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5.0)

 

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我們是這麼約定的。

 

為了讓這個約定成真,

 

就算只有一會兒也好,

 

我想待在你身邊分享彼此的歡樂。

 

第十五章(15.1)

 

從晴明手中接過『絳赩』的煒彤對晴明這麼說,「您應該聽昌浩大人說過了,這個被奪走、失落的東西不應該是屬於人類所有的,也不該是屬於非原主人的存在所持有。一旦被使用,那麼那個人類也不再是人類了,妖異也不會再是原先的妖異,最後也就只有一條路可走了。即便要與晴明大人您為敵、即便要與十二神將為敵,也會剷除他的所有血脈與相關存在。不過那也要這片土地支撐得到那個時候,在走到那樣的境地、那樣無可挽回的地步之前,晴明大人。。。。

 

煒彤的語氣有些恐怖,就連見慣了各種場面的晴明也感到不寒而慄。

 

晴明此時才感覺到赤狼是比起神祇也毫不遜色的、令人感到驚懼的存在。

 

眼前的煒彤只是個力量微薄的赤狼,那麼如果是力量強大的赤狼呢?會是怎麼樣的存在?

 

不容小覷,晴明的目光閃動著些甚麼就連晴明自己也無法分辨的情緒。

 

而煒彤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走過來的彰子打斷了,從轉角走過來的彰子看著煒彤和晴明兩人,用著有些驚慌的細小聲音說,「對不起。。。」

 

煒彤和晴明同時抬起頭看著彰子。

 

晴明安撫著彰子,「怎麼了嗎?」

 

雖然煒彤的話被彰子打斷有些可惜,不過自己多少獲得了想要知道的情報。

 

煒彤的話同時提醒了自己。

 

不僅是貴船的高龗神曾經說過要與煒彤交好的話,同時也是自己和昌浩所看見的夢境。

 

那夢裡所見的一片漆黑與一片靜寂,究竟代表了甚麼意義自己現在還想像不到,不過就截至目前為止所發生的事情來分析判斷,只有一點是非常肯定的,那就是-這片土地即將發生重大的異變。

 

在做為這個國家都城的這個地方,即將發生甚麼現在還不清楚的重大變故。

 

自己甚至可以大膽斷言,那恐怕是以恐怖兩字尚且不如以形容的事情。

 

『絳赩』,又或者說是眼前的赤狼,絕對是將來發展的關鍵,所幸煒彤與母親的關係似乎非常良好,那麼就有了著力的地方。

 

剩下不多的天年裡,自己希望能夠看見心愛的末孫,以及其他的安倍族人能夠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第十五章(15.2)

 

彰子有點畏縮地看看煒彤又看看晴明,帶著擔憂,「我感覺到有甚麼東西在宅邸裡面,不要緊嗎?」

 

煒彤與晴明相對看一眼,是剛剛青龍波動、張揚的神氣驚動了彰子。

 

因為煒彤的氣息一直都壓得非常的低,只有在非常靠近才能夠發現氣息所在,所以煒彤在宅邸的這段時間,對於彰子的影響並不大,那麼一定就是青龍的緣故了。

 

晴明一如往常的微笑安撫著彰子,「不要緊的。」

 

煒彤則是仔細地看著彰子,沒有預警地變為回赤狼的模樣-有著火紅色皮毛、利爪、尖齒,深黑色眼眸的狼,那是赤狼所特有的外表。

 

只是想要試探一下眼前的人類公主對於不同於人的存在的感覺而已。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並不是人,而是狼族,那麼當他真的看見自己化為狼型的樣子的時候會有甚麼感覺呢?

 

好奇心陡升,所以就決定這麼做了。

 

如果是普通的人見到一個小女孩,雖然是有著赤髮的小女孩,突然變成了狼的模樣,而且還是有著火紅色皮毛、利爪、尖齒的狼,應該會當場嚇得退避三舍,急忙想要逃開,甚至是當場就嚇暈過去吧。

 

那麼眼前擁有強大靈力、看似膽大的人類公主會怎麼樣呢?

 

煒彤帶著期待,也帶著好奇。

 

「這就是赤原來的模樣了嗎?紅豔豔的皮毛好漂亮!」彰子看著煒彤所變化成的赤狼外貌這麼稱讚著,「和我曾經看見過的灰色的狼完全不同呢。」

 

赤?

 

晴明看了一眼煒彤,朱雀確實向自己報告過這一件事情。

 

煒彤要彰子稱呼他為赤,而不是煒彤。

 

還說名字是很重要之類的話,那麼是不是也是在暗示自己只能叫他赤而不是煒彤呢?

 

因為先前自己呼喚煒彤的名字的時候並沒有得到回應。

 

不過卻允許昌浩和紅蓮稱呼他為煒彤,那麼。。。?

 

晴明沒有問出口,只是把疑問留在自己的眼底。

 

煒彤看見了晴明眼底的疑惑,卻也沒有解答。

 

身為大陰陽師的晴明大人太擅長使用言靈之術,所以直接回應自己真正的名字會對自己造成困擾,甚至是造成負擔。

 

第十五章(15.3)

 

再加上,自己之所以賦予昌浩叫喚自己名字的原因有部分是因為那位神將大人的緣故。

 

火如紅蓮般耀眼、美麗的神將大人。

 

晴明大人沒有呼喚自己名字的資格,又或者說晴明大人不要直接呼喚自己的名字對於自己來說會更加有利。

 

「灰色的狼?」煒彤的注意力放在彰子身上。

 

這個人類的公主看似並沒有出過遠門,就算曾經因為體質的關係遇見許多妖異,但在妖異之中,狼族也是非常少數的存在,是在哪裡看見了灰色的狼呢?

 

煒彤益發對彰子感到好奇。

 

彰子說起了曾經在出雲見過的妖狼族的事情,以及自己曾受到妖狼族的幫忙的事情,一邊說著的彰子更加的想念那擁有柔軟灰色皮毛的妖狼。

 

「不知道他們現在是否安好嗎?」彰子目光低垂以這個疑問做了總結。

 

是啊,從自己的魂魄得以從出雲回來之後,自己因為再擔心另外一件事情,所以沒有多餘的心力想到這件事情。

 

那時候淅瀝瀝下著的、像是綿綿不絕的雨擾亂了自己的心緒,讓自己無法好好的多加思考,只能將思緒放在眼前的事情上。

 

而事過境遷的現在,自己也不好再提起或是詢問,同時也找不到恰當的時機,就這樣將這個疑惑一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心中。

 

自己也深深希望那幫了自己的妖狼族們可以安然無恙地生活著,雖然或許是一個奢望。

 

「彰子公主知道嗎?」煒彤看著彰子這麼說,「狼妖的數量並不多,尤其是由普通的灰狼轉變而成的妖狼就更少了。彰子公主所遇見的,可是罕見的妖狼一族呢。

 

長老們說過,在出雲大地之上,有與人類關係親密的妖狼一族。

 

奉八歧大神,也就是八歧大蛇的命令守護著比古一族的妖狼族,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掩埋在時光的洪流之中,消逝。

 

不久前從人界回到赤狼異界的同伴們是這麼說的,與比古一族共存亡的妖狼一族,與比古一族一樣在幾年前也終於走到了末途。

 

再過不久,比古一族和妖狼一族也會完全消失吧?

 

第十五章(15.4)

 

然後,隨著已經被淨化的比古的怨念與執念,就連信仰著、支撐著八歧大神的存在也會完全消逝。

 

失去信仰者與祭祀者的八歧大蛇也會沉睡得更加深沉吧?

 

和人類的死亡不同,神祇就算被消滅、就算被遺忘也是不會死亡的,只是沉睡、沉睡。

 

只是神祇的沉睡也代表人與神的距離將越來越遙遠了,神話時代再過不久將完全畫上休止符,接下來的時代,就完全是人類的時代了。

 

但遺忘了神祇的存在是一件好事情嗎?

 

失去了對於神祇、對於所有一切的敬畏與尊敬之心的人類會走到甚麼樣的境地呢?

 

煒彤看著眼前閃爍著興奮目光的彰子這麼想。

 

「咦?真的嗎?」彰子有點訝異,語調中帶了些許的高興氣味。

 

「嗯,不過彰子公主居然會認識侍奉大神的妖狼族啊,真是難得的淵源呢。」煒彤慨歎著。

 

「大神。。。?」在一旁聽見煒彤說法的晴明低語。

 

晴明依舊記得不久之前所發生的紛亂,以及在出雲所見的八歧大蛇的恐怖。

 

大蛇的力量甚至在自己無所覺的情形下,破壞了安倍邸結界的一角,將力量伸進了原本應該安全無虞的安倍邸的結界之中。

 

雖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結界維持者,也就是自己的力量漸趨衰微,但更多的原因是因為大蛇的力量巨大,所以才得以將其魔爪伸進安倍邸中帶走彰子的魂魄,以致於引發後來在出雲發生的種種事情。

 

而煒彤居然會稱呼那樣恐怖的八歧大蛇為大神。。。。

 

晴明的表情詭異,只能用手上的摺扇掩面遮擋。

 

聽見晴明低語、看見晴明的訝異的煒彤帶著無所謂的態度這麼說,「也是,以晴明大人的角度來說,屬於天照大御神以及月獨尊的天津神才是正統。不過對於我們赤狼而言,不管對方是天津神或是國津神都和我們沒有關係,而且那次所被呼喚出來的大神,不過就是因為錯誤的祭祀方式所產生的結果。

 

這也是因為侍奉、祭祀著大神的人類一族與妖狼一族邁向末途才會讓那隻黑暗之手有機可趁。

 

第十五章(15.5)

 

那黑暗的污穢隨時隨地都在觀察所有的可趁之機,當然也不會放過可以擾亂人界這麼大好的機會。

 

黑暗的力量有多麼恐怖,做為赤狼的自己非常的清楚。

 

因為赤狼是光,照亮大地的同時也引來了相對的黑暗。

 

有多少的光,就有多少的黑暗存在。

 

而在那附近,道反的神域據同伴們的說法,也曾有一隻黑暗之手-也就是智鋪的宮司,然後這隻人心的黑暗所產生的推手憑著所高舉的偽裝光明的黑暗大旗,也曾經在本應純淨的道反神域翻天覆地地鬧了一回。

 

砰咚。

 

想到此的煒彤耳邊突然產生了一個巨大的聲響,就彷彿是聽見了甚麼關鍵字一樣,心臟因此劇烈地跳了一下。

 

在煒彤還來不及想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之前,彰子提出疑問。

 

「錯誤的祭祀?」發問的是一旁好奇的彰子。

 

煒彤只好將這個從自己體內突然產生的聲響暫時忽略,回答,「是的,神祇是擁有很多面相的,不同的祭祀方式會接引出不同面相的神祇。原本的祭祀方式被改變了,所以呼喚出來的神祇帶了恐怖的面相,那只不過是神祇擁有的眾多面相之一罷了,」煒彤看向晴明,又看看遠處聳立著的貴船山這麼說,「那一位也是一樣,晴明大人不是也很清楚嗎?」

 

以八歧大神的情形來看,恐怕是祭祀的順序被顛倒的緣故,自己還記得回來描述著所見所聞與蒐集來的情報的同伴是這麼說的。

 

跟隨著煒彤的視線,晴明也看向了貴船的方向,心有戚戚焉地這麼說,「確實是這個樣子沒錯。」

 

貴船的高龗神雖然平常的時候可以說是和藹可親的,然而神祇的心思卻也不是自己可以揣度,甚麼時候會突然發火也說不得準。

 

自己所學得的一切,奉的是以天津神為準繩的法則。

 

然而,對於不住在人界的赤狼而言,也誠如煒彤所言,天津神與國津神對他們而言,不過就只是人界中的百萬位神祇之中的神祇罷了。

 

確實不應該用自己的標準來看待赤狼的標準。

 

因為赤狼並不是人類,人類和赤狼也是不相同的存在。

 

第十五章(15.6)

 

「看在彰子公主與妖狼族的緣分上,」煒彤伸出自己的前掌,對著彰子公主示意要彰子把手伸出來。

 

獵物的烙印深深地纏繞在彰子公主的身上,以獸的角度來看更加的明顯了。

 

黑色的霧氛繚繞在彰子公主的身上,就算有陰陽師的幫助能夠勉強地鎮壓著,使彰子公主的身體不致於因為黑色的瘴氣而被壓垮,但僅此而已了。

 

神將看不見、人類更加看不見的獵物記號,對於其他的存在而言卻是依舊十分的分明,就像在昭告所有的妖異-這裡有美味可口的食物、這裡有可以享用的豐盛大餐。

 

這可非常不妙。

 

再加上空有強大的力量,卻不知道該如何使用,命中也註定不能使用的脆弱人類,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危險的東西了。

 

只要稍有閃失,那麼就是有心者的囊中之物,輕而易舉就能攫取。

 

看在彰子公主與同為狼族的妖狼族的緣分,自己或許可以做些甚麼,煒彤這麼思量。

 

彰子有些猶豫地看看煒彤又看看晴明,不知道該不該伸出自己的手。

 

晴明略略點了頭,煒彤想要做甚麼,自己大概知道。

 

因為煒彤要彰子伸出的手,是被窮奇做了獵物印記的手,是想幫忙做些甚麼嗎?

 

晴明很肯定煒彤並沒有要加害彰子的意圖。

 

如果煒彤可以幫得上忙的話,那麼不管對於自己或對於昌浩而言都是一件好事情。

 

因為彰子身上的咒印太過於招搖,就算自己看不見,但是卻也非常清楚這一點。

 

除了必須要有陰陽師在旁照料才能夠安然度過餘生之外,對於其他渴望力量的妖異或是黑暗而言,彰子是再好不過的獵物-不僅能夠得到強大的力量而且彰子無法自己保護自己。

 

而且如果前些時候的惡靈只是開端,那麼是應該做些甚麼預防措施才好。

 

老愛往外跑的彰子公主,老是不顧自己安危的彰子公主,確實應該做些甚麼預防措施才好。

 

這點自己還沒有想到,煒彤就已經替自己想到了。

 

第十五章(15.7)

 

看到晴明應允之後,彰子的手輕輕地搭上煒彤的前掌,煒彤說,「彰子公主手上的印記是獵物的標誌,如果那個不應該屬於人的、不應該屬於妖異的東西被利用了,那麼彰子公主大概會首當其衝吧。

 

煒彤說的是東西是『絳赩』。

 

一旦『絳赩』被利用了,會發生的事情已經可以預期,已經可以想見。

 

做為獵物卻又沒有獵物的自覺,恐怕將來會後患無窮的,那麼自己可以做些甚麼呢?

 

為了彰子與妖狼族的淵源。

 

煒彤低喃著連晴明也聽不懂的咒語,隨著咒語聲音的響起,不知從哪出現的白色的霧氛緩緩籠罩在窮奇一夥所烙下咒印的地方。

 

接著,像是和白色的霧氛相呼應一般,彰子的手腕上也出現了一陣黑色的煙霧,那是窮奇一夥所做的記號。

 

隨著黑色煙霧的出現,彰子隨即感到一陣劇痛,痛呼出聲,「啊。。。!」

 

煒彤沒有移開也沒有停止口中所喃喃念的咒語,只是將自己的目光與彰子的目光交接,彷彿在說,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

 

白色的霧氛很快地收束成一條細細的、宛如白色絲線一樣的繩索模樣。

 

如果仔細觀察,可以發現白色的霧氛是以一種極其複雜的模樣纏繞成細條索的樣子,環繞在彰子的手腕上,就交疊在黑色煙霧之上。

 

接著,這個細細長長的白色繩索就這樣沒入、消失在彰子手腕上原本看似無底黑洞的傷口之中,然後傷口又很快地消失不見,手腕上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痕跡。

 

似乎是了解到已經完成,忍耐到了極限的彰子也痛暈了過去,晴明連忙接住倒地的彰子,晴明的視線則是與煒彤對看,像是在詢問剛剛做了甚麼。

 

煒彤甩了一下赤紅色的尾巴,帶著嚴肅地語氣這麼說,「那個烙印是除非死亡才能夠解脫的獵物痕跡,強行消除的話,脆弱的人類身體無法承受會先沒命,而且我的力量並不足夠強制把那個烙印抵銷。就如同昌浩大人身上已經覺醒的天狐之血一樣,是個頑強、不好處理的存在。」

 

第十五章(15.8)

 

「那麼。。。?」晴明看看已經昏過去的彰子又看看煒彤。

 

「我在烙印之上加上了赤狼的印記,」煒彤似笑非笑地說,「看見赤狼的印記,那麼不會有妖異或是神祇會輕易地打彰子公主的主意。要和赤狼作對,那可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才做得到的。除此之外。。。」煒彤又看了一眼彰子。

 

「除此之外?」晴明問。

 

「赤狼的印記是白色的火焰,就算不幸被抓走,那麼就循著白色火焰的方向前進吧。」煒彤接著說下去,「這樣就可以有一個找尋的方向,不至於無所依循。不管是擁有地獄業火或是潔淨之火的神將大人都可以看得見那白色火焰所指引的方向。」

 

晴明知道煒彤指的是騰蛇與朱雀兩人,屬性為火的神將。

 

晴明正想喚來神將們將彰子帶回房間休息,煒彤卻打斷了他的動作,「等等。」

 

晴明有疑惑,彰子難道還不能夠離開嗎?

 

煒彤卻說了另外一件事情,「我也該告辭了,這裡可是人類的宅邸,並不是我應該待的地方,」神情嚴肅,並把方才被彰子打斷的話說完,「無論如何,晴明大人有一件事情請您務必記得。」

 

「是?」

 

「就如同我所講,即便要與您為敵,『絳赩』也必須要收回,因為那是屬於赤狼的東西,只有這點是絕對不能夠退讓。如果不幸遇見了那樣的場面,晴明大人,就算有與晶霞的約定,到時也絕對。。。」沒有把話說得很明白的煒彤的表情更加地嚴肅,「只有這點,請您務必牢記。」

 

「我知道了。」晴明點點頭,表示了解。

 

是敵人就不會是朋友,這點自己非常的清楚。

 

亦敵亦友的在這種情形下恐怕很難成立。

 

如果就如煒彤所言,如果一旦被使用那麼就沒有退讓的餘地的話,如果兩方要交鋒的情況是不可避免,到時候,自己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吧?

 

一如以往。

 

這點就算煒彤不說,自己也會這麼做,因為自己想要追求的並不是赤狼的幸福,自己想要追求的陰陽的調和,雖然能夠避免引起爭端就儘量避免引起爭端。

 

第十五章(15.9)

 

只是貪心的人心太過於醜陋,以致於引發這樣的對立事態的時候,自己也只能站在人類的這一邊。

 

因為自己有一半是人類,再加上自己是生存於人類的世界中,無法站在異於人類的存在加以考量。

 

自己很感謝煒彤的貼心,為了將來可能產生的對立預先說明了立場,同時也給予了自己將來不得不對立時的窘境事先解困。

 

是因為母親的緣故,所以才對自己如此的貼心的嗎?

 

那麼自己應該努力的方向,或許是找到如何避免這樣對立場面的方法。

 

晴明目送著煒彤躍上牆頭離去的身影這麼想。

 

 

「不知道煒彤醒來了沒有?」昌浩一邊對坐在自己肩膀上的小怪這麼問,一邊做著沒有遇上甚麼妖異的慣例夜巡。

 

「放心吧,晴明的治癒術可比你這個晴明的孫子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不會有問題的。」

 

「不要叫我孫子!」昌浩立刻反駁,然後用力地把小怪從自己的肩膀上掃下來。

 

「還真是粗暴呢!」白色外型的小妖怪俐落地閃過昌浩的手,然後安穩地落在昌浩前面的土地上,繼續走著,絲毫沒有停頓。

 

自己非常清楚昌浩聽見被人稱作晴明的孫子的時候會有甚麼反應,所以才故意這麼說的。

 

只是為了緩和氣氛。

 

「不過還真是寂寥啊,這樣的街道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小怪說。

 

「是啊,雜妖們似乎消失的更快了,不知道大家都好不好呢?」昌浩想起總是集體落在自己的身上和自己玩耍著,然後又集體叫著自己晴明的孫子的雜妖們。

 

「誰知道呢。」小怪漫不經心的回答著,隨即被一個熟悉的身影吸引,「那是。。。」

 

聽見小怪的話的昌浩也抬起頭來,看向小怪的視線方向,「煒彤!」叫喚出聲。

 

而聽見昌浩呼喚的煒彤也隨即停下腳步,從所在的圍牆上下來,等待著昌浩的前來。

 

停下腳步的原因一半是為了昌浩的叫喚,一半是因為剛剛替彰子施術的時候再次感到了奇怪的波動。

 

內心突然起了強烈激盪感的煒彤試圖讓內心能夠平靜下來,卻似乎徒勞無功。

 

究竟是甚麼原因?

 

看著昌浩逐漸接近,而內心的強烈激盪卻益發深沉的煒彤這麼想。

 

第十五章(15.10)

 

赤狼與道反就自己所知並沒有甚麼深切的淵源。

 

還是自己所知太少呢?

 

從自己被隱瞞安倍晴明是晶霞的子嗣這點看來,自己也不敢肯定赤狼與道反沒有任何的交集。

 

吟詠咒歌,在彰子身上下了印記,身體裡所感受到異樣的波動,甚至可以感覺到力量的開始不穩定。

 

但這樣的異樣感都比不上昌浩靠近自己的時候的感覺。

 

然而先前這樣的異樣感並沒有這樣的深沉。

 

是因為自己的力量大量的被削減的緣故,才使得自己所感受到的異樣感被加深?

 

還是因為自己知道了昌浩身上所帶著的氣息是屬於道反大神的力量的緣故,才使得自己所感受到的異樣感被加深?

 

又或者是因為兩者兼備的緣故,才使得自己所感受到的異樣感被加深?

 

無從比較也無從判斷起。

 

煒彤看著昌浩走近的身影一邊等候一邊想。

 

小怪注意到煒彤看著昌浩似乎在深思甚麼,卻又不好詢問,只是在這點上放了戒心。

 

怎麼了嗎?

 

昌浩倒是對此無所覺,「不要緊了嗎?」關心著煒彤的情形。

 

煒彤也沒有把自己的疑惑化為語言說出口,只是與往昔一樣的態度回應著昌浩,「晴明大人的治癒之術很厲害。」避重就輕。

 

因為只是傷勢好了而已,力量卻被削減了,這應該不能夠定義為不要緊吧。

 

煒彤在心中自嘲。

 

「確實是呢,」昌浩自知自己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暗暗地握緊自己的拳頭下著決心要超越自己的祖父。

 

看著昌浩緊握拳頭的模樣,煒彤覺得有些好笑,「不過,有一件事情能不能拜託昌浩大人呢?」

 

自己沒有對晴明大人說起這件事情,是因為覺得那是晴明大人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將來面對了不得不與自己為敵的時候,晴明大人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人類這一邊吧。

 

然而,昌浩大人卻和晴明大人擁有不完全相似的心性。

 

這點從以前昌浩大人帶自己回那鄰近安倍邸的一條歸橋下的時候就可以窺知一二。

 

所以自己在心中是這麼覺得的,如果是昌浩大人的話,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選擇呢?

 

不偏袒任何一邊的選擇。

 

能夠更加兩全其美的選擇。

 

一如昌浩大人執意要拯救那個被惡意迷惑的生靈一樣。

 

不希望任何存在被犧牲掉的決心。

 

第十五章(15.11)

 

「是甚麼事情呢?只要我能夠幫得上忙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昌浩很快就應允了。

 

落在昌浩與煒彤之間的小怪以及隱身的六合卻不怎麼贊同昌浩的衝動。

 

還不清楚是甚麼樣的事情就先攬了下來,萬一又是個麻煩事情該怎麼辦才好?

 

「如果到時候我不在這裡的話,請昌浩大人幫我傳兩句話給他。」煒彤看看昌浩又看看天空掛著的盈盈圓月,帶了寂寥。

                  

「傳話?他?」昌浩有些弄不清頭緒。

 

「對不起,謝謝。」煒彤的聲音有著非常寂寞的語氣。

 

「煒彤要去哪裡嗎?為什麼不自己傳話呢?又為什麼會不在這裡呢?他又是誰?」昌浩急忙追問。

 

「我沒有要去哪裡,至少在遺失的東西全部找回來之前,我不會離開。」煒彤說,「只是,昌浩大人認為我可以安然無恙地把全部的東西找回來嗎?」

 

「咦?」被反問的昌浩頓時語塞,因為自己並沒有想到那麼多,卻也感受到煒彤語調中的無奈。

 

眼前的赤狼並沒有擁有強大的力量,這點自己能夠查覺。

 

而且,屢次庇護了自己、庇護了祖父,甚至還因此受了重傷,在安倍邸滯留了好幾天才能夠像現在這樣自由活動。

 

所以自己無法回答煒彤的問題,卻也非常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

 

「我可以幫忙你找。」昌浩急切地這麼補充。

 

自己也是必須要倚靠著小怪、六合等神將的力量才能夠順利地打敗每一次來襲的妖異。

 

然而煒彤只有一個、孤單一個、沒有誰可以讓他依靠。

 

如果是這樣,那麼自己願意盡自己所能地幫助他。

 

不僅是因為煒彤的緣故,而是自己對於這樣沒有誰可以幫助自己的無力感,非常地清楚。

 

那單獨面對一切的恐懼感,自己非常了解。

 

「我並不想依靠昌浩大人的力量去尋找失落的東西,這畢竟是赤狼的事情。赤狼的事情本應該由赤狼來做,而不是依靠其他誰的力量。不過還是謝謝昌浩大人的好意。」煒彤婉拒了昌浩的提議。

 

第十五章(15.12)

 

煒彤看見昌浩有點氣餒,接著這麼說,「不過唯獨只有這件事情,我如果不在這裡的話,那麼是絕對做不到的,只有昌浩大人辦得到,不知道昌浩大人願意嗎?」詢問。

 

自己想對燊弈說對不起。

 

對不起,我一定讓你擔心也讓妳傷心了吧。

 

對不起,我一直都那麼任意妄為。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坐視不管。

 

自己想對燊弈說謝謝。

 

這麼長久的時間以來,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沒有離開的你,謝謝。

 

這麼長久的時間以來,一直包容我的一切的你,謝謝。

 

這麼長久的時間以來,一直非常疼愛我的你,謝謝。

 

只是追尋著那些遺失的『絳赩』軌跡的自己,或許最後就連自己也會成為被獵殺目標吧?

 

或許自己一開始就知道了吧,想要活著回去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

 

自己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如果自己再也無法回去的話,那麼只希望燊弈不要哭泣,不要為自己哭泣,即便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於赤狼而言,失去伴侶是多麼恐怖、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情,自己明白。

 

就一如失去了母親大人的父親大人一樣,那是就算拋棄所有、就算毀滅所有也無法彌平的傷痛。

 

然而即使如此,自己卻不曾後悔自己所做的決定,只是唯一的缺憾,就是燊弈了吧。

 

「我一定會傳達到的!」昌浩點點頭,同時也暗下決心要協助煒彤尋找赤狼所遺失的東西,「不過,我希望煒彤能夠親自將這些話自己對你想傳達的對象說。」

 

雖然自己不知道煒彤口中的那個他是誰,不過就煒彤沒有說明來看,那個他應該很容易分辨才對,否則煒彤一定會告訴自己的。

 

只是啊,如果那個他失去了煒彤會怎麼樣呢?

 

一定會感到非常悲傷與哀慟吧。

 

一如那個時候在貴船時自己知道必須要殺死小怪才能夠拯救他時一樣,那時候自己不惜任何代價也希望小怪能夠回到自己的身邊。

 

就算自己後來因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甚至因此讓自己體內沉睡的天狐之血覺醒,自己也沒有後悔過。

 

第十五章(15.13)

 

因為失去誰的感覺,太過於痛苦、太過於沉重,無論自己必須要付出怎麼樣的代價,只要還在自己身邊就好,這是那時自己的感觸。

 

一如那個時候在出雲時自己以為彰子代替自己被刀劍刺中、甚至就連魂魄也將被當作祭品時的感覺一樣。

 

那種失去誰的撕心裂肺的痛楚,自己非常的明白。

 

小怪如鮮血般紅豔的雙眸更加深邃了。

 

晴明還年輕的時候,在出雲自己初次犯下神將不可以觸犯的禁忌的時候,那時候自己發狂了。

 

然後,離現在不久前,在貴船的時候,當昌浩被彰子刺中,橫倒在血泊之中的時候,自己發狂了。

 

如果自己那時真的失去昌浩,現在那會是甚麼樣的情景呢?

 

自己恐怕會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獨自一人,蜷縮在那沒有邊際的黑暗角落中,再也找不到自己。

 

所以失去誰這種事情,自己非常能夠體會那種肝腸寸斷的痛楚。

 

所以自己突然覺得眼前的煒彤其實非常悲哀。

 

而隱身的六合,想起的是脖子上所懸掛著的紅色勾玉的主人的死亡。

 

是啊,那心中對於殺死他的存在的憤怒,甚至讓自己不惜想要打破神將不得殺害人的戒律。

 

自己絕對不願意那現在暫時回到道反、近期將歸的那個人一個人孤單的死去。

 

為了實現這個承諾,在那大蛇的瀑布之中,自己抱著對方緊緊不放的手的感覺,自己從未忘記過。

 

眼前的赤狼也有這樣的對象嗎?

 

自己曾經從那有著年邁外貌的同伴那裏聽聞過,赤狼是非常專情的異獸。

 

如果失去了現在位於自己眼前的赤狼,那麼他的伴侶的心情會是如何呢?

 

六合眼底不自覺地閃爍著如晨曦般金黃光芒的眼瞳,似乎也在說明他能夠理解煒彤的沉重心情。

 

不過要怎麼做,還是要看昌浩的決定。

 

畢竟十二神將已經不是自由自在的存在,主人的決定才是自己的依歸。

 

「那麼到時候就拜託你了,也希望這個請託不會有用到的一天。」煒彤對著昌浩著說,隨即又躍上牆頭,「昌浩大人也回去好好休息吧,天都已經快亮了呢。」

 

「煒彤要去哪裡呢。。。?」昌浩的話還沒有問完,煒彤的身影已經消失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按照以往的經驗,昌浩知道就算找也是枉然,對著小怪這麼說,「我們也回去吧。」

 

「嗯。」小怪點點頭,配合著昌浩的步伐邁開腳步。

 

一人兩神將各懷心思踏上回安倍邸的歸途。

 

第十五章(15.14)

 

赤狼所在的異界之中,相較於赤狼的強大,除了黑暗以外都是些不具備特殊威脅性的生物。

 

然而這片土地同時除了通往人界的通道之外,還有通往其他三個像赤狼一樣繼承了元素而生的存在所在異界的通道。

 

繼承著風元素而生的黈虣,使萬物得以呼吸

 

繼承著火元素而生的赤狼,賦予萬物靈魂,同時也是再生的力量。

 

繼承著水元素而生的碧螭,代表死亡

 

繼承著土元素而生的赭麃,賦予萬物形體,又或者可以說讓這個世界得以堅固

 

風、火、水、土,四大元素構成了這個世界的最基本型態。

 

【此處風火水土四元素的力量借用美國曼哈頓島印地安人對於構成這個世界元素的基本看法。】

 

與赤狼的異界有著固定可以通往人界的通道不同,黈虣、螭、赭麃所在的異界並沒有直接通往人界的通道,又或者說這樣的通道確實存在,但就連這三個族類本身自己也很少使用,所以等同於不存在。

 

四大元素所代表的四大族類中,只有赤狼對於人界的興致最高,也經常性的下到人界去。

 

或許與一開始個別的種族不同有很大的關係。

 

相較於其他三大族類在人界的數量是屈指可數,甚至只是存在於傳說之中的生物。

 

而狼族,在人界並不罕見。

 

或許也就因為這樣赤狼對於人界的興趣非常的高,也經常性地和人界交流。

 

不過實際上不管是黈虣、赤狼、螭、赭麃,之間的交流並不頻繁,甚至可以說是不相來往與不相干涉的。

 

當然,也就因為這樣,彼此之間沒有產生過任何紛爭。

 

屬性相生又或者是屬性相剋的元素之間,表面上都沒有交流,但不代表對彼此的事情漠不關心或是毫不了解。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不同族類之中,都存在著擁有雙系能力的存在。

 

這些雙系能力的存在就像是不同的圓中重疊的部分一樣,同時屬於原本的屬性,又同時屬於另外一邊。

 

緊緊相繫卻又各自分散的四個族裔,其各別所代表的元素,同時也是支撐著整個宇宙、整個世界構成的基本支柱。

 

沒有人知道這四個族裔究竟是從甚麼開始存在的。

 

或許是當這宇宙中的第一道光、第一道黑暗降生的時候,四個族裔也隨之降生。

 

所以或許可以這麼說吧。

 

黈虣、赤狼、螭、赭麃是與宇宙同生同亡的存在。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