓的舉足失措。

 

國家有君王在位也好、沒有君王在位也好,都和屬於黃朱之民的自己沒有絲毫的關係。

 

黃朱之民沒有國家。

 

其之一紅塵客夢(1.2)

 

不過雖然如此,也並非對獵木師的自己毫無影響。

 

獵木師的工作其實在某種意義上而言,也可說是與國家息息相關吧。

 

獵木師的『木』字,大體上是指里木與野木而言。

 

因為凌雲山之上的王宮之中雖然有著與里木和野木性質相近的路木,但路木卻是專屬於君王的里木。

 

做為獵木師的自己此生是絕對無緣得見的。

 

這是因為即使是身在凌雲山之中的高官們,也不見得可以見到,更遑論只是一個普通的獵木師呢!

 

身分卑微的獵木師,可是連凌雲山也無法近距離接觸的啊!

 

所以獵木師的『木』字,說是專指里木與野木也不為過。

 

而里木與野木的主要區分,是兩者所生長的位置不同。

 

在城中里祠的白樹稱為里木,野外的白樹則稱為野木。

 

兩者高度相差不多,不過通常里木會比野木還要大。

 

里木的枝枒伸展開來的直徑將近二十公尺,樹枝最高的地方有兩公尺左右,最低的垂到地上。

 

兩者一樣都是滿樹白枝,無花也無葉。

 

里木的有些地方繫了緞帶似的細繩,上面就長了幾顆被稱為卵果的黃色果實。

 

在山野之間的野木上也會結類似的卵果,但野木的果子很小,里木的果實則約有一人合抱。

 

里木的卵果裡面有的就裝了人類的小孩。

 

這些卵果是由夫妻向天帝所求的。

 

常世之中必須要在同一個里中的夫妻,才能夠向里祠中的里木祈求孩子。

 

如果兩人屬於不同里的話,那麼就得要遷移到某一方的里去了。

 

而如果只有私通也是不能夠祈求孩子的,必須要結為夫妻才行。

 

其之一紅塵客夢(1.3)

 

結為夫妻之後,想要小孩的夫妻會以用虔誠的心意編織出一條精細的絲帶,然後一起到祠堂來,獻上供品,祈求上天賜給他們兒女,然後在樹枝上綁帶子。

 

那條帶子一定要由夫妻倆親手繡上花樣,要一邊想著即將誕生的孩子,一邊選個吉祥的花樣,仔仔細細繡出圖案。

 

時間則是在每月的七號將之繫於里木之上,然後誠心祈求。

 

和祈求家畜時一次可以結好幾條帶子不同,人則一定一次只有一個。

 

而在父母祈求之後,若是上天認定有為人父母的資格,那麼就會在絲帶處結出一顆卵果。

 

果子十個月成熟,父母去摘的時候就會落下來。

 

將摘下來的卵果放一夜後,果子裂開,小孩就生出來了。

 

有些父母怎麼求也求不到,有些父母卻一舉得果。老天爺會決定你是否有資格當父母。

 

雖然擁有孩子並不是那麼必要的事情,不過常世的人將養育小孩視為侍奉上天。

 

擁有越多的孩子表示越得到上天的賞識,也因此帶著孩子改娶或是改嫁的男人、女人都很受到歡迎。

 

家畜也是長在里木上的,飼主會到這裡來祈願,如同祈求孩子一樣,祈求家畜有特別的日子和方法。

 

每月的一號祈求的是雞鴨類的鳥禽,二號是狗,三號是羊或山羊,四號是豬或山豬,五號是牛,六號是馬,七號是人。

 

比較特別的是,只要是七號到九號以後都可以祈求人的卵果,不過七號祈願所得的孩子都會是乖孩子。

 

八號則是君王專屬的穀物日。

 

雖然五穀播種後就會自行結果增生,但新穀物卻得要君王在王宮之中的路木祈求。

 

天帝聽到君王的請求,在王宮之中的路木結了果實,第二年國內的里木都會結出帶有種子的卵果。

 

不過里木也會結家畜以外的獸或鳥。

 

其之一紅塵客夢(1.4)

 

野木有兩種,一種會長出花草樹木,一種會長出動物。

 

花草樹木或山裡的動物是自己長出來的,等自己成熟後,草木就被生為種子、飛禽生為雛鳥,走獸生為小寶寶。

 

有的生物會有父母去接他們,除此之外的就會住在樹下,直到他們能自立生存為止,因此其他的動物似乎不會靠近樹。

 

敵對的動物不會在相同的時間出生,而且不管再兇猛的野獸在樹下時都不會開打。所以來不及趕在傍晚進城的人會到山裡去找野木,在野木底下很安全的。

 

不管是多危險的野獸的寶寶,只要在有樹的地方就不能抓也不能殺,這是絕對的規則。

 

水裡面也有樹,水中的樹會結出魚。另外還有草或樹木的種子,所以雞蛋裡就不會孵出小雞

 

穀物以外的植物不是自行增生,而是長出新的草樹來。

 

因為是自行長出來的,沒有人知道是甚麼時候、在甚麼地方,會長出甚麼樣的草來。

 

所以人們偶爾會到里木或野木去,看看根部有沒有找出沒有見過的草來。如果找到的話,就帶回去培育來繁殖。

 

獵木師基本上就是做這樣的工作。

 

有些浮民就把這件事情當成一個工作來做。

 

畢竟獵木師的工作必須要到處旅行,尋找新的卵果。

 

擁有國家的保護與土地的一般百姓,是不會輕易做這樣飄流各處、居無定所的工作的。

 

只有沒有國家、失去土地的浮民才會從事這樣的行業。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理由。

 

樹木也有特性的,有些樹很容易長出新卵果,有些樹則難得長出來。

 

容易結卵果的樹就變成一個秘密,絕對不能告訴別人,所以聽說如果偷偷跟在獵木師後面,想要窺探獵木師的秘密的話是會被殺掉的。。。

 

其之一紅塵客夢(1.5)

 

這也不能夠責怪獵木師無情。

 

因為。。。,獵木師也只不過是想要找一條可以活下去的道路而已啊!

 

四處尋找珍貴植物的獵木師會帶來珍貴的藥或藥草以及作物的苗來販賣,所以在這之前,獵木師必須要熟悉許多花草樹木才行,包括特性等種種。。。,才不至於鬧出可笑的笑話。

 

也因為獵木師這個行業的獨特性,所以獵木師通常不會像獵尸師,也就是專門捕捉騎獸的黃朱之民一樣成群結隊、團隊合作。

 

獵木師總是獨來獨往的多。

 

一個人的旅行其實也並不是那麼的孤寂。

 

因為就像獵尸師一樣,獵木師之間也有彼此連絡的管道。

 

而且即使行規是不能夠跟隨在同行的後面,偷窺同行的秘密,但是互相交流一些資訊也是必要的。

 

比方說,又發現了哪一種的新種類草木又或者是哪一個國家開始傾頹的消息。

 

前者,可以增進對於草木的知識,也才不會因為不了解而在價格上或是交易上被欺騙了。

 

後者,可以提前做出防範與對策。

 

再怎麼說,一個人旅行的獵木師如果沒有這些協助也會相當困擾與增加麻煩的。

 

還有培養引領入獵木師這一行的人才。

 

雖然對於獵木師而言,能和自己競爭的對手越少越好,但是誰都不是自願入獵木師這一行的。

 

每一個獵木師在入現在這一行之前,也都有各自不得已的緣由。

 

都是失去了國家這個依靠的人們,都是黃朱之民,必須要團結才行啊。

 

所以為了能夠兼顧這種種的、必須要考慮的因素,因此獵木師產生了和獵尸師截然不同的訓練方式。

 

獵尸師多半是是浮民的父母或因逃離了故鄉,或因失去了土地,或因災荒無法養活,將孩子送到了宰領的所在地,並且從宰領那邊得到了一筆金錢。

 

然後這個孩子在師傅、師兄們的指導下,逐步的邁向獵尸師或是護送昇山的人們的道路。

 

【小野不由美原著並沒有對於獵木師這個職業有詳細描述,所以我就自己定義囉!】

 

其之一紅塵客夢(1.6)

 

獵木師這一行的宰領則是多半由具備醫療知識的藥師、醫者所兼任。

 

這樣的緣故理由之一,是因為在十二國之中,若是受傷、生病是將醫生請到家中看病的。

 

對於平民而言,尤其是在國家傾頹或是不富裕的國家,這其實是一件非常奢侈的行為。

 

肚子都已經填不飽了,又怎麼會有餘力請來醫生看病呢?

 

所以每家每戶或多或少都具備了相關的藥草與簡單的醫療知識。

 

負責基本教育的里家也會教授相關的基本常識。

 

而在同一個里的人們,也會在冬天農閒居住於里家的時候,互相交流這些簡易的居家醫藥與醫學。

 

於是自然而然,對於藥草與植物的認識,當然也因此有相當的基本程度。

 

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十二國的人們,不管是處於哪一個國度,基本的國力來源就是農業與畜牧。

 

所以為了要栽種農作物,所以為了能夠有更好的收穫,所以為了要能夠養家活口,這些基本的植物、草藥知識都是從小教育的基本常識。

 

除此之外當然也有其他的理由,不過大多不會跳脫出這兩個緣由的範圍。

 

因此從事藥師與醫師工作的人們,在工作之餘也兼任作為獵木師的教育工作。

 

不同於獵尸師,被送到獵木師的宰領那裏去的孩子並不能夠領到相當的金錢補償,就算有也是相對微薄的金額。

 

頂多就是供其衣食無缺,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

 

即便只有這樣,對於身處不得不將自己的孩子送到他處的父母的處境而言,少一張嘴巴吃飯也能夠減輕許多的負擔。

 

不過只有極少數的一些人會選擇以獵木師作為專職。

 

畢竟對於各種類的花草樹木、各種作物,只要是身處於十二國中的人們或多或少都具備相關的知識。

 

其之一紅塵客夢(1.7)

 

不僅如此,獵木師的工作是相當碰運氣的,即使遍尋國境,又或者流浪他方,是否能夠發現稀有的、珍貴的草木作物,都還是在未定之天。

 

也就由於這樣,對於哪裡的里木、野木容易長出這些珍稀的草木作物可說是各有各的秘訣與獨到見解的獵木師,是絕對不允許有誰偷偷跟蹤自己的。

 

因為這可是直接關係到自己生計的事情,怎麼可以隨便應對與被人發現呢!

 

而負責培養獵木師的藥師與醫師具備的是對於花草樹木的專業知識,再加上一些在荒郊野外採集草木時若是遇到野獸、妖魔的應對方法。

 

不同於獵尸師可以選擇到黃海獵捕騎獸,又或是成為昇山人們的嚮導兩條主要的賺取錢財的途徑。

 

而這兩個途徑雖然也有運氣的成分在內,但畢竟比起獵木師可就是純粹碰運氣就是截然不同了。

 

因為誰也不知道哪裡的野木、里木才會有罕見的花草樹木長出來。

 

同時,就算發現了稀罕的植物,還需要將其帶回培育,然後再售出。

 

可說是和獵尸師截然不同的處境。

 

所以大部分的浮民撇去四處巡迴表演的朱旌的選項,若是要成為獵尸師與獵木師兩者其一,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成為獵尸師這個風險較高卻也相對穩定的工作。

 

不過獵木師也並不一定是完全由藥師或是醫師所培養的。

 

這兩類人就算有遇到野獸與妖魔時的處理方式,畢竟實戰經驗並不像是獵尸師一樣的豐富,所以在實際運用上還是會有限制。

 

同時也並非所有的藥師與醫師都願意、都會培養獵木師,大概是因為這個緣故,和獵尸師都是由獵尸師的宰領所扶養、培育不同,獵木師除了由藥師、醫師培養以外,也有是由資深的獵木師以師徒相承的方式培養的。

 

其之一紅塵客夢(1.8)

 

年老的獵木師,又或者是想要從獵木師這一行離去在國家中重新安定下來,又或者是想要另覓他途的營生的時候,就會找來對獵木師這一行有興趣的人以相當的報酬作為代價,將自己對於獵木師所知的一切傾囊相授。

 

只要有足夠的代價的話,甚至會將自己私藏的、容易長出特異花草樹木的里木、野木的位置告訴對方。

 

在獵木師這一行相當資深的梧桐一開始是由藥師所扶養的孩子。

 

父母在梧桐還在襁褓的時候,就已經送給了當時有在為人進行獵木師訓練的藥師。

 

據說當時的藥師一開始並不願意收下梧桐。

 

之所以可以在艱困的時期收養孩子,並不是藥師、醫師有甚麼特別的本事或是財富,不過就是因為在國家荒廢的時候,想要收集藥材又要維持生計實在太過於困難了。

 

所以會答應收養孩子的藥師或是醫師,最主要的還是募集一個不需要給予薪資,只需要管吃管住的學徒。

 

當收下學徒的同時,被指使去做甚麼,學徒都不能夠抱怨。

 

除了這是為了藥師、醫師的生計以外,被指使去做的事情都是為了將來成為獵木師所做的準備。

 

因為有這樣準備的藥師和醫師通常都是有了遷移的打算。

 

換句話說,藥師或是醫師為了要在逃離國家、躲避荒廢的時代來臨之際,一方面外出收集藥草,一方面也意圖在避開亂世,所以通常最後並不會居住在原來的地方。

 

只要保有旌券,那麼再次回到國家之中的時候,還是可以受到國家的庇護。

 

即使收養的學徒沒有旌券,也與他們無關。

 

被收養的學徒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

 

其之一紅塵客夢(1.9)

 

在沿路旅行的過程中必須要一肩背負起各種打雜的粗活、細活,甚至也必須要在實際體驗的教導下,學會如何和野獸戰鬥、如何逃離妖魔的利爪、如何辨識各種花草樹木,也要學會如何用著極少、有時還是沒有的金錢進行著旅途。

 

但是即使艱辛,學徒們也不會逃跑。

 

會被父母送到藥師、醫師這裡來的人們,或許親人都還是存著一絲絲希望的。

 

獵木師通常還是會擁有一個小小的住所,是自己的也好,又或者是租來的也好,至少是在安定的國家之中。

 

相對照的獵尸師,據說一旦被獵尸師的宰領收下,就會被帶到形勢比起荒廢的國家更為險峻的黃海之中教導著各種獵捕騎獸的知識,與能夠在黃海中生存的技能。

 

比起黃海,還是國家好一些吧?

 

梧桐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否就是抱著這樣的期待才會將自己送到藥師那裏,讓自己成為獵木師的。

 

明明知道還在襁褓中的自己,不會被只需要至少能夠自立的學徒的藥師接受,卻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去到藥師的門前的那個時候是怎麼樣想的。

 

而不肯接受自己的藥師又是為什麼會接受了自己呢?

 

因為不能夠自己照顧自己的襁褓中的嬰孩對於藥師而言也是一個沉重的負擔吧?

 

這是自己在更加了解獵木師這個行業之後,心中所產生的疑問。

 

只是很遺憾的,自己並沒有機會將這個疑惑問出口。

 

照顧自己的藥師在自己能夠理解這個疑惑之前就已經在某一回的妖魔的攻擊之中命喪黃泉。

 

其之一紅塵客夢(1.10)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藥師在到另外一個世界之前告訴自己,他已經把一個獵木師應該要知曉的基本的知識都傳授給自己了。

 

然後,同時兼任自己的良師與父母的藥師就這樣溘然長逝。

 

突如其來的死亡讓自己一時之間不知所措,然而人生就是這樣吧。

 

然後,在藥師走了以後,獨自一人遊蕩在各國之間,等待著荒廢的國土重新復興的那段時間裡,自己一邊充實著對於各種花草樹木的知識,一邊也做著各項的工作積纂著錢財。

 

然後用這些錢財,自己找到了負責訓練獵尸師的宰領,向其學習。

 

獵尸師的宰領一開始也如同藥師一樣不肯接受自己。

 

不同於獵木師所希望收養的徒弟是能夠擁有基本生活能力的對象,獵尸師雖然也不希望收養太過於幼小的學徒,但是像自己這樣已經近乎成年的學徒是非常罕見的。

 

獵尸師是藉由從小的學習,將黃海的一切、將獵捕騎獸的一切技能都銘刻到骨子裡的。

 

因為黃海是一片不可預知的地方。

 

若是不能夠出於本能的反應的話,是無法保護自己的性命,而且也有可能會害了同行的夥伴的。

 

自己告訴宰領,自己並非是想要成為獵尸師,而是希望能夠成為剛氏。

 

雖然黃海之中似乎並沒有野木,黃海的花草植物在十二國中也幾乎無法順利的繁殖生長,但是卻也因此擁有比起十二國中還要更為豐富、甚至有些植物也是更為罕見的。

 

作為獵木師的自己、將來或許會作為藥師的自己,想要對各種植物、各種藥物有更為深刻的了解。

 

也能夠因此對於妖魔也有更多的了解。

 

不想要像撫養自己長大的藥師一樣因為妖魔而死去。

 

其之一紅塵客夢(1.11)

 

這是自己當時對於妖魔的來襲幾乎毫無辦法,也幾乎毫無迴避、防範與應對之道的時候,只能一邊顫抖著躲避,在心中悄然產生的想法。

 

所幸,當時的獵尸師的宰領看在自己懇切的請求,以及自己做為獵木師的份上,答應了自己。

 

之後的一段時間,自己跟著剛氏的師兄們在黃海之中闖蕩著。

 

在黃海生活的知識雖然不能夠完全應用到十二國之中,但是至少這次自己不再覺得無能為力,不再覺得甚麼也做不到。

 

在自己總算學會各種剛氏必備的技能之後,偶爾會跟著昇山的人們到黃海轉轉,不過大部分的時間裡,自己則是在十二國之中流浪。

 

因為君王在位的時間實在是太短暫了。

 

一開始選擇在國家之中居住的自己,原本以為就此脫離了黃朱之民的生活,但是才剛剛安頓了下來,又由於國家傾頹而不得不開始顛沛流離。

 

所以後來自己才會下定決心向培養獵尸師的宰領學習各種應對妖魔的方法,還有如何在黃海生存的方法。

 

能夠生活在國家之中就是幸福了嗎?

 

梧桐覺得這個答案並不是肯定的。

 

尤其是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以後,或許像黃朱之民一樣的生活也不錯吧。

 

國家並非絕對的必要。

 

是不是從有這樣的念頭開始才是自己真心成為黃朱之民的開始呢?

 

梧桐自己也說不上來。

 

或許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吧。

 

即使心中是這麼想的,梧桐對於自己出生的國家仍然有些眷戀不捨。

 

巧國。

 

自己曾經持有的旌券是這麼昭示著自己的身分的。

 

撫養自己的藥師也是這個告訴自己的。

 

其之一紅塵客夢(1.12)

 

自己生於此處的國家,從這個國家的里木上結果,然後從卵果中出生。。。

 

即使當時還在襁褓之中的自己沒有記憶,不過居然能夠讓脾氣那麼頑固的藥師收下自己,或許也是父母對於自己最後的一點義務了吧。

 

所以自己對於巧國並非全然沒有情感。

 

至少比起十二國的其他國家,又或者是黃朱之民的故鄉-黃海,自己對於巧國還是懷抱著一份特殊的感情的。

 

巧國在十二國之中地理位置雖然稱不上是最好,但是對於梧桐曾經遊歷過的北方的國家,如芳國、戴國來說,巧國的氣候已經算得上是不錯的了。

 

至少冬天裡只有靠近慶國的一側或是比較高聳的地區會比較寒冷,其餘地勢比較平緩的地方的氣候都還是屬於南方的氣候。

 

即使在野外露宿也不至於會有氣溫過低的情況發生,即使是國家荒廢的時候也是一樣。

 

宅邸不會被雪埋住,雖然在君王不在位的時候,住宅也不是絕對的安全,但至少在氣候上確保了一絲絲的生氣。

 

只是啊,這樣一個人的旅途要到甚麼時候呢?

 

梧桐自己也不知道。

 

或許等到自己厭倦了一個人的生活,就會從獵木師改行成剛氏了吧。

 

這麼想的梧桐沒有停下腳下的步伐。

 

「看來今天是沒有辦法進到城裡了呢,」梧桐看著仍舊大亮的天色。

 

並非梧桐所在位置距離城裡太遠所以無法到達,而是還要到一處野木去尋寶。

 

雖說因為君王不在位,所以國家荒廢了,以至於花草樹木的生長也改變了很多,但是樹的本質卻是不會改變的。

 

里木也好,野木也好,遍布於十二國之內的這些白色的樹都有各自的性質,有些樹很容易長出稀罕的植物來,有些樹則是不管怎麼樣都不會生長。

 

其之一紅塵客夢(1.13)

 

這也就是為什麼靠尋找特異的花草樹木維生的獵木師都是一個人旅行、絕對不會讓人跟蹤自己的緣故。

 

因為樹的位置是不會變的,被人發現就糟糕了。

 

不能夠說獵木師狠毒或是自私,這可是獵木師維生的訣竅與秘訣,怎麼可以輕易的與人共享呢!

 

都只是為了生存而已啊。。。!

 

都只是為了餬一口飯吃而已啊。。。!

 

梧桐按照藥師曾經教導過自己的,先確定後面沒有人跟著,然後又刻意的繞了遠路以及在附近轉了幾圈,確認真的沒有人跟蹤之後,這才小心翼翼的前往那棵容易長出奇特的花草樹木的野木。

 

今晚就在那裏休息了吧。

 

梧桐心中打著算盤。

 

如果自己這麼小心還是遇見了誰的話,就說是因為身體不舒服,看來不及趕到城裡,所以才會在這棵野木下暫且休息。

 

越靠近野木的梧桐腳步也越來越輕盈。

 

野木底下是不會有妖魔或是野獸來襲擊自己的,至少可以暫時舒緩一下這一陣子的緊繃感了。

 

沿路隨手採著野果和野菜的梧桐,一邊注意著四周的情況,一邊想著未來幾天的計劃的時候,本來悠閒的心情卻被打斷了。

 

「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打斷梧桐心情的是一個女子的慘叫聲。

 

這樣的慘叫聲應該是妖魔吧!

 

梧桐的神經立刻繃緊了起來,隨即在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快步奔跑著。

 

幾乎是出於本能的反應。

 

其之一紅塵客夢(1.14)

 

但梧桐奔跑的方向並非是朝向慘叫聲的方向前進,而是儘可能的遠離,同時也是朝著野木的方向前進。

 

並不是能夠逞能的時刻。

 

妖魔是可以被殺死的,但現在的狀況根本無法判斷究竟有多少的數量,甚至就算是只有一隻,方才那個女子一定沒有辦法從妖魔的利爪下逃脫的吧!

 

人在妖魔之前就是這麼的無力。

 

這是自己在很久以前就已經知道的事情。

 

即使有辦法可以對抗,但是就自己一個人的話,是絕對做不到毫髮無傷的將妖魔爽快的解決的。

 

而且那個女子的血一定會吸引更多的妖魔來,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

 

不需要在這個時候逞英雄。

 

梧桐知道自己擁有多少的力量,所以是絕對不會做超出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情的。

 

也只能夠為那個發出悲鳴的女子默哀了。

 

除此以外,自己沒有甚麼可以做的了。

 

梧桐一邊奔跑一邊這麼想。

 

如果有冬器的話,說不定能夠和妖魔對抗。

 

但是做為普通人的黃朱之民的自己是拿不到那麼貴重的冬器的。

 

冬器是可以斬仙的武器,由各國的冬官府製作出的上面附加了特殊符咒與特殊效果的武器。

 

也因為冬器可以斬仙,所以要販賣冬器是需要有許可證的。

 

販賣冬器的商店稱為架戟。

 

而想要買昂貴的冬器,不僅僅是需要相當龐大的金錢,也必須要核可身分,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入手的東西。

 

以自己的收入是不可能擁有這麼多的金錢的。

 

梧桐苦笑了一下。

 

都甚麼時候了,自己居然還有心情想這些事情。

 

大概是因為習慣了從妖魔與野獸的手中逃離的關係吧,才能夠在心中如此的悠哉。

 

然而,好不容易跑到野木底下的梧桐卻看見了一個令見過許多場面的梧桐也不禁訝異的場景。

 

「這是在開甚麼玩笑啊。。。!」梧桐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禁這麼低喃著。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