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曾經、現在與未來 (1.0)

 

「街を風が吹き抜けていく。

  風は冷たく、時には立ち止ってしまいそうになるけれど。

  そういうときは、ゆっくりでもいいから進んでほしい。

  いつか必ずたどり着けるから。

  悲しいことがあっても大丈夫 手を伸ばせば、そこには誰かがいて。

  めくもりを分う合うことができるから。

  ひとりでは辛い道のりも、つないだ手を離さなければきっと乗り越えられる。

  だから、あきらめないで。長い長い道の先には、幸せが待っている。

  幸せが重なり合い、さらに大きな幸せに。

  そして、いつの日か気づいてほしい。

  あなたが歩いてきた道の途中に、いくつもの幸せがあったこと。

  忘れないで あなたはひとりぼっちじゃない。

  確かな足跡を刻み、季節を超え、空を見上げて

  翼がなくても、きっと行ける

  いつか夢見た

  光あふれる明日へとー」

                                   ~ef - a tale of the two 終章

「走在街道上,冷風迎面襲來

  風是如此冷冽,讓人不由得想停下腳步

  此時,也請繼續慢慢前行

  因為最後終將到達終點

  悲傷的時候,也不要緊

  伸出雙手,一頭總有人在守護著

  因為這一份溫暖是可以分享的

  即使獨自踏上艱辛的旅途,只要不放開相牽的手,就一定能夠跨越

  所以請不要放棄

  漫長的路途盡頭,幸福正在等待者

  幸福互相重合,將成為更大的幸福

  然後有一天,希望你能發現

  你所走過的路上,曾經有過的幸福

  請不要忘記,你並不是孤身一人

  銘刻足跡、穿越四季、仰望天空

  就算沒有翅膀也一定能夠到達

  始終夢想中的

  充滿光明的明天─」

                                   ~ef - a tale of the two 終章

 

(番外)曾經、現在與未來(1.1)

 

曾經。黃海中心。五山。霍山

 

瑯琊宮,這裡就是自己的師傅所居住的宮殿嗎?

 

紅袖坐在錯綜複雜的殿閣之中的某處迴廊,看著所在之地的景色。

 

非常平靜,同時也非常美麗的地方。

 

不過怎麼也沒有料想到還能夠活下來,同時也真正拋棄了過去所擁有的一切,就連姓名也拋棄了。

 

「打擾了,」一個平穩的男性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似乎是擔心驚擾了紅袖,所以從稍遠的地方就出了聲。

 

聽見聲音的紅袖連忙將思緒拉了回來,立起身、端正了姿態,「是,俞跗。」帶著些許的緊張感,迅速回應對方的呼喚。

 

來者的形體帶著些許的透明感,隱隱約約的還可以透過男子看見後面的景色。

 

因為在虛海的這端,並不具有實體,實際上應該無法被看見、被感覺到的。

 

不過經由俞跗自身的力量,還是可以像這樣現形,並且碰觸、掌握到虛海這端的一切,不會造成任何的妨礙。

 

唯一的不便大概就是如果被不明所以的人看見的話,應該會嚇得屁滾尿流,甚至當場昏厥過去吧。

 

自己第一次看見的時候也是萬分驚訝。

 

據說虛海這端的人去到虛海那端的時候,除非是原來在那邊有形體的胎果,否則是不具備在那邊存在的實體的。

 

就算被那邊的人看見,也只不過能夠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或只是能感覺到有甚麼東西存在而已。

 

俞跗他們似乎也是相同的情形。

 

也一如麒麟因為己身的力量強大,所以就算不是胎果也可以在虛海的那端顯現出形體來,相同的道理,俞跗也是因為己身的力量的緣故才能夠在虛海的這端現形。

 

而俞跗他們甚至可以隨心所欲的隱藏自己的形體,也可以選擇要被誰所看見。

 

俞跗他們是跟隨著師傅們的一族。

 

根據師傅們的說法,並非人類,也非妖、也非魔、也非鬼、也非怪,也非獸,是非常特別的存在。

 

而在這之中也有如同胎果一樣具備在虛海這端形體的存在。

 

見到紅袖這麼緊張,俞跗輕笑,「放鬆一點,不需要那麼緊張,就把這裡當做是你的家,有甚麼需要的儘管吩咐。」

 

「是。。。」紅袖也笑了,「那麼有甚麼事情嗎?」

 

這裡是師傅賜與自己的殿閣,從傷勢恢復到能夠動彈以後,自己就一直在這裡生活。

 

(番外)曾經、現在與未來(1.2)

 

「主人請您去嬛福地,因為主人得出門一趟,這在之前有事情要交待您,俞跗說。

 

「是,我知道了,謝謝。」紅袖道了謝。

 

俞跗略點了點頭,將話帶到之後,沒等紅袖反應過來,就又消失了蹤跡。

 

算是目送的俞跗離去的紅袖喃喃自語著,「會是甚麼事情呢?」

 

俞跗口中所稱的嬛福地,完整的名稱為嫏嬛福地,是等同於藏書閣一樣的地方

 

嫏嬛福地,仙境,藏有奇書的地方。相傳晉代張華曾遊洞宮,觀覽藏書之室,所藏如三墳、九丘、檮杌、春秋等,皆漢以前奇書。問其地即「嬛福地」也。見元˙伊士珍˙嬛記。 又可稱為嫏嬛

 

嫏嬛福地所在的位置恰好是在自己現在所在的瑯琊宮與清音宮的中間地帶。

 

這兩座分屬於師傅們的殿閣,環抱著的中心就是嫏嬛福地的所在。

 

嫏嬛福地不單只具備藏書的功能而已,還附有許多其他重要的場所,例如自己經常和棠谿、辟咡一起練劍的校場、自己練習醫術的場所、還有鍛造冬器等的所在,都在這裡。

 

大概是因為師傅們所擁有的宮殿,實際上只有少部分的殿閣自己被允許進入,而且當中的路徑過於繁複,再加上師傅們也不喜歡自己在宮殿之中到處亂闖。

 

於是居於兩座宮殿之間的嫏嬛福地便成了自己最經常走動的地方。

 

其實也沒有甚麼不方便的。

 

因為宮殿的面積實在太大,恐怕比十二國之中的任何一座凌雲山都還要來得大吧,光自己所居住的殿閣所占的地方就遠遠超乎自己的想像。

 

這樣的活動空間是非常足夠的。

 

何況,雖然於師傅們的宮殿之外、宮殿入口四周都滿佈著妖魔的巢穴,所以在這裡進出非常麻煩,不過一旦安然的離開這個範圍,就是黃海了,如同宮殿的花園一般的黃海。

 

更不用提嫏嬛福地的豐富藏書。

 

師傅們在出身的國家的洞府裡曾經擁有非常大量關於醫藥、玄術、以及其他種種相關、不相關的書籍,那是在這個常世最豐富的資產。

 

那年師傅們離開那個國家之後,就把書籍一次一點的帶回到霍山的洞府裡面去,再加上師傅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到虛海那端的故鄉去,所以當自己追隨師傅們的腳步之後,所看到的在霍山裡的書籍是堪稱十二國裡最豐富的。

 

書籍的內容與內涵包羅萬象,那是就連蓬山也比不上的藏書。

 

這樣自己還有甚麼好抱怨的呢?

 

雖然這裡除了師傅們以外,並沒有其他來自於十二國的人們,有的只是來自虛海那端負責照料師傅們的存在。

 

但是這些存在也是非常用心的照顧自己,這一點自己非常的清楚。

 

能夠這樣活下來,真是太好了。。。

 

自己是不是能夠這麼想呢?

 

可以的吧?

 

能夠這樣活下來,一定有他的意義存在的吧?

 

(番外)曾經、現在與未來(1.3)

 

現在。黃海中心。五山。蓬山

 

自從收到碧霞玄君所送出的翠鳥,已經過了許久的時間了,安安靜靜、仿若不存在一般的在蓬山守護著,守護那珍貴的麒麟卵果的成熟。

 

慢慢走吧,黑夜沒有必要趕路,」一個清脆冰冷的女子聲音看著遠方的天空小小聲地說著。

 

聲音的主人是季咸君,又或者現在這個樣子、這個場景應該稱為無極玄君比較恰當。

 

銀白色的髮一如以往無拘無束的隨著身體的曲線披散著,銀色眼眸中只能在眼底看見擔憂的情感。

 

並不是不會擔心兩個徒弟的事情,雖然在自己的眼中所見到的未來,有著許多的可能性,仍舊希望如果可以不要那麼坎坎坷坷的話,或許會是更好的。

 

只是,天帝所給予的考驗向來非常的殘酷無情。

 

這跌跌撞撞的過程中,不需要太急躁的。

 

因為眼前一片漆黑,甚麼都看不見。

 

只有微弱的光引領著,那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因為折磨的不只是身體而已,更多的,是心中無法抹滅的痛。

 

刻劃於心中的傷痕究竟怎麼樣才會痊癒?

 

就算是能夠看透過去、現在、未來的自己,也無法明白。

 

就算是能夠治療所有身體上所產生的病痛苦傷的自己的哥哥,也無法做到。

 

慢慢的走吧,太過於慌張的趕路,只會引導到錯誤的道路而已。

 

慢慢的走吧,沒有必要行色匆匆,這樣最後只會無法挽回而已。

 

慢慢的走吧。。。。

 

在黑暗之中,慢慢的走吧。

 

立於一旁聽見季咸君的話語的屏翳君,就算季咸君不解釋,也能夠很清楚知道妹妹在想甚麼。

 

自己和妹妹被迫跨越虛海的那時候,因為發生的事情太過於恐怖,遠遠超過能夠承受的範圍,所以在無法接受之餘,太過於焦急,而做出了更加恐怖的事情。

 

深深憎恨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處於黑暗之中,找不到應該要前進的方向。

 

自己相信兩個徒弟可以的,一如自己和妹妹也終歸在黑暗之中也不感到迷茫與失措一樣。

 

(番外)曾經、現在與未來(1.4)

 

未來。黃海中心。五山。蓬山

 

「那麼您已經下定決心了嗎?」季咸君問的對象是收到了蓬山的通知,來到蓬山這個安全地帶的泰台輔。

 

「是,不管有多麼的難熬,我一定會堅持下去的,」泰麒的語氣肯定。

 

「這樣的話就開始吧,」季咸君清脆冰冷的聲線沒有變化。

 

只有屏翳君從季咸君使用玄術時會變成銀中帶紅的眼瞳中看出了擔憂。

 

因為泰台輔是黑麒麟,傳聞中只要有黑麒麟降生的國家,那麼就會帶來幸福。

 

這是由於黑麒麟比起其他顏色的麒麟具備了更為強大的力量,所以只要運用得宜,那麼就可以為國家中的黎民百姓帶來幸福。

 

只是,相對的,一旦濫用、誤用了這麼強大的力量,所帶來的毀滅也是非常殘酷的。

 

已經經歷過一次痛苦的戴國百姓,到時候又或是怎麼樣的結局呢?還能夠承受住這樣的苦難嗎?

 

又或者,隨著時間的更迭,等到人們都已經遺忘了這些波折之後,其實這一切都已經不再重要?

 

那個白髮紅眼的高傲君王,並沒有將所有一切的黑暗、汙穢都告知自己的半身。

 

依舊隱匿著的晦暗是如此的令人驚懼。

 

然而,收到碧霞玄君的翠鳥也是事實。

 

如果這就是上天的意志的話,那麼沒有違反的可能,也沒有違反的必要。

 

君王與台輔能否攜手走過屬於他們的考驗,並不難以得知。

 

從這十二國之中,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始終如一,就能夠一窺端倪。

 

只是,這是屬於他們的命運。

 

因為是構成命運的,是人。

 

人所選擇出的命運之路,向來殘酷無比。

 

會在甚麼時候繁華落盡呢?

 

聽著黑麒麟為了要能夠恢復自己所擁有的角、恢復自己所擁有的獸的本性,正在苦苦煎熬的悲鳴聲,屏翳君有著無限的感嘆。

 

是為了迎來將來的苦難所以現在在努力奮鬥嗎?

 

還是為了迎接即將來到的幸福才會努力不懈呢?

 

或許,這兩者都是答案吧。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