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之一紅塵客夢(2.0)

 

最後得到好東西,不是幸運。

 

有時候,必須有前面的苦心經營,

 

才有後面的偶然相遇。

 

其之一紅塵客夢(2.1)

 

野木底下有一個小小的身影,那是被仔細包裹住的嬰孩。

 

嬰孩被仔細的安放在野木底下,旁邊還有一些行囊,就好像照顧他的人只是暫離一下而已。

 

梧桐很快就把剛剛所聽見的、發出悲鳴的女子聲音和眼前的小嬰孩連結在一起了。

 

應該就是照顧這個小嬰孩的人了吧。

 

已經躲在野木下觀察四周情況的梧桐下了結論。

 

與剛才預料的一樣,被血腥味吸引而來的妖魔們正在野木附近盤旋著,等待自己離開野木的瞬間攻擊自己。

 

梧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下可真是被捲進麻煩的處境了,該怎麼脫身才好呢?

 

雖然自己原本就打算要在這個野木下過夜,不過如果明天白天妖魔還不散去的話,那麼接下來可就麻煩了啊。

 

梧桐一邊盤算一邊低頭看著隨身攜帶的乾糧與飲水,還有自己沿路所摘取的野果和野菜。

 

這些可撐不了幾天呢。

 

梧桐又把視線落在還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仍舊兀自沉睡的嬰孩身上。

 

這個孩子又該怎麼辦呢?

 

如果孩子的照顧者就是剛剛那個女性的話,那麼就不會有人來帶走這個孩子了。

 

在連自身都難保的情況之下,即使這麼做非常殘忍,但也只能放任這個嬰孩自生自滅了吧?

 

這就是一個這麼殘酷的世界。

 

雖然平常是以養育孩子為侍奉上天的證明,所以能夠養育越多的孩子,被認為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的。

 

擁有越多的孩子表示越得到上天的賞識,也因此帶著孩子改娶或是改嫁的男人、女人都很受到歡迎。

 

其之一紅塵客夢(2.2)

 

只是,若是遇到君王不在位的國家荒廢的時期,居住於國家之中的百姓,連自己的性命都已經顧不上了,更何況是孩子的性命。

 

在這種時期,有很多孩子被遺棄於妖魔棲息的洞窟、捨棄於村莊之外,更有甚者為了要節省糧食而將年幼的孩子丟棄到水井之中淹死的慘事發生。

 

梧桐看著甚麼都不知道的嬰孩突然發起呆來。

 

至少自己的父母、自己身邊的大人沒有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而是將當時還在襁褓中的自己送給了獵木師。

 

當時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收下了還在襁褓中,根本無法勝任各種雜務的自己的呢?

 

至今自己仍舊沒有辦法了解這個原因。

 

自己的師傅可是非常頑固的啊。。。

 

是被誰說服了嗎?

 

總不可能是被自己當時的處境所打動了吧?

 

如果不收下自己,那麼當時的自己最終一定會被遺棄,然後被妖魔吞噬、失去性命的吧。

 

思及此的梧桐不禁想起了眼前這個嬰兒的將來又會是如何。

 

理當是放任他自生自滅的。

 

太多的仁慈不只是無法保住這個嬰兒的性命而已,就連自己的小命也有可能會被牽連。

 

自己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啊,又有甚麼能力可以同時在眼前這樣的情況之下保護自己又保護這個小嬰兒呢?

 

還是應該視若無睹的吧。

 

梧桐在自己動搖的心緒之中試圖自己說服自己。

 

即使離開這裡也沒有辦法養活這個孩子的。。。

 

是啊,就這樣吧。

 

即使自己覺得很殘忍,但也沒有辦法。

 

梧桐將視線從嬰孩的身上轉開,不可以再看了,再看下去就會心軟了。

 

還是想想眼前的處境吧。

 

梧桐強迫自己把心思從嬰孩上面移開,將心思轉回應該要怎麼樣從眼前的窘境中順利脫出。

 

其之一紅塵客夢(2.3)

 

這附近雖然也有其他的野木,不過比起那些野木的距離,還不如賭一把逃進有士兵做為守衛保護的城裡還比較好。

 

畢竟只要進城,那麼有很多問題都可以多少的迎刃而解,比起在那些野木之間逃竄的行徑會好上許多。

 

只是聚集過來的妖魔數量,以及剛剛那位已經被攻擊的女子的血與屍骸又會持續吸引多少時間的妖魔聚集,這就是重點了吧。

 

然而,這卻也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事情。

 

梧桐輕嘆了口氣。

 

還是要看上天的意思嗎?

 

即使選擇遠離國家,以剛氏、以獵木師的身分活下去的自己仍舊無法擺脫這個被上天操弄的命運啊。。。。

 

梧桐在已經逐漸暗下來的天色中,安靜的落坐在因為夜色的逐漸籠罩而可以感受到微微發著光的野木的根部,靠著樹幹休息。

 

現在要做的事情也就只有這件了吧。

 

遠處的樹林中可以隱隱約約的聽見騷動,天空之中藉著月光也閃動著飛行於天空落於地面上的影子。

 

因為血腥味,妖魔正在聚集。

 

雖然野木底下很安全,不過如果不能夠從這裡脫身的話,那麼一切也都只是枉然了。

 

真是不走運呢。。。

 

正待閉眼休息的梧桐卻聽見細微的響聲在自己附近響起。

 

對聲音來源有一瞬間不解的梧桐,很快就領悟到究竟是甚麼。

 

一直睡著的嬰兒不明原因的醒了。

 

開始是發出細微的嚶嚀聲,然後聲音逐漸的變大,最後嚎啕大哭著。

 

沒有人理睬自己,只好更加努力的製造出聲音來吸引注意。

 

對此梧桐的眉頭皺的更加深了。

 

其之一紅塵客夢(2.4)

 

情況已經很糟糕了,如果再繼續製造聲音的話,妖魔就會注意到這邊,那麼一旦被查覺這裡有食物的話,那麼明天就算想要逃也沒有辦法逃了。

 

一旦被妖魔鎖定為目標,哪有妖魔會輕易放手的道理呢!

 

梧桐不得已只好將嬰兒抱起,試圖要安撫他。

 

然而,一開始當然不得其法,沒有照顧過嬰孩的梧桐怎麼會懂得哭泣的嬰兒的心思呢?

 

「餓了嗎,小東西?」梧桐自言自語著,「還是其他的原因呢?」

 

這可真是一個頭兩個大的進退兩難時刻啊。。。!

 

乾脆在這裡狠下心殺了他算了,總歸等明天自己離開,一個嬰孩又怎麼能夠不依靠他人而活下去。。。

 

梧桐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之後,也覺得自己這樣的想法很可怕。

 

殺人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更何況對手還是一個毫無還手之力,只能夠任由自己擺布的嬰孩。

 

這樣也太過於殘忍了。

 

梧桐並不是甚麼殺人不眨眼的兇惡之徒。

 

即使身為獵木師對於跟蹤自己行跡的人基本上是毫不留情的,但是實際上梧桐至今並沒有殺害過甚麼人,至多是給予對方相當的教訓,同時也會儘快的遠離該處,以防對方挾怨報復,帶了更多的人回來攻擊自己。

 

即使自己明天也會把這個沒有辦法自己生存下的嬰孩丟在這個野木之下,這樣也會使得這個嬰兒在這個荒郊野外緩慢又痛苦的死去。

 

但是,這也是這個嬰孩的命運啊!

 

正值荒年的國家,像自己這樣的獵木師是沒有辦法有多餘的心力伸出援手的。

 

因為那些居住於國家中的百姓也自身難保,就連國家也已經無法提供庇護。

 

其之一紅塵客夢(2.5)

 

沒有辦法應付手上的嬰兒,也無法痛下殺手的梧桐無奈的輕嘆了口氣,只好在嬰孩旁的行囊裡東翻西找,試圖要安撫雖然因為自己抱起來而稍微降低聲量,但沒有停止哭泣打算的嬰兒。

 

「試試看這個好了,」翻找著行囊的梧桐似乎找到了甚麼很適合拿來安撫嬰兒的東西。

 

「沒有用啊,那麼給你吃點東西好了,」梧桐嘟囔著,一邊不太甘願的拿著剛剛沿路採摘的野果,將野果擠出汁液餵到嬰兒的嘴裡。

 

「也沒有別的東西了,這對我來說也是很珍貴的糧食,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也沒辦法了,」梧桐一邊抱怨一邊繼續拿著野果一顆擠完換過一顆的動作著。

 

不知道是因為肚子確實餓了,還是因為嬰兒真的喜歡野果汁液的味道,在吃了第一顆野果後,倒是安靜了下來。

 

然後約莫是吃飽了吧,嬰孩在梧桐的懷抱中很快又沉沉的睡去,沒有多餘的吵鬧。

 

「倒也是個不錯的小傢伙,可惜照顧你的人被妖魔給吃了,以後可沒人會幫著你。你要知道這也是我很貴重的糧食呢!」梧桐看著睡著的嬰孩喃喃自語的抱怨著。

 

「這下可怎麼辦才好呢?」梧桐對於自己的不夠狠毒頭一回有了怨恨之感。

 

如果自己狠一點就好了,終歸也不能夠帶著他旅行啊!

 

又何必浪費自己所剩不多的糧食呢!

 

口頭上、心中抱怨過自己一回的梧桐懷抱著嬰兒也陷入夢鄉中。

 

不過梧桐並非毫無警戒的就完全睡去,因為在睡眠中保持警戒,這也是必要的習慣。

 

雖然這裡並不會有野獸來攻擊,不過若是遇上盜匪的話,還是很麻煩的。

 

即便眼前的狀況大概也不會有夜盜來襲,再怎麼說夜盜也無法和妖魔為敵。

 

所以只是習慣而已。

 

其之一紅塵客夢(2.6)

 

總歸現在也不能再多做甚麼事情了,等到明天早上再說吧。

 

妖魔在白晝的時候即便有,但肆虐的狀況比較沒有那麼嚴重,到時候再說吧。

 

如此想的梧桐靠在野木上一半的意識閉目養神的清醒著,一半的意識沉沉的睡去了。

 

早上由於晨曦的微亮,也逐漸清醒過來的梧桐,在睜開眼睛的那個瞬間覺得有些奇怪。

 

四周過分的安靜了。

 

昨天因為血腥味而聚集過來的妖魔不知道在甚麼時候已經消失了蹤跡。

 

天空中、樹林裡都沒有妖魔出沒的感覺。

 

怎麼回事?

 

這可不是普通的幸運而已啊。

 

一半是做為獵木師一半是做為剛氏的梧桐心中不自覺的閃過一個念頭。

 

雖然這樣的情況不曾在自己帶領著自己的雇主前往昇山的旅途見過,不過教導自己具備剛氏技能的宰領與師兄們都曾經提過這件事情。

 

如果昇山的過程中比起以往還要順遂的話,諸如沒有甚麼特殊的、難以應對的妖魔襲擊昇山的隊伍,橫渡河流的時候河流一反常態的沒有射出強烈的水柱,也沒有妖魚攻擊人。

 

還有遇到森林的樹都枯萎,但是沒有刮風下雨,旅程很順利的進行。

 

昇山的隊伍整體犧牲的人數比起往常還要少。

 

這種種的跡象,被稱之為『搭上了大鵬鳥的翅膀』。

 

也就是有未來的君王參雜在昇山的人群中,便能減少沿途所遇到的困難。

 

之所以會用『搭上了大鵬鳥的翅膀』來形容,是因為具備王位候選資格的昇山者,被剛氏稱之為『大鵬鳥』,也稱做『鵬雛』。

 

在這種時候,剛氏們都會很有默契的隨時注意昇山隊伍裡的動靜。

 

其之一紅塵客夢(2.7)

 

因為不能夠讓『大鵬鳥』摔下來。

 

要不然失去了『鵬雛』,不但會失去好運,恐怕還會招致不幸,這是剛氏們都默認的規則。

 

即使自己沒有能夠見過這樣的場面,每回擔任剛氏進出黃海,一路上總是膽顫心驚、提心吊膽的過著。

 

總算每回都能夠安然無恙的完成護送雇主的責任,這大概是唯一值得慶幸的事情。

 

所以自己並不怎麼喜歡擔任剛氏的工作。

 

不過為了不忘記剛氏的技能,在做為獵木師游走十二國之際,仍舊會間或去做這樣的工作。

 

本質上自己還算是個獵木師。

 

但獵木師這種工作比起剛氏更為純粹的看天吃飯。

 

知道哪裡的里木、野木容易生長出特別的花草樹木又如何呢,如果不長出來的話,就算知道又有甚麼用處。

 

而且,就算長出來了,自己也不見得就能夠奪得先機摘取到這些花草樹木。

 

畢竟自己並非每天每夜都守在這些分散於各地的里木、野木旁,同時這也是自己沒有辦法辦到的事情。

 

顯而易見的,比起剛氏,運氣更是占了獵木師的工作很大的一環。

 

所以剛氏的技能是不能夠拋棄也不能夠遺忘的。

 

即便自己並非常常擔任剛氏的工作。

 

現在的情況,若以剛氏的語言來說,就可以稱之為『搭上了大鵬鳥的翅膀』了吧?

 

這四周僅僅有自己和自己不自覺抱在懷裡昨夜吃飽後又安靜睡著的小傢伙而已。

 

理所當然不可能會是自己,因為自己是被送給藥師的,還是在自己在襁褓之中的時候就已經被送走,所以自己是不知道自己原來出身的國家的。

 

自己也無法從自己手上持有的旌券來判斷。

 

其之一紅塵客夢(2.8)

 

當自己的年歲漸長、能夠識字的時候,自己看見的自己手上的旌券是黃朱的旌券,和那些賣藝遊走四方的黃朱並沒有甚麼不同。

 

自己手上的旌券似乎是藥師和人交換而得到的。

 

為什麼藥師要把從自己的父母那裏得到的旌券和人交換,在這段藥師過世、自己一個人的旅程之中或多或少也猜測到答案。

 

因為藥師自己的旌券也交換過了。。。

 

或許他深知離開國家之後,就再也無法回去了吧。。。

 

並不全然的信賴君王。

 

總歸在之後的顛沛流離之中還是有可能會失去旌券,不如拿來交換一些可以讓自己眼前活下去的東西。

 

國家的旌券其實也挺值錢的。

 

因為回到國家之後,旌券可以透過地官府確認身分,同時也可以讓人從國家那裏得到土地。

 

反正回到故鄉,也不見得就會回到原來的土地上,就算回到原來的土地,鄰里之間也早就已經互不認識了吧。

 

說不定也早就在流亡的過程中灰飛煙滅,人事已非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得到國家旌券的人們,如此一來就能夠擁有了安身立命之所,並且受到國家的庇佑。

 

所以雖然人數不多,但是還是有黃朱之民想要做這樣的交換的。

 

當然,為了要能夠順利交換,黃朱之民也會提出相當的條件。

 

只是雖然擁有國家的旌券,在將來回到國家之中的時候能夠得到土地與國家的庇佑,卻也不能夠保障就此就能夠順遂的走完一生。

 

國家的脆弱可完全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是掌握在虛無飄渺的、高高在上的、此生不會有多少機會得見的君王手上。

 

梧桐仔細回想著,收養自己的藥師是慶國人,若由此推論,自己應該也是出身於慶國吧?

 

其之一紅塵客夢(2.9)

 

這個嬰孩身上所藏著的旌券是巧國的,也就是說這個嬰孩是巧國的百姓。

 

現在的慶國早就有了新的女王登基,所以自己不會是那所謂的『鵬雛』。

 

而巧國現在的王座正懸缺。。。

 

自己可以這麼推論嗎?

 

這個小東西將來有可能會是巧國的君王!?

 

嘛,不管怎樣,眼下的情況變成即使這小傢伙將來不能夠登上王座,現在自己可不能拋棄他。

 

妖魔是不會這麼輕易就散去的。

 

在各地旅行也經常進出黃海的梧桐深深的知道這一點。

 

即使就連一次的昇山之旅也不曾遇見過『搭上了大鵬鳥的翅膀』的情景,但是梧桐想這就是剛氏們口中所謂的『搭上了大鵬鳥的翅膀』的意思吧。

 

一切都不可思議。

 

那麼依照剛氏的規矩,因為不能夠讓『大鵬鳥』摔下來,要不然失去了『鵬雛』,不但會失去好運,恐怕還會招致不幸。

 

就算這小傢伙不是自己所想的『鵬雛』,看來這就是這小傢伙的運氣了吧。

 

人和人的運氣可真是不能夠搭在一起說啊!

 

梧桐有些認命的看著懷抱中的嬰孩,既然不能夠失去『鵬雛』的話,那麼暫且就讓自己帶著這個小傢伙一起生活吧。

 

如此打算的梧桐開始趁著天方亮的這段時間開始整理地上的行囊。

 

反正也是這個小傢伙的,留在這裡也只是讓別人撿了便宜,不如好好整理,用不到拿到城裡還可以換一點錢。

 

之後若是還得負責照顧這個小傢伙的話,可得要好好打算了。

 

梧桐突然想起,那麼藥師以前是怎麼照顧自己的呢?

 

在那個甚麼都欠缺的時候,不僅僅是要餬口,還得要關照當時還在襁褓中的自己?

 

到現在自己還是難以理解究竟為什麼藥師會收下還需要別人照顧的自己,並且還那麼認真仔細的教導自己。

 

其之一紅塵客夢(2.10)

 

若是要現在的自己做選擇,當然是選擇拒絕才是最正確的道路吧?

 

又或者藥師是遇上了像自己這樣的情形呢?

 

因為遇見了這種『搭上了大鵬鳥的翅膀』的情形。。。。?

 

但自己也並非『大鵬鳥』啊。

 

那麼究竟是為了甚麼呢?

 

無法理解的梧桐決定不要去思考這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了,轉而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眼前的事情上。

 

行囊中有部分是值錢的東西,當然還有一些衣物,除此之外也沒有太多的贅物。

 

行囊的數量並不太多,嘛,這倒也是,畢竟是一位女性帶著孩子又要背行李的話,再怎麼樣都沒有辦法比得上男性的力氣的。

 

所以將行李精簡到可以同時負擔的重量了嗎?

 

不過也太輕率了,居然會離開安全的野木,是想到哪裡去呢?

 

把自己的行囊和嬰孩安放在野木下的話,那麼就表示還打算要回來囉?

 

如果要捨棄這個小傢伙的話,那麼也只要把嬰孩留下,行囊就沒有必要留著了吧。

 

因為那麼年幼的小傢伙,連自理都沒有辦法。

 

那麼到底想做甚麼呢?

 

只是這個問題就和藥師當初為什麼會收養自己,還有究竟是怎麼樣才能夠在那樣的混亂與匱乏之中對自己不離不棄,還同時教給自己所有應該知道的東西。

 

都是無解的答案。

 

死去的人可是不會說話的啊。。。

 

梧桐一邊仍舊沒有辦法將思緒完全從這些得不到解答的疑惑中抽離,一邊收拾著行囊準備再次展開旅途。

 

如果沒有妖魔的話,那就可說是輕鬆愉快的旅途了。

 

只是現在自己還多了一個需要照顧的小東西。

 

「唉,」梧桐不自覺的嘆了一口氣。

 

說要照顧是很容易的,但是實際上做起來恐怕並不是那麼簡單吧。

 

獵木師也好,剛氏也好都不是那麼輕鬆的工作,也不是可以帶著一個嬰孩去做的工作。

 

其之一紅塵客夢(2.11)

 

但依照剛氏的說法,若是自己隨便拋棄了『鵬雛』,不僅是會失去好運,還有可能會招來禍害。

 

這下可真是進退維谷了。

 

說不定是比昨天的妖魔還要難應付的問題呢。。。!

 

正當梧桐一邊這麼想一邊背起了行囊的時候,發現在原本放置行囊的樹根旁有幾棵植物的綠芽。

 

細細的綠芽並不怎麼起眼,但是綠芽之上所結出的小小花苞,又是甚麼呢!?

 

「這可是好東西呢!」梧桐把關於嬰孩的想法在這一瞬之間通通拋到了腦後,想起了自己原本要來這棵野木的目的。

 

是啊,自己本來就是要來找稀奇的花草植物的。

 

而這棵野木正是容易長出珍稀的花草植物的所在。。。

 

居然在這裡發現這個啊。。。

 

梧桐停下了要離開的腳步,將視線從綠芽的身上轉到了懷抱中的嬰兒。

 

這就是所謂的『鵬雛』嗎?

 

好運氣站在自己這邊呢!

 

因為即使這棵野木容易長出珍貴的花草樹木,但也不代表自己就能夠有幸找到他。

 

梧桐心中興起了一切都是由於懷中這個孩子的關係。

 

那麼趁著這個勢頭,就先離開巧國吧。

 

巧國的情況越來越糟糕了,若這個小傢伙真的是巧國未來的『鵬雛』,那麼和他一起待在巧國也不會有任何的好處。

 

回去慶國好了。

 

雖然即便那裡就算是自己真正的故里,自己也對慶國沒有甚麼特別的感情。

 

不過若是去奏國的話,自己身上的盤纏是不足以讓自己租個地方好好培育這些植物的綠芽的。

 

慶國的話,現在也有了君王在位了。

 

就算大家都說慶國沒有女王命,不知道現在這個女王可以支撐多久的時間,不過不僅考慮到自己現在的盤纏可以負擔的起的地方,同時這個小傢伙也一定可以帶給自己好運的吧?

 

梧桐開始這麼相信了。

 

其之一紅塵客夢(2.12)

 

那麼這張旌券可不能丟,這是這個小傢伙做為巧國百姓的證明。

 

不管他將來要成為君王也好,又或者其實他的命運是像自己這樣成為獵木師或是剛氏的黃朱之民也好,至少現在這個小傢伙帶給自己的運氣是無庸置疑的。

 

下定了決心的梧桐在謹慎的將植物的綠芽挖起,然後更加謹慎小心的保管以後,帶著嬰孩踏上了前往慶國的旅途。

 

「這樣就可以了吧?」一個爽朗沉穩平靜無波的男性聲音在梧桐遠離了野木之後以著非常輕的音量說著。

 

坐在枝枒之上的女性沒有立刻回答,只是定定的看著梧桐消失了蹤影的方向,在沉默了良久之後才用清脆冰冷的聲音說,「嗯,那可是個飄風之王呢,即使如此也是上天的旨意。」

 

多年前埋下的種子正在發芽。

 

在梧桐還是襁褓中的嬰孩的時候,正是做為玄趾山主人的季咸君和屏翳君,以做為朱旌-茈玗和蔚軒的身分勸說了藥師接受了梧桐。

 

這是為了現在眼前正在發生的事情做為鋪墊。

 

因為當時還沒有辦法自己照顧自己的的梧桐並未到應當的死期,所以才會讓兩人在遊歷各國與黃海之際碰見了那個藥師與梧桐。

 

於是按照上天的安排,做為必要的推手幫了梧桐一把。

 

只是埋下種子而已。

 

這之後的道路梧桐要怎麼選擇並不在自己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

 

終歸會按照上天的意旨去走的,飄散著銀白色髮絲若有所思的季咸君很清楚這一點。

 

上天的意旨無法違抗。。。也從來沒有偏移過。。。

 

若是意圖讓他偏移的話,所造成的後果並不是誰可以承擔得起的。

 

所以自己正在品嘗這樣的苦果。。。

 

其之一紅塵客夢(2.13)

 

多年後不知道該說有幸還是不幸,自己和哥哥很湊巧的,又或者說是這是原本就註定好的,再次在這裡遇見了梧桐。

 

只是靜悄悄的從自己以朱旌身分進去的城裡出來,然後一直觀察著甚麼時候才是自己應當出手的時候。

 

這就是上天要讓自己保住梧桐的性命,然後由梧桐所推動的道路。

 

巧國的君王的王氣彰顯著。

 

讓梧桐在這裡帶走他,同時養育他,不能讓將來的巧國君王命喪於此。

 

這是上天的旨意,命運應當前進的方向。

 

就算那個至今還是個嬰孩的命定之人,將來會是個飄風之王又如何呢?

 

那不過就是國家的命運而已。

 

國家也好,君王也好,百姓也好,會怎麼樣都和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

 

自己要做的事情不過就是安安靜靜的看著,然後在上天要自己出手的時候採取行動。

 

就只有這樣罷了。。。

 

接下來就不是自己所控制的範圍了。

 

更正確的來說,從一開始就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扮演的從來就應該是個推手、是個旁觀者的角色。。。

 

如果能夠更早一些體會到這個道理就好了。

 

季咸君向來沒有多少情緒表達,更多時候是冷漠無情的神情扯出一抹難解的笑意。

 

「走吧,」季咸君翩然的從所在的樹枝上輕巧的落下。

 

接下來又要走去哪裡呢?

 

這個問題,其實自己也不知道。

 

飄零的日子是不會結束的。。。

 

沒有盡頭。

 

如同命運的軌跡從來沒有終止過一樣。

 

所有的開始都是結束,所有的結束也都是開始。

 

如此反覆的命運的軌跡,容不得自己的多加干預。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