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ictims (Past&Now) 3.0

 

內心的創傷必有其意義,背負著自己的創痛,才能感受到別人的傷痛

 

The Victims (Past&Now) 3.1

 

只有維生儀器聲響的安靜病房,慣例地響起一個朗朗念誦著雙城記的男子聲音。

 

躺在床上的是數周前中彈的法醫Anna White,朗朗的念誦著書本內容的男子是邁阿密警局新來的法醫David Williams。

 

兩人據說是舊識、舊同事,而且私交甚篤。

 

總是在執完勤之後,來到醫院誦讀著同樣的一本書。

 

據說在很久以前,Anna也曾經陷入同樣的狀況之中。

 

那是Anna還住在精神療養院那時候的事情,而David當時是去探訪他的家人時受到院長Jack Skinner拜託,開始為Anna誦讀同樣的一本書。

 

David是在同一家精神療養院中的其他受害者家屬。

 

「Anna有不想醒來的理由,請給他一個醒來的希望。雙城記是對他的過去意義重大與深刻的書,」院長Jack Skinner當時這樣請託的。

 

而現在David也想給Anna與那時一樣的希望。

 

對於Anna心中的矛盾,David非常了解。

 

情況並不樂觀。

 

不是不能夠,而是不願意醒來。

 

不想看見眼前的世界。

 

是害怕醒來之後的世界會像以往一樣崩解嗎?

 

還是在害怕醒來之後,發現這一切曾經發生過的都只是夢境?

 

希望,在注入。

 

只能抱持希望期待。

 

不過,卻依舊聯絡不上Gina。

 

只有David知道,Gina已經變裝悄然來訪過無數次,就連雙城記也是Gina所送來。

 

雙城記,是最後與家人共處的快樂時光。

 

歡鬧嘻笑的聲音,在那時候滿溢,成為後來的精神表徵。

 

「會醒來的,Anna只是覺得累了,就當作是讓他好好休息一陣,」就連瞳眸的顏色也用角膜片改變的Gina鼓舞著David。

 

看著實際上擁有和Anna一樣外貌的Gina這麼說,那麼就只能選擇相信。

 

兩人的故事,David知之甚詳。

 

甚麼時候噩夢才得以結束?

 

背負著和Anna一樣的東西,也和Anna一樣總是淺笑著的Gina又是怎麼想的呢?

 

或許,找出當年的真相就能夠解釋這所有的一切。

 

不過卻太難。

 

只能夠得知那似乎是一個被塵封已久的計畫。

 

悲劇就從那個計畫開始。

 

The Victims (Past&Now) 3.2

 

健康恢復原狀,工作回到正軌,彷彿從來不曾發生過任何事情。

 

清醒過來的Anna很快就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

 

要說有甚麼不同,似乎沒有。

 

不過CSI罪案實驗室的上上下下,都被Gina嚇壞了。

 

Gina僅僅有去過實驗室兩次,但實在令人感到驚恐,因為當時的Anna還在醫院裡。

 

和Anna慣常的穿著一模一樣,就連外貌、聲音、行為舉止都完全相同,就像是在照鏡子一樣。

 

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這是實驗室所有的員工一致的想法。

 

就算是雙胞胎也不會如此的肖似,但是,Anna與Gina不單只有外貌像而已,就連細微的動作都一樣,像到令人感到恐懼。

 

兩姊妹知道,多年後再次見面並不是偶然,所有的條件似乎都已經齊備,那麼這一次,可以找出真相嗎?

 

而找到真相之後,是不是就可以重新找到真正的自己呢?

 

這一天也是與往常無二致的勤務,Anna接到公務的指示就前往了現場。

 

邁入現場的Anna卻呆愣在門口久久不能回神,就連Horatio的關切與問話也沒有回應。

 

是啊,噩夢,眼前的場景就是噩夢再次降臨了吧。

 

「Anna,還好吧?」Horatio再次問了。

 

Anna看著Horatio的眼神有些複雜,「Mr. Caine,還記得嗎?那時候你曾經這麼說過,直到找出兇手之前永不會放棄。或許我只是想要確認這一點才會回來邁阿密的。」

 

「怎麼了嗎?Anna,」Horatio擔心的問著沒有進入現場,反而走出門外坐在台階上打著電話要法醫處派人來接手案件。

 

「Mr. Caine,和那時幾乎一模一樣的現場,你還記得嗎?雖然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不過我從來沒有忘記過,」Anna的頭低垂,輕聲地說,「他們回來了。這一次,無論如何一定要抓住他們。。。。」

 

The Victims (Past&Now) 3.3

 

潘朵拉計畫。

 

由私人資金贊助的潘朵拉計畫是發展生化武器的計畫。

 

發展到後來,不單只是一般的恐怖組織而已,就連政府本身也覬覦著這個計劃。

 

父親、母親、姊妹。。。,自己的家人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被殺害。

 

然而,當時負責保護的幹員卻失職了,而事後也沒有人出面承認這件事情。

 

石沉大海。

 

現在政府想要重啟這個被封閉許久的計畫。

 

不,應該從自己和Gina從精神療養院中離開的那一瞬間開始,其實就一直被監控著去向。

 

而兩姊妹這麼長久的時間之所以沒有辦法從所在的情報機構得到想知道的東西,是因為被有意的隱瞞了。

 

Anna坐在CSI罪案調查實驗室的驗屍室裡看著躺在解剖台上的冰冷屍體一邊解剖一邊思索。

 

是甚麼時候開始養成的習慣,觸摸著、看著冰冷的人類屍體反而讓自己更為的冷靜。

 

這一點Gina也是一樣。

 

噩夢,卻只是因為一個愚蠢的理由。

 

居然只是為了那樣愚蠢的理由啊。。。

 

「Mr. Caine,」Anna思索出定論,脫下鑑識手套打了電話給一直關切著自己,卻甚麼也都沒有多說與也沒有多逼迫自己的Horatio。

 

這一陣子,恐怕也給CSI罪案實驗室帶來不少麻煩吧。

 

為了讓自己離開這個地方,進入政府的管制之下,重起潘朵拉計畫,只因為自己和Gina掌握了最後的關鍵。

 

You are the same, but at the same time, you are all different.

 

母親將最關鍵的話語交給了自己和姊妹們。

 

可是那樣的東西不要出現會比較好吧?

 

可是如果自己待在這裡,會繼續帶給Horatio不少麻煩吧?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水落石出,那麼就再也沒有待在這裡的意義了。

 

Horatio想要排除萬難,將那些兇手們逮捕歸案,但是實際上這是很難做到的事情,因為最後還是被其他的政府單位搶走了。

 

那之後的紛擾,也不曾停歇過。

 

自己所能夠做的,也只不過是待在這裡做到自己所能夠做到的事情而已。

 

雖然Horatio並不將自己視為麻煩人物,實驗室的其他成員也能夠體會自己的立場,態度都是支持自己的。

 

然而,待在這裡卻不是最好的決定。

 

「就像是當時Mr. Caine對我們姊妹的盡心盡力一樣,就像是當時Mr. Caine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一樣,就這樣對待那些受害者與他們的家庭吧,」Anna對著電話那頭意圖慰留自己,要自己不要擔心的Horatio輕聲地說著,「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即便如此,所謂的正義其實一直存在著的吧?

 

那些受傷的心靈雖然不會因為時光的流逝而讓傷口消失,不過如果有誰可以如此努力不懈的為追求正義而努力不懈,那麼就已經足夠了吧?

 

CSI,或許就是這樣的地方。

 

為了那些面對殘酷事實的受害者與失去親愛的人的存在們,伸張正義,然後從中得到撫慰的地方。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