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18.0)

 

深深地,深深地,

 

想刻畫在誰的心裡,

 

成為我曾經活著的證據。

 

第十八章(18.1)

 

眼前一片模糊,就像是失去了焦距一樣,甚麼也看不清楚。

 

終究還是被擊中了。

 

可以感覺得到血流出了自己的身體之外,然後滴落著。

 

同時感受到另外一股陌生的不熟悉感,卻又十分的熟悉,就像是一直陪伴著自己,但又不曾與自己見面一樣。

 

是誰?

 

耳邊的聲音也和視線一樣模糊了,沒有辦法判斷、分辨影像與聲音。

 

一切都混濁不清。

 

煒彤感到十分的痛苦,就像自己的身軀被誰所侵占、被誰剝奪了主導權一樣。

 

是誰?

 

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

 

甚麼?

 

原本模糊的景象又開始清晰了起來,就連外界的聲音也逐漸清明,但自己就好像是旁觀者一樣,身軀不受自己的控制,只能旁觀著不是受自己主導的世界。

 

被風音擊傷的煒彤感到的異變不只於此,體內有甚麼被封閉的東西被打破了,那個巨大的碎裂聲響恐怕就是造成現在自己所感受到的一切的來源。

 

是甚麼不應該被打碎的封印嗎?

 

有個東西從那個封印中出來了,前所未見的威力強大的物品。

 

是甚麼?

 

煒彤驟然想起一個曾經在自己的耳邊低喃著的聲音,那是自己幼年時曾經聽過,在自己落到人界的那個夜晚又再次聽見的聲音。

 

是那個聲音的主人控制了自己嗎?

 

不是他,這點自己可以肯定。

 

那麼究竟是誰?

 

非常熟悉的感覺、非常親近的感覺,卻是自己不曾聽見過的聲音。

 

是誰?

 

只是現在的自己卻無法動彈,像是被甚麼東西束縛住,只能透過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耳朵、自己的感官感受到外界的一切。

 

而聽見煒彤聲音與往昔不同的神將們則是保持了高度的警戒心。

 

怎麼回事?

 

六合和騰蛇面面相覷,弄不清現在的狀況究竟是怎樣。

 

在自己眼前擁有小孩子模樣外貌的,確實是赤狼煒彤沒錯,但散發出的氣息和所說的聲音卻又不是煒彤。

 

怎麼回事?

 

第十八章(18.2)

 

「道反。。。,」是煒彤同時又不是煒彤的小孩子目光凜冽地看著立於一旁的風音,用著如水清澈卻又嚴厲無比的聲音這麼說。

 

風音的臉色一沉,雖說是由於自己的緣故使得眼前原本是狼,現在是人的妖異受傷,然而叫喚著父神的神名的聲音帶了深沉苛責的意味,就連看著自己的眼神也不例外,那可不是甚麼友善的神情。

 

不過還是勉強忍耐了下來,畢竟是由於自己的緣故才讓對方受傷的,只是心有不甘。

 

是啊,就算是自己誤傷了對方又如何呢?

 

妖異本來就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人所居住的世界裡,更何況對於自己的父神如此的無禮。

 

這麼想著的風音滿腦子只想到對方的不應該,卻也忘記了,守護著道反聖域的守護妖也是屬於妖異。

 

不滿之情溢之言表。

 

道反的守護妖烏鴉-嵬聽見對方的言詞率先發難,「無禮之徒,不給你一點教訓怎麼行!」

 

對於道反的守護妖而言,創造出自己的道反大神可說是這世界上崇高無比的神祇,就算寶貝的公主莽撞在先,但是怎麼能夠容得下有誰對於道反大神的侮慢呢!

 

絕對無法接受!

 

嵬以一貫的衝動下定決心了,只是小小教訓一下就好了。

 

看似沒有防備的煒彤在嵬發動攻勢的時候,仍舊沒有動靜,就像是沒有察覺嵬的意圖一樣。

 

風音、眾神將和昌浩因為把注意力放在有著人類小孩外貌的煒彤身上,所以也沒有特別注意到嵬的動靜。

 

就在嵬張開翅膀、張牙舞爪地對煒彤展開攻擊的時候,卻在離煒彤兩步的距離不知道被甚麼擋下,接下來眾人只看見嵬被遠遠的打飛落地,想要努力掙扎地爬起,但無力,只能拍著翅膀掙扎,模樣狼狽不堪。

 

「果然是道反的做法啊。。。!」侵占煒彤身體的聲音以著誰也聽不見的音量低喃著,語調中有著異樣的情緒。

 

第十八章(18.3)

 

「嵬!」風音見狀立刻驚呼出聲,然後連忙上前查看守護妖的傷勢,「你竟敢!」

 

見到嵬受傷的風音怒火攻心,已經完全忘卻剛剛自己所做的事情-沒有經過任何的確認就攻擊對方,想要再一次展開攻擊。

 

昌浩與眾神將也被煒彤的舉止與散發出的氣息嚇了一大跳。

 

剛剛完全沒有觸碰到道反的守護妖吧?

 

明明距離還有兩步左右啊!

 

嵬是道反的守護妖,雖然只是一個小妖,但是力量也不容小覷,這麼簡單的就打飛了嗎?!

 

那麼剛剛為什麼會被風音打傷?

 

而且散發出的氣息是怎麼回事?

 

雖然極端的不穩定,那是一股力量非常強大的、不容忽視的力量。

 

不過和煒彤原來的氣息全然不同。

 

那是一股更為純粹的、更為強大的存在,有別於赤狼的火之氣息的力量。

 

「手上拿了甚麼東西嗎?」騰蛇觀察著被另外一股更為強大的氛圍籠罩的煒彤,想要找出改變的原因何在。

 

「像是笛子,」昌浩也把注意力關注在煒彤手上的東西,低語。

 

「真是可惡至極,」因為嵬被打傷而感到憤慨的風音已經動手。

 

一旁的六合感到無奈想要攔阻。

 

真是莽撞,還沒有弄清楚對方手上究竟拿了甚麼東西呢,而且在風音不明所以的就打傷煒彤之後,嵬也接連攻擊。

 

站在煒彤的角度來看,是自我防衛,並沒有主動攻擊,風音這麼莽撞會和道反的守護妖-烏鴉一樣出事的。

 

即便六合阻止了,還是無法讓風音打消行動的念頭。

 

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風音是神之女,道反大神與道反巫女的女兒,擁有的真正力量原本就能夠凌駕於敬陪於神之末座的十二神將的能力。

 

而且,風音原本就是下定了決心就不會讓其他的誰動搖的。

 

在六合不注意的時候,風音對著煒彤再一次地出手了。

 

第十八章(18.4)

 

煒彤卻依舊沒有閃躲的意思,只是就著手上的東西吹奏起莫名的曲調。

 

曲調鏗鏘有力,卻又異常的柔和。

 

明明是兩種兩相矛盾的音調,卻又異常的交融悅耳。

 

音律之中同時也隱藏著強大無比、令人不敢小覷的威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無視於風音攻擊的煒彤,只是靜靜地、不受干擾地吹奏著。

 

聽見曲調的風音原本不以為意,只是在距離煒彤還有不短距離的時候驟然停下腳下的步伐,瞪大眼睛看著吹奏著甚麼東西的煒彤。

 

就像是看見了甚麼恐怖的東西一樣,不,更正確地來說是被甚麼東西捕抓住露出驚恐的神情。

 

就連呼救、呼叫的聲音也發不出,只能目不轉睛的呆視著煒彤的方向。

 

在煒彤體內,因為身體被控制只能看著眼前事情發生的煒彤,也覺得很驚駭。

 

那是即便在赤狼的異界之中也看不見的光景。

 

赤狼是光,相對於光,也潛藏著黑暗。

 

有多少的光亮就會帶來多少的黑暗。

 

光明與黑暗同時並存。

 

然而,自己也沒有看見過那麼樣的深沉的汙穢,只是為什麼呢?

 

這樣的黑暗居然向那個與道反相關的存在,隨著笛聲毫不猶豫的襲擊而去?

 

就像是認定了目標、鎖定了方向一樣,為什麼?

 

是因為笛聲的引導嗎?

 

不。

 

聲音之中並沒有這樣的暗示,那麼究竟是為什麼?

 

黑暗並不會選擇攻擊的對象,反而是會毫無差別地吞沒所有一切的存在。

 

「是神的黑暗,」煒彤聽見那個侵占自己身體自主權的聲音,用著清澈如水,略微和緩的口氣這麼說。

 

和剛才的嚴厲並不同呢,而且昌浩大人和其他在場的神將們似乎並沒有聽見,只是有些擔憂的看著、呼叫著那個似乎與道反關係非常密切的女子。

 

第十八章(18.5)

 

「你是誰?」煒彤有點戰戰兢兢地開口問著聲音的主人。

 

戰戰兢兢不是因為害怕,而是自己已經猜想到了。

 

是啊,答案不是已經非常明顯了嗎?

 

就算聲音的主人不回答自己,答案也非常明顯了。

 

撇開自己對於這個清澈如水,時而嚴厲,時而溫柔的聲音的熟悉感不說。

 

赤狼是純粹的火,就算是猼狼是風與火併存的赤狼,但構成的火是非常純粹的,沒有甚麼黑暗可以任意地入侵,也沒有甚麼黑暗可以無損地離去。

 

而自己的身上異於本身的存在只有兩個,一個是燊弈和自己交換的『樸縕,而另外一個是母親遺留下來的『絳赩』。

 

那個聲音並不是燊弈的聲音,那麼就只剩下一個可能性了。

 

是啊。

 

原來是如此清澈如水,如此嚴厲威嚴,也如此溫柔無比的聲音嗎?

 

自己所思思念念的,就是這樣的聲音嗎?

 

另外一邊的六合感覺到有甚麼不對勁的事情正在發生,「風音!風音!」

 

六合連聲呼喚,卻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已經停下腳步與動作的風音就像是凍結一樣被釘在原地,無法動彈也無法回應。

 

昌浩與眾神將們也發現了這點,也替風音著急著。

 

眾人之所以只能乾著急,不能上前的緣故,是因為有著人類小女孩外貌的煒彤不曾停下手中的吹奏。

 

忽而輕緩、忽而快捷,不管是哪個各有不同巧妙的樂音,具備有非常大的威力。

 

這樣的威力形成了一層結界,阻絕著眾人前進的腳步,也困住了風音。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年輕的聲音突然出現,是在安倍邸的晴明。

 

坐在安倍邸之中等待著昌浩與眾神將歸來的晴明也聽見了這個悠揚的曲調。

 

這個好似有穿透力與傳達力的曲調讓晴明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預感。

 

這個預感好壞兼具,也同時感到非常詭異。

 

這個在半夜的騷動中驟然響起的音樂似乎可以傳達得非常遠。

 

第十八章(18.6)

 

因為聲音是如此的清晰,就好像是在自己的身邊吹奏一樣,但不要說安倍邸本身,就連附近也沒有誰在吹奏著。

 

美妙的音韻通常只會出現在宴會之中,然而時間是三更半夜,萬籟俱寂的深夜,若要說有宴會,那也早已經結束了,怎麼會有人還在吹奏呢?

 

再說,似乎並不是誰都可以聽得見。

 

因為安倍邸之中的其他人只有彰子公主因為聽見了這樣的樂音而前來自己的寢所詢問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情。

 

而沒有靈力的露樹,還有只有些許靈力的其他家人,並沒有任何的動靜。

 

是誰?又是什麼在吹奏?

 

不曾稍停的樂聲之中帶著非常明亮的感覺,就像是白晝陽光的亮晃晃的感覺一樣。

 

不過卻隱藏了一絲晦暗不明在其中,就像是普照大地的日光被層層的雲朵所覆蓋了。

 

感受到這股混沌不清的存在的晴明這時才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好像是被困住許久時間的東西掙脫了束縛開始向前進,會是甚麼呢?

 

會和自己所看見的景象有所關聯嗎?

 

而從今晚開始就騷動不已的現象似乎也因為這個聲音止息了下來,但卻又過分靜寂了,就好像風完全停滯、停止了一樣。

 

所以雖然其他的神將阻止自己使用離魂術前來查看,自己還是不顧一切地來了。

 

晴明看著已經變成人類小女孩外貌的煒彤思考。

 

煒彤所散發出來的身上的氣息,並不是自己熟悉的,而煒彤現在手上正在吹奏著的東西,恐怕就是自己所聽見的聲音的來源吧。

 

只不過現在是甚麼情形呢?

 

晴明盯著看的是看上去意圖掙扎,不過仍舊一動也不動的風音。

 

被甚麼東西纏上了嗎?

 

晴明拿出袖中的符咒想要幫忙風音解開身上的束縛。

 

只是為什麼呢?

 

不管如何,風音可是道反之女、神之女,擁有的力量可以凌駕神將,這麼輕易地就被困住了嗎?而且是憑藉著一首曲調?

 

再說昌浩和其他神將似乎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這是怎麼回事?

 

第十八章(18.7)

 

樂音驟停,「不用白費力氣了。」發出聲音的是先前吹奏著甚麼,現在停下的煒彤。

 

晴明的神色一凜,大大不對勁。

 

自己曾經聽見過的煒彤的聲音,是輕柔明亮的聲色,而眼前的煒彤所發出的聲音卻是清澈如水、卻是如此嚴厲。

 

就連看著自己的眼神也大不同。

 

看著自己和昌浩的神色之中沒有了原先的柔和與哀傷,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嚴厲與無情,就像是高龗神這樣高傲的神祇的眼神。

 

還有氣息也不一樣了。

 

包圍著煒彤的氣息雖然和煒彤曾經散發出的氣息非常的神似,那是如火般的氣息,但也不同,就像是不同的存在一樣。

 

如果不曾見過煒彤變成人類小女孩的模樣,自己會說在自己眼前的完全是另外一個存在。

 

發生了甚麼事情嗎?

 

因為額頭上,仍舊不停滴落著鮮血的傷口的緣故嗎?

 

在晴明這麼思考著的下一個轉瞬,一直被甚麼束縛住、看似無法動彈的風音突然頹然倒地、發出哀鳴般的嗚咽聲音。

 

那是非常痛苦的聲音,然而,好像是因為全身的力量都被剝奪,只剩下倒地顫抖著與發出微弱的呻吟聲的力氣而已。

 

見此狀的六合連忙上前攙扶、查看著風音。

 

或許是因為樂音已經停下的緣故,所以六合可以輕易地接近。

 

然而,看見風音狀況的六合卻覺得非常不捨與心痛。

 

臉色慘白、冷汗直流,一絲力量也沒有,就算感到痛楚也只能顫抖著,就連想要咬緊牙關忍耐的力氣也沒有。

 

煒彤並沒有阻止六合把風音抱回主人晴明的身邊,只是冷眼旁觀著六合的動作。

 

「這是。。。!」看過許多稀奇古怪情形的晴明看見風音的狀況也不免大吃一驚。

 

被黑暗與汙穢深深地纏繞了。

 

比起彰子公主被窮奇一夥所下的、終生無法從中逃脫的烙印還要深沉、汙濁的黑暗,正緊緊地纏繞在風音的身上。

 

應該慶幸嗎?

 

因為風音是人與神的女兒,擁有的體質比起一般普通的人類,或是擁有強大力量的人類都還要堅韌的緣故,所以才得以在這樣的黝黑的黑暗中倖存下來。

 

只是所感受到的痛苦也因為這樣的黑暗而倍增。

 

第十八章(18.8)

 

和彰子公主所被下的詛咒至少可以勉強被自己的力量所壓制,風音所受到的苦難是究極自己的力量也無法壓制的黑暗。

 

怎麼回事?

 

原來煒彤是這樣的威脅嗎?

 

晴明開始分析起眼前的形勢,同時也對滿懷期待看著自己的六合搖了搖頭。

 

看見主人對自己搖了搖頭,六合也不免皺起了眉頭。

 

就連晴明也無法救治嗎?

 

心中有一股澎湃的情緒無法止息,那是因為風音現在模樣的緣故所起的波瀾與漣漪。

 

六合眼底翻騰著各種的情緒,也使得原本平靜無波的眼神變得異常璀璨。

 

一如晴明給自己所取的別名一樣,自己一直都是情感豐富的神將。

 

即便自己所表現出來的從來就是冷淡、平靜的,但簡單就看穿了自己的主人晴明,給自己取名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真正的自己是甚麼模樣了吧。

 

六合看著風音,然後以很快的速度取下了手上的銀環。

 

銀環也隨著六合的意志變成了一根慣用的武器-銀色的長槍。

 

六合想要攻擊的對象是煒彤。

 

即便是赤狼又如何呢?!

 

即便是風音先行攻擊又如何呢?!

 

即便道反的守護妖衝動莽撞又如何呢?!

 

所犯下的過錯也還不至於把風音弄成這副模樣。

 

六合緊捏著手上的長槍,勉強等候著晴明的吩咐。

 

只要主人一聲令下,那麼自己就會毫不猶豫地收拾眼前的赤狼。

 

就算曾經救過兩個主人的性命,如果是屬於黑暗那一方的存在,自己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晴明、昌浩和其他的神將們也感受六合的情緒翻騰著。

 

但晴明卻仍舊是若有所思。

 

纏繞著風音的黑暗並沒有赤狼的氣息,反而是更貼近於道反的氣息,就好像黑暗的來源是道反而不是赤狼一樣。

 

不過也確確實實是因為剛剛那陣樂音的緣故吧?

 

應該要消滅嗎?

 

應該要消滅救了自己和昌浩,眼前曾經與自己的母親定下約定的赤狼嗎?

 

第十八章(18.9)

 

「或許有一天會與您為敵也不一定,到那個時候。。。,即便要與您為敵,晴明大人,」晴明耳邊響起的是煒彤曾經說過的話。

 

當時候就是指現在的情形嗎?

 

這麼快就已經到達了這樣進退兩難的時刻嗎?

 

晴明輕輕地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準備要拿出袖裡的符咒對付煒彤的時候,被一個意料之外的聲音阻止了。

 

「這麼輕率地行動可真是不像你呢,安倍晴明。」

 

響起的聲音非常地嚴肅,是就連昌浩也非常熟悉的聲音。

 

高淤之神!

 

眾人找尋著聲音的來源。

 

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原本以為應該是又附身在昌浩的身上,然而,眾人所看見的高龗神的模樣,卻是一個女子的模樣。

 

真身?!

 

不要說為什麼貴船的龍神會在這裡,光是以真身的模樣出現就非常令人驚訝了。

 

為什麼?!

 

為什麼以原來的模樣出現在都城裡面?

 

貴船龍神的家在離都城有段距離的貴船山,整座貴船山就是龍神的居所。

 

以往來到都城都是以附身於昌浩身上的姿態出現的,就算是天狐引發騷動的那個時候,也是這樣。

 

又或者會在天空閃示著,然後晴明或是昌浩就會前往貴船。

 

用這樣的原本姿態來到都城還是第一次。

 

真是太令人感到驚訝了。

 

是甚麼原因讓貴船的龍神用原本的姿態來到這裡?

 

真是讓人感到費解!

 

貴船的高龗神以著悠閒的態度坐在某戶人家的圍牆之上環視眾人,沒有解釋疑惑的打算。

 

聽見樂音響起的那個時刻,做為神祇的自己就毫不猶豫地動身了。

 

命運之輪已經開始轉動,就連自己也無法從中逃脫。

 

即便是神祇的自己,也被包含在巨大的命運之中。

 

已經很久沒有聽見那個美妙的樂音響起了,上一回聽見的時候,是幾百年前造成命運之輪停滯的那個時候。

 

如果,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即便是神祇的自己也將無法倖免於難。

 

這就是自己以原本的真身來到這裡的理由。

 

必要的時候,真身可以輕易地轉變成全靈之姿戰鬥,而不需要受限於自己所附身的對象。

 

第十八章(18.10)

 

晴明看著阻止自己行動的高龗神想,態度雖然很輕鬆,不過眼底所帶著的嚴肅與緊張卻是不可同日而喻。

 

是為了甚麼緣故讓貴船的高淤之神不惜離開自己的住所來到這裡呢?

 

神祇是不會輕易地離開自己所在的、所屬的土地的。

 

即便都城也可算是貴船的管轄之地,然而卻也有其他許許多多的神明存在在這裡。

 

這麼輕率的、不經思考的舉動,高淤之神是不會做的。

 

可以推論為是因為煒彤的緣故嗎?

 

是剛剛響起的曲調吸引了高龗神的到來嗎?

 

高淤之神知道晴明已經推測出自己會以這個模樣出現的原因,卻還是甚麼都沒說,仍舊一如往常、一派輕鬆地說,「那可是神器,就算是我也必須要對他尊重三分。」

 

高龗神的眼神看著的是煒彤手中持著的那個像是笛子的物體,暗示著。

 

甚麼意思?眾人還是感到疑惑。

 

「好久不見了,貴船的暗淤之神,不,現在應該稱呼您為高淤之神了,」奪取煒彤身體主導權的聲音看見高淤之神的出現也不慌不忙,同時臉上勾起了一抹難解的笑。

 

「確實是這個樣子,好久不見了呢,」高龗神看著煒彤打了招呼,神色之間卻帶了複雜的情緒,「如果認真算起來,也有幾百年了吧。」

 

「是啊,從那之後就沒見過您了吧,」如水清澈的聲音像是很懷念似的說。

 

眾人更加地感到困惑。

 

煒彤不久之前曾經到貴船去過,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事情,只是現在為什麼會說幾百年不見了呢?

 

難道煒彤已經不是原來的煒彤?

 

不明白。

 

在眾人的困惑之中,有一個聲音像是溺水者見到了浮木一樣,向高龗神求救,「救救公主。。。」發出微弱、斷續聲響的是剛剛被打飛的道反守護妖-烏鴉嵬。

 

道反大神是貴船高淤之神的弟弟,而道反的公主-風音是道反大神與道反巫女的女兒,這層淵源一定可以讓貴船的高淤之神對於公主伸出援手的。

 

第十八章(18.11)

 

高龗神看了一眼烏鴉,又看了一眼受苦中的風音,卻沒有立刻採取行動,只是將眼睛瞇細了,表情與態度都更加地嚴肅,像是在猶豫、考慮甚麼。

 

這點讓眾人不明白。

 

是因為風音是人類的關係嗎?所以做為神祇的高龗神不會輕易地出手幫忙?畢竟冷漠旁觀是神祇的本性。

 

還是由於其他的緣故呢?

 

因為高淤之神的眼神不是慣常的冷漠,而是猶豫,像是因為某種原因而無法出手救援。

 

見高龗神遲遲沒有動作的守護妖烏鴉依舊用著微弱的聲音苦苦哀求著。

 

自己怎麼樣都沒關係,但公主不行。

 

如此寶貴、如此珍貴的公主,怎麼可以讓他遭受這樣的事情?

 

而且那個輕易地就這樣傷害公主的妖異,罪不可恕,無論怎樣都無法原諒!

 

「您想要插手這件事情嗎?」開口打破這片尷尬的是煒彤,原本清澈如水的聲音更加地嚴厲了,像是在苛責高龗神一樣。

 

高龗神只是皺起眉頭,甚麼話都沒有說,也甚麼話都沒有回答,保持靜默。

 

「那是道反的女兒吧?」用著煒彤外表的聲音猜測,「濃重的道反的氣息,不過並不是道反巫女,也不是道反大神,再加上道反的守護妖,那麼會是誰呢?」

 

聲音自問自答著,「是啊,那麼就只剩下一種可能性了,道反的女兒,是那個時候的孩子吧。」如寒冰般的語調做出了結論。

 

高龗神只是聽著,一句話也沒有回答,神色卻更形嚴肅。

 

眾人一臉疑惑,煒彤的話是甚麼意思?聽描述是在說風音沒錯,但是為何語調卻是如此的冰冷?

 

「無禮之徒。。。!」聽見聲音用著這樣說法描述風音,做為守護道反公主的守護妖-嵬更形憤怒,雖然飛不起來,仍舊用自己的翅膀撲打著地面表示不滿。

 

「您不想說嗎?」聲音沒有理睬嵬,而是用著沒有笑意的表情與聲音看著高龗神,「現在纏繞在道反的女兒身上的黑暗,可是道反大神和道反巫女的傑作,不過就是重新回到道反身上而已,不是嗎?」

 

第十八章(18.12)

 

眾人看著高龗神尋求肯定,高淤之神也只好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以煒彤的外貌說出口的這番話。

 

究竟這是怎麼回事?

 

道反大神和道反巫女的傑作?

 

如此深沉晦暗的黑暗,為什麼會是大神與巫女的傑作?

 

眾人的疑惑更深了,然而高龗神卻沒有開口解釋的打算。

 

昌浩忍不住地開口,「這是甚麼意思?」

 

站在昌浩身旁一直保護他的騰蛇也不免對於昌浩的莽撞感到啞口無言,這麼輕易地問出口就會得到答案嗎?

 

因為眼前的煒彤似乎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煒彤了,還會像過往一樣保護著昌浩和晴明嗎?

 

「你想知道嗎?人類的孩子啊,」聲音看著昌浩的眼神比起看著高龗神的眼神和緩許多。

 

因為自己一直跟在煒彤的身邊,所以自己很清楚,眼前的人類的孩子對於煒彤是甚麼樣的意義,同時也擁有甚麼樣的本性。

 

不是需要敵視的對象,所以態度還是放和緩一些吧。

 

「是,能夠告訴我嗎?」昌浩緊抓著騰蛇護著自己的手臂,鼓起所有的勇氣這麼問。

 

神祇是有許多面相的。

 

自己在不久之前才真正體認到這一點。

 

貴船的高淤之神多半的時間都是用柔和的那一面看著自己,但也曾經用嚴厲不已的態度對待自己。

 

所以對於現在自己眼前的高淤之神與煒彤,自己感到有那麼一絲的畏怯。

 

不能說是單純的害怕,也不是因為單純的恐懼,而是對於神祇的威嚴感到無比的懼怕,讓自己更加體認到人類的渺小,也能夠更加地對於周遭的一切抱持著敬畏之心。

 

騰蛇知道昌浩的想法。

 

這樣是好的。

 

因為對於所有的一切都抱持著敬畏之心,那麼不管在對待甚麼的時候都可以秉持著尊重的態度,如此才能與世界和平共存。

 

如果態度輕易地侮慢,那麼會在甚麼時候,招致怎麼樣的禍患與毀滅誰也料想不到。

 

第十八章(18.13)

 

道反大神與巫女注定是沒有孩子的,然而因為道反巫女的私心。。。,」那原本清澈如水的聲音帶了濃濃的哀傷,「道反巫女原本是我的摯友啊,背叛我的信任,做出了不應該做的事情,擅用曦馭和桂魄,改變了命運的軌跡,創造了屬於道反公主的命運,卻沒有考慮到這樣做的後果。就連原本應該純淨無暇的神器也沾染了怎樣都無法滌清的深沉汙穢。

 

聲音將視線轉向了高淤之神,「那時候的您,在收到道反公主出生的消息的時候,不是也知道了這件事情嗎?不,更正確的來說,是聽見笛聲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不是嗎?!

 

高淤之神沒有反駁,眉間始終沒有鬆開過。

 

因為人類的貪念,讓這個孩子那麼痛苦,」聲音用著煒彤自己的手指著煒彤自己,「這孩子甚麼都沒有,一出生就失去了母親,就連父親也失去了,在族人的撫養之下長大,再加上為了封印這兩個神器,使得他的力量完全被封鎖,就連性命也是在死裡走了一回!現在道反公主所受到的委屈與痛楚,還沒有這個孩子所承受的萬分之一!

 

聲音接著說,「對於道反而言,道反公主是如此珍貴的存在,然而對我而言,這個孩子也是無可取代的寶貝!」語調中帶了深深的苛責意味。

 

眾人無語。

 

逆轉星辰的軌跡、改變命運的方向,所導致的後果,是讓黑暗有機會可以入侵道反。想必在那之後,道反的紛擾也不曾中斷過吧?那時候道反的巫女如果死了,或許對這片土地來說是件好事吧。」聲音繼續說著。

 

為什麼?

 

一直在自己體內看著所有事情發展的煒彤感到一絲的不對勁。

 

當那個屬於母親的聲音說著曾經發生的、自己現在聽起來很恐怖的真實的時候,為什麼昌浩大人和那一位同屬於火之一族的神將大人的神色有些詭譎?

 

曾經為了這樣的黑暗發生過甚麼事情嗎?

 

第十八章(18.14)

 

那麼自己可以這樣推論嗎?

 

神將大人身上的鮮血印跡,也是因為道反巫女的貪婪之心,所推動的命運之輪的影響嗎?

 

而道反的公主看著昌浩大人和神將大人的眼神為什麼帶了深深的愧疚之感?

 

神將大人也在和道反公主的目光交會之時有了波瀾?

 

究竟曾經發生過甚麼事情呢?

 

如果自己所曾經受過的一切苦痛都是因為道反的緣故的話,如果就連昌浩大人和神將大人也是因為道反的緣故而受了這樣無法忘卻、無法抹滅的傷痛的話,道反所造成的汙穢究竟還要傷害多少存在才會甘心!?

 

為了一己之私的道反還要擾亂多少存在!?

 

聽見聲音說出這番話的昌浩與騰蛇的心中五味雜陳。

 

尤其是騰蛇更是如此。

 

在以神將來說不算是太久遠的過去,在那個下雪的時節,自己因為想要救晴明,而被控制進而殺害了晴明的友人,然後再一次地還傷害了自己寶貝無比的昌浩。

 

兩次傷人追根究柢,都與道反脫不了干係。

 

騰蛇看看風音又看看昌浩,然後把視線停留在煒彤的身上。

 

這些話是可以相信的吧?

 

如果這一切都是因為道反大神與道反巫女的貪婪之心所做的開端的話。。。

 

騰蛇感到心中些許的茫然與動搖。

 

那麼這就是自己的命運之路嗎?

 

原本是異界的精靈,因著人類願望而降生的十二神將也逃脫不出命運的擺布嗎?

 

「兩個神器在那時因為神的惡意與巫女的貪婪而受到了黑暗的浸染,」聲音說著,「不得已用了族人的命運、我的性命和這個孩子的的命運與性命作為攔阻的大石。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恐怕會更加地不可收拾吧。

 

「這片土地應該感到慶幸的,是做為赤狼的猼之一族持有神器,」聲音繼續說著,「否則會怎麼樣呢?那是就算是做為阻絕黃泉與人世的道反大神也無法阻攔的恐怖吧。」

 

第十八章(18.15)

 

聲音的語調卻越顯悲傷,「如果這個孩子能夠僥倖活下來的話,只要屬於道反的存在不要再傷害這個孩子就好,這也是開啟封印的唯一條件。但道反公主的魯莽卻又推動了這個命運的齒輪,您不覺得有趣嗎?毀滅或是存續,是人類自己的選擇,人類的選擇就算是您也無法阻攔!

 

「是啊,」聲音自顧自地繼續說,「那個時候,如果這個孩子死去的話,或許就可以用這個孩子的火焰淨化,再交到前來領取神器的螭手中的話,沉澱於那最純淨的水之中,或許經過無數的歲月就可以讓神器完全得到淨化。然而。。。

 

聲音的語調轉為有些笑意,「這個孩子卻拼了命的在絕對不可能的絕望之中活下來了,命運本身的強韌真是不可思議呢!

 

聲音語調中的笑意更加明顯了,「死而復生的這個孩子,從死裡逃脫的這個孩子,背負著被污染的神器活著,活在與人界隔絕的異界之中。只要神器沒有被火完全淨化,這個孩子的力量就不會得到解放,那麼就不會被允許來到人界,就不會遇上道反的人,那麼命運的齒輪就不會轉動。

 

不過,你不覺得好笑嗎?命運的變化與捉弄誰也料不到呢?這個孩子卻因為受到黑暗吸引的妖異而提前落到了人界。我很期待呢,貴船的高淤之神啊,接下來命運會怎麼變化呢?我心愛的孩子又會怎麼決定呢?」聲音中的笑意轉而為嘲弄的語氣。

 

被以有著煒彤外貌的聲音嘲弄的高淤之神感到了不滿與憤怒的情緒。

 

高傲的神祇怎麼受得了有誰對自己如此的無禮與諷刺!?

 

高淤之神的神情變得有些詭異,那是神祇即將發怒的前兆。

 

第十八章(18.16)

 

雙瀧之谷有一個秘密。

 

那是幾乎誰也不知道的祕密。

 

不過與其說是祕密,應該說是一個不曾被證實過的傳言會更為正確。

 

雙瀧之谷的潭底有一個通道,那是可以互通於赤狼的異界與碧螭的異界的通道。

 

通過純粹的火所構成的通道,在經過純粹的水所構成的道路,然後就可以互通兩邊的世界。

 

傳言之中是這麼說的。

 

不過若要問這個傳言是否就是真實,沒有任何的赤狼可以給予肯定的答案。

 

因為只是傳言,也沒有任何赤狼想去證實,滿足於各自存在世界的四種異獸對於探詢其他異獸所在的地方並沒有任何興趣。

 

通往其他異獸所在的異界的通道確實是存在著的。

 

但是否其中一條就是在雙瀧之谷的潭底呢?

 

沒有任何赤狼想要去證實。

 

就如同傳言中,雙瀧之谷的潭底深處確實是有著這麼一條通道的。

 

不過並不是像其他的通道一樣,由火與水各執一端,這條通道是火與水互相交織而成的。

 

孤單一個待在住處休息的燊弈聽著室外傳來的雙瀧之谷的流水聲突然想起這件事情。

 

那是很久以前自己有一次很偶然地問了煒彤為什麼會喜歡這個雙瀧之谷的原因。

 

除了映照在雙瀧之谷的月影之外,一定還有甚麼原因讓煒彤這麼喜愛這個地方吧?

 

自己那時是這麼想的。

 

總愛在自己和其他追隨自己的赤狼的掩護之下來到雙瀧之谷的煒彤,看著雙瀧之谷的眼神,比起單純地喜愛這裡的景致還更多了一些甚麼情緒在其中。

 

煒彤那時候說,「這裡是我死而復生的地方。」

 

自己對於煒彤曾經死去一次這件事情是知道的。

 

應該說赤狼族之中沒有人不知道這件事情。

 

那個以為已經死去的孩子其實並沒有死去。

 

那時候原本已經把死去的煒彤交到前來協助收拾殘局的碧螭。

 

相對於赤狼族的火,碧螭擁有的是純粹的水。

 

繼承著水的屬性而生的碧螭就某種意義上來說與赤狼是相對的族類。

 

第十八章(18.17)

 

然而,實際上兩者之間並沒有任何的嫌隙、排斥、對立或是敵視的關係。

 

與赤狼一樣同為四大元素之一的碧螭,還有其他兩個元素-屬於風的黈虣、屬於土的赭麃。

 

同為這個世界支柱的四大元素所代表的四種異獸,彼此之間的關係雖然不會互相干涉,但是彼此需要的時間還是會義無反顧地向對方伸出援手。

 

總是默默關心、總是互相幫助,或許可以說是同為異獸之間的情誼與慣例吧。

 

來幫忙的碧螭,是碧螭一族中和猼狼相似的存在,名字是青瞳碧水螭。

 

猼狼是火與風兩系並存的雙系異獸,而青瞳碧水螭是水木兩系並存的的雙系異獸。

 

因為屬於水,所以性格冷淡()、夾雜了木的屬性,所以個性耿直。

 

不過和猼狼不同,猼狼是火風相剋的屬性,因為屬性相剋,在赤狼之中是最弱小的族類,而青瞳碧水螭則因為是水木相生的屬性,因為屬性相生,在碧螭之中是最強大的族裔。

 

或許是因為那年所發生的事情太過於令人感到悲痛與出乎意料。

 

赤狼是堅韌的異獸,不管是從各方面而言都是這個樣子。

 

然而,那年的異變卻一口氣讓赤狼族折損了許多珍貴的存在。

 

煒彤的母親辭世。

 

煒彤的父親帶著煒彤母親的遺骨消失無蹤。

 

就連煒彤在當時也沒有存活下來。

 

所以碧螭一族前來幫忙收拾那片混亂。

 

據說當時的青瞳碧水螭帶走了那時候被認定死亡的煒彤。

 

埋葬,這是長老們的說法。

 

因為赤狼是在非常純粹的火當中所出生的,甚至就連赤狼本身也是非常純粹的火,所以用火是無法埋葬赤狼的。

 

只好請求青瞳碧水螭提供協助。

 

而當那個青瞳碧水螭帶走了煒彤不久之後,就把氣息微弱的煒彤帶回來了。

 

為什麼沒有死去?

 

明明已經死去了吧?

 

長老們雖然感到驚訝與不解,然後煒彤活著卻是不爭的事實。

 

從此其他的赤狼們代替了煒彤的父母撫養煒彤長大。

 

煒彤說,他隱約記得,自己就是在這裡甦醒的。

 

他初次睜開眼睛所看見的光景,就是雙瀧之谷所映照出來的月影。

 

或許就是因為這個緣故,煒彤對於這裡有著無法割捨的濃厚、深切、複雜的情感。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