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之二千里鵬雛0

 

人啊,若是找到做為目標的『星辰』的話,

 

就能記住如何讓自己閃耀的方法。

 

變強吧!

 

正因為『星星』如此閃耀,才稱得上是『星星』啊!

 

其之二千里鵬雛1

 

雖然還沒有正式將個別演員的角色定下來,但今天是第一次的試裝。

 

試裝也包含在最終角色安排的決定中。

 

恭子看著與自己同樣入選的MO子與敦賀先生,眼神與舉止之中有著明顯的雀躍。

 

相對於恭子的開懷,另外一邊的場景卻不是那麼回事。

 

起因正是恭子一心嚮往的貴族女子的角色惹的禍。

 

「我說,就不能用簡化版的十二單衣嗎?」出聲的是導演之一的夏井川,「雖然穿上完整版的移動是沒有甚麼大問題,不過姿態可還不是普通的不。優。雅!更何況女主角後來還得穿著這十二單衣跳舞吧!?我一點都不敢想像那種場面!」

 

「這也難怪啊,完整版的十二單衣,可是重達十來公斤,確實很難優雅的起來!」香坂看似附和,卻與夏井川持反對意見,「不過這就和原劇本的精神相違背了!為什麼得要屈就別人簡化過的十二單衣,按照原來的不行嗎!?而且玲好不容易把這麼多套完整的十二單衣弄到手!」

 

香坂劈哩啪啦的說詞,就像是要和夏井川作對一樣。

 

「怎不想想這些十二單衣的價格啊!」夏井川又說,「光想到如果損壞或有遺失,把全部的製作費拿去賠都不用夠,這樣的話,還拍得下去嗎!?」

 

「你們兩個要吵去別的地方吵,」一旁冷冷的說話的是月掬老師,「沒看到演員都在看了嗎?萬一把人家嚇跑了,還得要重新找人呢!」

 

「都是因為你寫的劇本的關係!」夏井川與香坂突然之間站在同一戰線,不過又隨即針對對方展開唇槍舌戰。

 

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一旁的演員們都面面相覷著。

 

「不用搭理他們,很快就會有結論的,」不知道甚麼時候出現的女性這麼說。

 

其之二千里鵬雛2

 

看著眾人的疑惑,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束著簡單俐落的馬尾,有著一張瓜子臉的瘦高女子自我介紹著,「我是今川影視負責這次拍攝企畫案的野野宮,至於那個,」指指還在爭論不休的三人,「那可是今後拍攝會常常出現的的場面,大概已經是今川的特產了,無視就可以了。」

 

「果然有兩個導演,還有兩個製作人是多頭馬車吧,」一旁的某女性演員鼓起勇氣這麼說,「至少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參與過這樣的陣容。真的不要緊嗎?」

 

「這樣不是也很有趣嗎?」野野宮笑笑,「比起殺青之後還得重來一次,不如就一次痛快的痛苦吧。如果想要退出,現在還來得及唷,今天只是試裝。等到定裝、正式簽約之後,就無法反悔了。而且開拍之後,要有很多的心理準備才行。。。」

 

眾人都聽得出來野野宮的言下之意是,如果不想參加,別人可是搶著要參加的!

 

「今川的吵架三人組是名場面唷,這之後還可能會有更糟糕的情況發生,要是忍不下去就趁早退出,以免浪費彼此時間。而且還得因為正式開拍後,因為已經簽約而賠上毀約的聲譽毀損與金錢賠償。如果有經紀公司的話,所屬經紀公司的旗下藝人以後都是拒絕往來的,」野野宮的話說得很重,「這一點已經有向各位的經紀公司提過了。正式簽約的時候,契約書上也會詳細載明相關的要點。你們應該都已經拿到基本契約內容的參考副本了吧。」

 

野野宮的話並沒有甚麼不對的地方。

 

今川挑人挑得很厲害,但是卻也有不少人擠破頭拼了命想參與今川的拍攝。

 

而且,吵架並沒有波及到演員這一邊,只要等待結果出爐就行了。

 

但吵架的內容也並非與自己無關,尤其是女演員們更是如此。

 

其之二千里鵬雛3

 

因為在決定角色並正式簽約後才會拿到劇本,今天的試裝也只是受通知到場而已。

 

來到試裝地以後,女演員們才發現要穿的服裝居然是正式的十二單衣。

 

層層疊疊的衣物不但只有十二層,整體的重量還重達十來公斤。

 

這也難怪為什麼第一關就要有負重的體能測驗了。

 

同時也並非是全部的女演員都到場。

 

女演員的部分只有當初通過負重測驗的人們到場而已。

 

另外一邊的話題已經爭論到是否要直接用CG後製處理,而不用穿正式的十二單衣了。

 

在此同時的恭子卻非常的興奮。

 

剛剛穿著的衣服是真品呢!

 

雖然以前在旅館工作的時候,又或者後來在做拉不密部的工作時曾經穿過和服,不過那些比起今天的十二單衣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假貨與真品了。

 

好的和服是非常昂貴的,而做工繁複、層層疊疊的十二單衣更是昂貴。

 

質感完全不同。

 

「玲,讓他們去吵,先繼續下面的試裝吧。光是穿脫十二單衣就花了不少時間吧,再延遲下去,恐怕到明天天亮還在這裡糾纏,」野野宮催促著一旁一臉無奈的服裝總監-夏井川 玲,同時也是夏井川導演的妹妹。

 

「真是抱歉呢,春姐!我哥那個愛和對方對槓的老毛病又犯了!」玲說。

 

「他們三個只要在一起工作,哪一次不是吵成這樣,哪一天不吵才奇怪,」野野宮見怪不怪。

 

在野野宮的指示下,玲很快就安排自己所負責的服裝管理的各人員開始試剩下的服裝。

 

而吵得火熱的三人,在吵架的同時也還不忘看正接續進行的試裝結果,同時也作了更進一步的紀錄與意見交換。

 

而最關鍵的究竟是否要穿上真正的十二單衣,眾人也很想知道,究竟是否得像古人一樣做到這件事情。

 

如果是真的,那可真不是普通的考驗啊!

 

其之二千里鵬雛4

 

「早!」蓮和社一起在隔天又前往試裝的地點,和在路上遇見的工作人員打招呼。

 

「早!敦賀先生果然很準時呢!」工作人員笑笑,「進去的時候請小心不要踩到地上鋪的墊子,因為十二單衣的和服很昂貴的,要小心保護!還有正在拍攝中,也請注意音量。啊,還有,因為正在拍攝中,所以今天的試裝會再晚一點。」

 

「拍攝中?」作為經紀人的社問,「沒聽說有拍攝計畫呢。」

 

「就是昨天月掬老師和導演們不是到最後都還在爭論不休嗎?雖然今天本來就要公布演員的名單表了,但還是有一部分的試裝是延到今天才能夠完成,」工作人員說,「不管怎樣,這是昨天你們收工以後臨時決定的。然後,就突然有了拍攝計畫。」

 

工作人員一臉苦澀,「可要有心理準備唷,這是標準的今川風格。一想到甚麼就馬上去做,可整人了。」

 

「這樣啊!」社與蓮雖然仍舊有些不明所以。

 

「啊,你們上去看看就知道了,不過要注意不要踩到地板上的東西,還有拍攝中請注意音量!」工作人員再次吩咐,然後就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社與蓮面面相覷,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

 

說起來這是蓮第一次接下與今川有關的工作呢。

 

先前雖然也不乏工作機會,不過今川的工作卻是一個也沒有。

 

「就是這個吧?提醒我們別踩到的,」社看著沿著走廊鋪展開來的保護用的柔軟墊子,從換裝的地方一路延伸到攝影棚裡。

 

如果注意看的話,通往這層攝影棚的電梯與上下的樓梯都有工作人員在確認身分。

 

剛剛自己和蓮上來的時候,也是確認過身分才得以靠近這邊的。

 

保密措施嗎?

 

應該是吧。

 

還有些疑惑的社和蓮在這時候聽見了身後傳來衣料摩擦的聲音。

 

普通的衣服應該不會發生這樣的聲音吧?

 

往後一看,也著實被嚇到了。

 

其之二千里鵬雛5

 

氣質高雅出眾的女性身著墨黑色的唐衣,雖然臉上的打扮不是平安時代的流行妝容。

 

社想起了昨天爭論的內容之中,有一點就是這個的問題。

 

因為若是按照考據,平安時代的貴族女性,是得拔掉眉毛,再畫上一直線粗眉,還得染黑牙齒,但畢竟與現代人的審美觀差異頗大,那麼眼前的女子的妝容,就是昨天的結論了嗎?

 

「早安,今天也要麻煩了,」穿著墨黑色的十二單衣的持扇女子笑著對站在自己眼前的社與蓮說

 

果然好美!

 

就連聲音也這麼輕柔婉約,好像要往骨頭裡面侵蝕的溫柔甜美。

 

社看傻了眼,做不出任何的反應。

 

蓮倒是很快的回答,「早安!」

 

應該說看慣了作為世界第一專業模特兒的母親的美貌,對這樣的女子也有抵抗力了吧。

 

「請再稍等一會,這是最後一次了!」女子又說,然後就繼續往攝影棚裡面走。

 

攝影棚裡是有很多器材與電線的,所以女子也只有走在已經為他開好路的保護墊上,一路往鏡頭前而去。

 

只是,那布景是怎麼回事!?

 

社有些看傻了。

 

「綠幕(green screen),」蓮在攝影機啟動之前說,「用視覺特效來合成的拍攝手法。可純粹看演員技巧了,只有提點景物高度的提示點呢!」

 

蓮的心中也有躍躍欲試的感覺。

 

至今的拍攝工作,不是利用棚內的布景搭設,要不就是到實際的場景中去拍。

 

這樣完全利用綠幕拍攝的工作也是頭一回呢!

 

不過蓮的話,社沒有聽進去。

 

因為看著女子的身姿時而優雅的移動,時而宛若化為鬼神一般。

 

雖然只有一個人在演繹著角色,目光與情感卻完全被牽動了,根本無法移開,只能緊緊跟隨!

 

雖然拍攝的時間長度並不長,但是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劇中角色的感情與情緒的起伏。

 

其之二千里鵬雛6

 

「好,」兩位導演同時說出這句話,「辛苦你了,千!」

 

被稱為千的女子一邊從攝影機前退出來,一邊說,「那麼我就可以收工了。」

 

「嗯,」兩位導演點點頭,然後對著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來試裝的男女演員說,「久等了,那麼繼續昨天未完成的試裝吧!」

 

「剛剛那位是千 雪子吧?」有人眼尖的認出來,「是女主角嗎?」小聲的猜測。

 

不過這樣的猜測卻沒有得到回答,夏井川和香坂都沒多發言。

 

女演員這邊雖然因為女主角的角色可能會被搶走,但仍舊繼續進行試裝。

 

「春姐,待會要麻煩你開車帶我回去囉,」一個非常開朗的、似曾相識的聲音在一旁說著,「我家那口子這時間沒辦法來接我。」

 

聲音是剛剛裝扮成貴族女性的千 雪子。

 

兩歲就以拍幼兒用品與奶粉出道,然後一直從事演藝工作,也有不少的作品,直到十六歲與圈外人的丈夫閃電結婚後息影,從此就鮮少再聽過他的消息。

 

上次在媒體前大幅度曝光,是因為拍攝了獨幕劇『銀色的狐狸』。

 

已經卸下剛剛妝容的千 雪子,雖然和過去電視、報紙上常見的模樣有些不同,而是留著大波浪捲的褐色頭髮,戴著搭配服裝的帽子,還有相搭配的太陽眼鏡,以及穿著高跟鞋,非常明艷動人。

 

這是千 雪子在上回『銀色的狐狸』播出後接受訪談的樣子。

 

那麼這回也要參與工作嗎?

 

不僅僅是女演員們,男性的演員也起了不小的騷動。

 

不過做為騷動來源的千 雪子,無視於眾人的好奇目光與竊竊私語,和今川製作的負責人野野宮小姐說起話來。

 

其之二千里鵬雛6

 

「打擾一下,」千不知道甚麼時候走到蓮的身邊。

 

「您好,」蓮首先反應的是千除了在演藝圈是自己的前輩以外,在引退之前,也是屬於LME經紀公司的一員,與前輩之間必要的禮節是應該要被遵守的。

 

「你就是敦賀蓮了吧?」千笑得燦爛,「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幫我簽名呢?我兒子很喜歡你呢!」

 

「沒問題,」蓮點點頭,爽快的在遞過來的簿本上簽名。

 

「真是謝謝你了!」千開心的道謝,正待多說甚麼,卻被打斷。

 

「千,那麼這次的單回十分鐘共三回的獨幕劇,後製完成後再給你一份,」走過來說話的是香坂,「會搭配主題曲做成首版宣傳用的PV。」

 

「這些麻煩事和春姐商量就行,」千說,「還有別老叫一個已經引退的人出來演戲!真是受不了呢!」語氣中有著抱怨。

 

「你也玩得很開心吧,」香坂說,「不考慮再回來嗎?」

 

「我現在不也正在做很有趣的事情嗎?」千的語氣中有著香坂知道,而蓮與社都沒聽出來的玄機,「我只不過是想證明,想要做還是做得到的而已。」

 

「還有,」千又說,「別突然把人找來做這種熬夜的拍攝工作!熬夜是肌膚的大敵呢!我也該告辭了,這裡沒有叫做千 雪子的女演員可以做的事情了!我本來就是來幫你們試裝的!」

 

「下次幫我拍一部獨幕劇吧!千現在對獨幕劇很著迷吧,」香坂不肯死心,「所以才會這麼短的時間裡面就搞定這三幕!」

 

香坂的話聽在蓮與社的耳中,是在稱讚千的演技,但香坂與千都知道並不完全是那麼回事。。。!

 

之所以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把長達數集的劇本改編成總長為三十分鐘的獨幕劇是有緣由的。。。

 

「先說服我家那口子,我就答應你,」千把問題丟給了不在場的人,「我先走囉,這裡等下會引發大風暴呢,我可不想被捲入。」依舊是語帶玄機。

 

一旁的蓮與社聽著千與香坂的話,心懷疑惑,卻直到千離去之前都沒有機會詢問。

 

其之二千里鵬雛7

 

果然。。。,是一場大風暴呢!

 

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的事情了吧!

 

全員試裝完畢之後,整個早上都沒有出現的月掬老師在千 雪子離去之後過了一陣子才姍姍來遲。

 

隨後公布的角色分派表,正是引發風暴的原因。

 

男主角的部分在眾甄選者的眼中,理所當然是由蓮,這是炙手可熱的男明星獲得。

 

但女主角是怎麼回事!?

 

重要的女主角的角色,不是千 雪子,也不是其他的女演員,而是可說還是藝能界新人的京子獲得?!

 

明明看起來是這麼不起眼啊!

 

明明不是還沒有正式出道嗎!?

 

為什麼!?

 

「一定是因為他是LME經紀公司的關係吧。」竊竊私語。

 

對於京子能夠獲得這個角色,蓮和社都衷心的為他感到開心。

 

奏江雖然有些不服輸,不過藝名為京子的恭子的努力,自己也看在眼中,所以也為恭子感到開心。

 

但其他的演員們,尤其是沒有能夠獲得青睞的其他女演員都對此感到懷疑。

 

「甄選到此告一個段落,角色分配表和合約書隨後會送到各位的經紀公司去,」似乎是跟著月掬老師回到攝影棚的野野宮說,「同時也會附上角色在劇本中大致的角色形象、設定與對白供各位參考決定。考慮完成後,請在從今天起的三天內讓經紀公司完成相關手續送回來。若是沒有所屬經紀公司的人員,請主動在三天內跟我連繫。正式簽約後,就會安排進一步的相談與工作內容,當然還有正式的劇本也會給大家。」

 

「如果有問題,也歡迎來問我,」野野宮停頓了一會又補充,「不過如果是對角色分配有質疑,這是導演、製作人與編劇的主觀認定,就不必來問了。」

 

於是各自的角色分配在這一瞬間已經拍板定案。

 

是否能夠接受呢?

 

就算心理無法接受,但現實的層面也還是不會改變。

 

算了,反正今川的拍攝是出了名的刁難演員,而且撤換演員毫不客氣。

 

也有發生過已經殺青,卻又抽換演員的情形。

 

那個小丫頭一定無法堅持到最後的!

 

其之二千里鵬雛8

 

啊啊,一開始就豎立了敵人了啊!

 

恭子注意到四周其他女演員的目光,感到無可奈何。

 

但這件事情並沒有停留在恭子的心中多久。

 

畢竟過去因為尚的關係經常被身邊的女性欺壓,甚至也非常熟悉各種欺凌的手段,這些事情自己早就已經很習慣了。

 

也由於這樣,恭子並沒有想太多。

 

滿滿占據恭子心思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雖然自己做為女主角這件事情,上次在月掬老師到LME拜訪的時候就已經被告知有這樣的可能性,但是這麼明確的確定,心中的情緒還是久久難以平復。

 

除此之外,能夠和敦賀先生同台競演!

 

這好像是在做夢一樣。。。!

 

恭子看著角色分配表難以置信。

 

心飄飄然。

 

這是自己第一次接到主演的工作吧!

 

一切都還不怎麼成熟,還沒有能夠接到很多工作的自己,突然之間得到了主角的角色!

 

這真的是太好了!

 

在野野宮宣布了所有的演員分配以後,恭子滿心歡喜。

 

而且,不只是敦賀先生,自己的第一個好朋友-MO子這回也會和自己同台演出呢!

 

一直處於飄飄然的心情狀態的恭子在回到LME之後,就像是突然被打入地獄一般,露出非常頹喪的表情。

 

在恭子眼前的是正式的合約書與角色的相關文件。

 

確實有這麼回事吧?

 

關於這齣戲的內容,以及女主角在當中的角色。

 

MO子確實跟自己說過,「月掬老師擅長的是玄幻的愛情劇。」

 

在愛情劇中加入了玄幻的因素,所以才會主要在夏季時上映。

 

但。。。

 

自己只記得這是自己第一次能夠爭取到女主角的位置,卻完全忘記了,女主角的戲分牽涉到了愛情。

 

「月掬老師的愛情戲往往都是以女主角的部分占了整部戲劇的要角,」當時MO子確實是這麼說的吧。。。?

 

然而,自己一直以來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月掬老師與寶田社長似乎也不只一次的提點過自己這一點。。。!

 

自己的選擇性失憶症還真是可怕啊!

 

是啊,做為女主角的自己,有那個自信可以表達得出愛情的戲分嗎?!

 

其之二千里鵬雛9

 

「我知道京子小姐是屬於LME的拉不密部的,」電話那頭是月掬老師,「因為缺乏愛,所以部名才會取為LOVE ME吧。」

 

「既然如此,還是選擇他作為愛情劇的女主角嗎?」電話這頭是接獲了角色分配消息的寶田社長。

 

寶田社長不僅非常擔心恭子的狀況,同時也是因為與曾是LME一員的月掬老師相當的熟稔,才會如此的煩憂。

 

「如果他做不到,後續會很麻煩吧?」寶田社長一邊輕敲著桌子一邊問。

 

「因為其他的演員恐怕做不到吧,」月掬老師說,「劇中角色的反差度可是很大的。從貴族到平民,甚至是妖異,都是由扮演女主角的演員一個人擔綱演出。我們可是挑了又挑,才做出這樣的決定的。」

 

月掬老師又接著說,「而且合約裡面雖然有演員臨陣脫逃的懲處條例,不過那是演員罷演的時候才會成立的。被導演開除,可不包含在內。」

 

「即使是這樣,我還是覺得太過於莽撞了,」寶田社長一邊皺起眉一邊說。

 

「雖然有一部分是因為他是LME的一員,所以才讓我更加下定決心排除眾議選擇他,畢竟之前受到社長您太多的照顧了,」月掬老師回答,「不過實際上讓我不改變心意的,是那天我去LME本社見敦賀先生和京子小姐,面對面談過、問過後才讓我有了這樣的決意。」

 

「是嗎?」聽著月掬的話,寶田社長也在思索著。

 

「不過您不怎麼擔心敦賀先生呢,」月掬老師暫且轉移了話題,「是因為敦賀先生有了明顯的改變的緣故嗎?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敦賀先生也應該要加入拉不密部中才是,不是嗎?」

 

「你說的話,我無法反駁,」寶田社長的回答意味深長。

 

其之二千里鵬雛10

 

「這之前的話,敦賀先生是絕對接不到今川的工作的,社長您應該也很清楚,」月掬老師說著,「因為愛太淺薄了。雖然表情與各方面可說是完美無缺,但是就像是蓋上了一層輕薄的假象一樣,沒有辦法直接感受到愛。即使工作上沒有瑕疵可以挑剔,不過,實際上那只是虛偽的東西而已,不是嗎?」

 

月掬老師又說,「不過,在『DARK MOON』中,敦賀先生的演技確實是進步了呢,可以感受到那可是真實的愛。雖然還有其他的徵選過程的分數,不過嘉月與美月之間的禁忌之愛中敦賀先生的表現,就是決定的主因。」

 

「至於女主角,則是我那天來訪談過後,才真正定下來的。」月掬老師又把話題拉了回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失去了愛人的心意,才會讓京子小姐進了LOVE ME部,不過他也在改變唷,這一點,社長是知道原因的吧?」

 

語末是問句,不過卻也非常的肯定。

 

對於月掬老師的問句,寶田社長選擇了沉默。

 

「放心吧,我是不會多說甚麼的,這一點社長不也是知道嗎?」月掬老師的聲音有著明顯的笑意,「只是,如果我推波助瀾的話,社長不知道有沒有意見呢?」

 

「我是不介意,這樣對那兩個人而言,或許都是一件好事吧,」寶田社長說,「都被過去困住了,如果接下這次的拍攝工作,可以讓他們都有所成長那也是再好不過。不過,你為什麼會知道呢?」

 

「這個啊,要說這幾年我學到甚麼最多,大概就是看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吧,」月掬老師說,「比起當演員的那時候學到更多,觀察入微,體會人心,這樣才能夠成為一個好作家。這可是大師告訴我的呢!」

 

「大師啊!」聽著月掬的話,寶田社長的心情也有些輕鬆起來,「你就是被那個大師拐走的,結果就少了一個好演員呢!」

 

「不過,卻多了一個偶爾還會回去演演戲的劇作家,不是嗎?」月掬老師說。

 

其之二千里鵬雛11

 

大概是因為提及了做為演員的往事,月掬老師停頓了一下又說,「說起來,那時候社長也曾經反對過吧。因為社長是真切關心著LME旗下的每一個藝人的。」

 

「總不能明明知道眼前是懸崖,卻還是不阻止吧,那時候可真是鬧了個轟轟烈烈、沸沸揚揚啊!」寶田社長也想起了當時的事情,「不過,他們兩個的事情也得謹慎才行,不小心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當時社長本來以為是懸崖的地方,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然後就這樣走到了今天,不也很好嗎?」月掬老師淡淡的反駁說,「那兩個人。。。,應該說,未來會怎麼樣是無法預料的。」

 

月掬老師接著說,「確實是很可怕的,但幸好當時即使社長持反對意見,卻還是支持著,所以才能夠平安順遂的走到今天。那兩個人,也需要社長的大力支持。」

 

「這點就用不著擔心了,」寶田社長笑了,「總歸,只要有滿滿的愛,又有甚麼做不到的呢。不過,沒有打算要公布你的身分嗎?還是隱姓埋名呢!」

 

一邊這麼說著的寶田社長一邊翻開手上的書,「我剛剛拿到了新出版的書,還是跟那時一樣,沒有說清楚呢!」

 

「嘛,這樣不也很好嗎?哪一個身分都是我,哪一個身分也都不是我,」月掬老師在電話那頭笑了,「有趣的是,這麼久了,都沒有人聯想到呢!這與敦賀先生又不太一樣了。」

 

月掬的話中暗示了甚麼,卻沒有說明白。

 

寶田社長也沒有追問,因為答案彼此都心知肚明,而且這並不是甚麼可以在電話中大聲嚷嚷的真相。

 

「風要吹起了,」月掬老師為這通電話做了結尾,「和那時一樣,我感覺到了風即將流動的預兆。我很期待呢,社長!如果順利的話,那麼這回會颳起甚麼樣的風來呢?」

 

「是啊,從以前開始,你就是這樣的人呢,總是先一步感受到,」寶田社長接下月掬老師的話語,「我也很期待,這回刮起的是甚麼樣的風,又要往哪裡吹去呢?」

 

其之二千里鵬雛12

 

「京子還在猶豫嗎?」這是社先生在回到屬於自己這樣的藝人的經紀人專屬的部門時所聽到的消息。

 

「是啊,今川的野野宮小姐剛剛來電話確認詢問合約書是不是漏掉了,因為他們那邊收到的合約,和他們發給我們的合約書不相符。野野宮小姐說還以為其他的合約書會同時送過去,卻只有收到除了京子外的合約,問我們是不是漏了。諧星部椹主任是說京子還沒有給一個明確的答覆,大概是第一次接到這麼好的工作,所以臨陣退縮了吧,」與社先生同部門的人說。

 

「如果放棄的話就真的太可惜了,」另外一個正埋首工作的同事抬起頭來這麼說,「就連大名鼎鼎的敦賀蓮也是第一次接到今川的工作呢!而京子現在明明還不能夠說正式出道,卻想推掉這麼好的工作機會,實在太可惜了!」

 

「這回不接的話,下次說不定就沒有相同的機會了!如果能夠順利拍攝完成,今川那邊到最後都沒有換角的話,把這次當作京子出道的代表作,也沒有甚麼不可以。因為這可是一出道就成名了啊!即使沒有能夠抱回每年的戲劇大獎,但只要接了這份工作,相信之後的工作會源源不絕的來,這就是今川的魅力呢!」辦公室的人們接二連三的加入話題。

 

「沒錯,」另外一個人又說,「今川對拍攝工作的挑剔可是出了名的了,只要能夠接到今川的工作,哪一個不是馬上簽下合約的!尤其京子到現在為止還是個默默無名的藝人,有甚麼途徑比加入今川的工作還要更快成為真正的藝人呢?」

 

「這倒也是,」社一邊隨口附和著眾人的話,一邊想著京子的事情。

 

是不是應該要去勸勸京子呢?

 

這確實是個從天上掉下來的好機會啊!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