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月夜。狩(前傳)13

 

據說在很久以前,那時的偉大航道比起現在更為艱險的年代,散居於世界各地的工匠們會透過一種特殊的方式互通消息。

 

即使這個猜測並沒有被露露證實,不過看來就是這樣了吧。

 

因為看著報紙的露露,偶爾會露出得知了甚麼的表情,但是報紙上並沒有特別引人注意的消息。

 

而這一天看著報紙的露露,神情非常的不對勁。

 

露露看著報紙沉默了很久,就連馬可走到身邊放下午餐也沒有發現,只是一直看著報紙不發一語。

 

「怎麼了嗎?」馬可問。

 

露露遲疑了相當久才回答,「只是覺得相當遺憾,湯姆先生可是世界第一的造船工,居然會以這個替海賊王造船的理由而被帶往司法島並且判處死刑,實在難以理解。」

 

「這大概就是為海賊工作的風險了吧,」馬可觀察著露露的神情,沒有放棄先前的念頭,「真的不考慮留在船上嗎?在這裡我們會保護你和露西的。否則被海軍知道你曾經在白鬍子的船上幫忙過,說不定也會像這樣為難你的。」

 

「『世界上是沒有所謂海賊船的設計圖的,船員掛上了骷髏旗就是海賊船,掛上了海鷗旗就是海軍的艦艇,掛上了其他的旗幟還可以變成其他種類的船隻。不管如何,都要堂堂正正的面對自己所製造出來的東西,』湯姆先生是這麼說的。即使如此。。。」露露看向馬可說。

 

就在露露還沒有把話說完的當口,響起了噗嚕噗嚕的聲音。

 

電話蟲?馬可下意識的找著,露露倒是泰然自若的從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的凱倫身上某處拿出了電話蟲,接聽著。

 

凱倫也是讓馬可最初感到驚訝的原因之一。

 

十六月夜。狩(前傳)14

 

跟隨著露露和露西的兩條蛇-凱倫和巴力,被偉大航道的人們稱之為人面蛇,在被海王類畏懼的海蛇之中是性情相當兇猛,毒性也相當強烈的品種。

 

【※巴力。澤布爾:美索不達米亞的豐饒之神-大袞其子,為半人半魚,右手長矛、左手閃電,乘雲駕霧的最強戰士

 

※凱倫:在希臘神話中登場的人馬族賢者,擁有不死之身】

 

不過卻不單純是這樣。

 

「蛇形態的半生物、半機械裝置,」露露是這麼說的。

 

是露露的雙親所共同合作的產物。

 

一開始救了他們的時候,因為受傷過重,蛇的本體已經幾乎完全無法再如同原來一樣使用,但是還活著。

 

所以才會將凱倫與巴力改造為蛇形態的半生物、半機械裝置。

 

在保有蛇本身的意志的同時,將其身體做了改造,從那時起就一直和露露一起生活。

 

而露西出生以後,巴力更是被托付了負責照顧露西的重責大任。

 

有絕大多數的時間裡可以看見露西與巴力幾乎形影不離的、在經過老爹的許可之後,一人一蛇在船上探險的身影。

 

馬可在露露接起電話蟲之後並沒有走遠。

 

其實從露露上了莫比。迪克號之後,馬可一直在看著露露。

 

一開始是監視,畢竟即使經過了幾天的航程的相處,但是對露露的了解實在太少了。

 

即使露露和露西看起來並沒有甚麼傷害性,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再說露露可是要上白鬍子海賊團的主船-莫比。迪克號呢,怎麼可以不小心呢?

 

之後漸漸的相處,從監視變成了觀察。

 

難以理解為什麼露露總是露出淺淺的微笑,仿若沒有其他多餘人類的情緒一樣。

 

只有在面對露西的時候,會露出不一樣的神情,那是自己也曾經很嚮往的母親的溫暖神情。

 

除此之外,甚麼多餘的情緒也極少,可說是不曾見到過。

 

據此,馬可知道今天的新聞其實露露的心情是非常複雜的。

 

大概同為工匠的露露也是認識世界第一的造船師湯姆的吧。

 

這樣的話,就可以解釋得通了。

 

十六月夜。狩(前傳)15

 

露露接起電話蟲之後,會隨著使用者在某種程度改變成使用者的外貌與某種程度配合使用者的動作表現情緒的電話蟲,在那一刻變成了一個畫著濃妝的臉龐。

 

誇張的睫毛與造型不禁讓人立刻感覺到電話蟲那一頭的人是多麼的有個性了。。。

 

而隨著語氣配合動作的電話蟲也分外的激動忙碌。

 

「露露,你沒事吧?!今天看到報紙真是嚇死我了呢!我記得你這個時間應該在水之七島,你也沒有聯絡,讓人很擔心啊!我還以為你碰上政府的人員還是海軍了啊!你現在在哪裡呢?」

 

電話頭那頭傳來的聲音,馬可發現自己很難判斷究竟是男還是女,不過語氣中對於露露的擔心是無庸置疑的。

 

「抱歉,伊娃,」露露道歉,「只是臨時變更了行程,本來也沒甚麼大不了的,海上的旅行有個一、兩個月的誤差時間也不算甚麼。」

 

「這麼說也沒錯,老是遇到有興趣的事情就把時間忘了,不過還是很守時的。別轉移話題,露露!」電話那頭的伊娃瞬間察覺到露露的意圖。

 

「我沒事的,這裡是新世界,距離水之七島也很遠,也不在海軍的勢力範圍內,不要緊的。」

 

「新世界!?又去那種危險的地方了!雖然現在沒事,不過還是暫時低調點。取消你本來的行程吧,暫時不要去修船了,修船也可以找別人修的不是嗎?萬一那個人出賣你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這可不行,已經說好了呢。而且要說這片大海最不可能出賣我的人,除了你們以外,就只有他了。這點我可以保證。」

 

「那個人到底是誰啊!?雖說你也會接很多其他額外的委託,但是只有那個人到現在為止你都不曾透露過他的身分,實在讓人很好奇呢!」

 

「是個很重要的人,也是絕對可以信任的人,就算把性命交託給他都不需要擔心的人,」這麼回答伊娃問題的露露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張白紙,然後把白紙放在手邊。

 

白紙朝著某一個方向動了。

 

十六月夜。狩(前傳)16

 

生命卡?

 

馬可看著露露放在手邊沒有去動他卻自顧自朝著某個方向移動的白紙。

 

可說是新世界特產的生命卡,是將指甲拿到專門店去製作的特殊紙張,既不怕水也不怕火。

 

紙張會顯示指甲主人的生命力,在主人衰弱的時候會縮小,恢復健康時則會變回原本的大小。

 

同時生命卡被撕開以後,撕下來的紙張會互相吸引,由此特性,不單只是能夠知曉對方的安危,同時也能夠知道對方的方向-雖然距離多久並不曉得。

 

露露對著生命卡所顯露出來的神情,那也是至今為止從未見過的表情。

 

比起純粹的溫柔,帶著更多的想念還有其他更為複雜的情感。

 

生命卡的主人對於露露,就一如他對電話蟲那一端的人說的一樣吧。

 

很重要的人。

 

電話蟲那一端的人又是誰呢?

 

露露稱之為伊娃。

 

就自己的印象所及,被眾所皆知的人物之中,只有一個人符合這樣的描述-卡馬帕卡女王,同時也是革命家艾波利歐。伊娃柯夫(エンポリオ・イワンコフ,Emporio Ivankov)。

 

這才是露露的歸處嗎?

 

原來露露也是新興於這片海洋,目前仍舊多半只有從事地下活動,不斷推翻王國的政權,逐漸被世界政府視為威脅的革命軍的一員啊!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確實是無法勉強露露加入白鬍子海賊團呢。

 

無論如何都太過於可惜了。

 

馬可不由得這麼想。

 

但這也只是馬可自己的推測而已,得到露露的證實則已經是露露即將離開莫比。迪克號的那時候的事情了。

 

馬可聽著露露告訴電話那一頭的人的話語,語氣中明顯的顯露著比起在這段期間以來複雜的情緒。

 

對露露來說,雖然比不上生命卡的主人一樣的地位,但也是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人吧。

 

因為有同伴,所以就推辭了老爹的照應嗎?

 

又也或許是不想成為海賊吧?

 

只想安靜生活的露露,一旦成為海賊也確實是更加不利。

 

那麼還有甚麼是自己可以多少幫忙露露的嗎?

 

看著露露的堅強不知不覺想要幫助他的馬可想。

 

十六月夜。狩(前傳)17

 

馬可在露露準備離開的時候,來問了露露是否需要送他一程。

 

露露拒絕了,「給了我目的地的永久指針,不會迷路的。而且。。。那裏的話白鬍子海賊團的船也不好去吧。再怎麼說新世界也是有勢力範圍的,雖然沒有惡意,不過越界的話可是會被視為無端挑釁的。」

 

馬可雖然在猜測露露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哪裡,不過很快的另外一件事情就讓馬可全然忘記這回事,同時也更加的摸不著頭緒。

 

老爹給予露露的報酬相當的多。

 

對於白鬍子而言,從一開始出海的目的就不在於金銀財寶。

 

這一點在多年以後白鬍子參與頂上戰爭,並且在生命即將走到終點的那時所浮現的人生走馬燈的回憶之中就已經透露這個世界第一的海賊從小一直渴望的是家人。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既然渴望的是家人,又為何不成家立業就好呢?

 

然而,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難解的謎團,也有很多無從找到理由的行動。

 

被自家的海賊團成員稱之為老爹的白鬍子最終也實現了願望,當然這一點是現在進行式但同時也是後話了。

 

露露向白鬍子提出了試砍船的古怪要求,對這樣的請求馬可摸不著頭緒。

 

難道是不想要離開莫比。迪克號嗎?

 

不,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麼也不需要試砍船吧?還要求老爹要用震震果實的惡魔果實能力?

 

難以理解。

 

說著這樣的話的露露看起來也是非常的認真。

 

白鬍子看著露露沉默了好一會,問了露露理由。

 

「距離我出海離開故鄉的所在地已經十年了,在這十年之間努力不懈,只是為了證明故鄉並不是一個夢境。如果是現在的我的話,是否能夠坦蕩蕩的回去了呢?我想要知道這一點。。。而且烏戈力特的船是不會沉的。」回答著問題的露露的神情透露著微妙的落寞。

 

【※烏戈力特:古代都市,曾是重要的國際港口與政治文化中心。】

 

十六月夜。狩(前傳)18

 

「烏戈力特。。。,原來還有人活著嗎?!那麼你的名字是?」白鬍子聽見露露的話之後這麼說。

 

「是否能夠承擔起那個名字,還需要判定呢,不是嗎?」露露避開了白鬍子的問題。

 

這回白鬍子倒是爽快的站起來,然後拔出了慣用的刀,「那麼還得加上惡魔果實的力量沒錯吧?」

 

「是,非常謝謝您的成全。」露露誠心誠意的道了謝。

 

在馬可的注視下,老爹罕見的站到船邊,然後發力砍了結束工作來向老爹辭行前已經被放到水面上離的稍遠的露露的船-雅典娜。

 

轟然巨響過後,原本應該因為承受了白鬍子這世界第一海賊的全力一擊要碎裂的船體甚至沒有產生多大晃動,仍舊安然無恙的飄盪在海上。

 

絕對不是老爹失手了,馬可很確定這一點。

 

聽見騷動而圍觀過來的其他白鬍子海賊團的團員們,連忙詢問除了老爹以外唯一在場的馬可。

 

看來是錯過了甚麼關鍵的事情了!

 

露露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工匠,但是為什麼老爹要這麼做呢?

 

馬可只是暫且安撫了眾人的躁動等待著。

 

老爹並沒有帶著敵意,眾人也只能旁觀。

 

「巴斯特。D。露露(Bastet。D。LuLu),」露露向再次回到座位,同時也讓眾人退下的白鬍子說。

 

【※Bastet古埃及的貓女神。】

 

「巴斯特。D啊,同時背負著這兩個姓名的重量,也確實難為你了,小丫頭。這樣確實無法勉強你留下呢。不過至少在這片新世界懸掛著白鬍子的旗幟的海上你不需要擔心甚麼,讓我看看烏戈力特的意志吧。」白鬍子的話語中帶有玄機。

 

然後露露和白鬍子又談了一陣,露露才告辭離開。

 

雅典娜啟動潛水艇的功能,沉入水面下、消失在海面上的時候,目送母女兩人離去的馬可好奇的問著老爹。

 

「伊絲塔的巴斯特,人們曾經是這麼稱呼那裏出身的工匠的,」白鬍子若有所思的說,「那可是偉大航道的古老傳說。」

 

【※伊絲塔:Ishtar,又作伊什塔爾。是美索不達米亞所崇奉的女神。基於伊絲塔每年會進入冥界再復活的本質,一般認為英文的復活節(Easter)字源即是伊絲塔(Ishtar)。伊絲塔原本就是一個雙面女神,既是豐饒與愛之神,同時也是戰爭女神,一般認為與金星日夜不同的雙面性有關。希臘羅馬神話中則以雅典娜和阿佛羅狄忒分別代表戰爭與愛這兩個面相。】

 

十六月夜。狩(前傳)19

 

「頭兒,把改造船的這種事情拜託給鷹眼介紹的人,還給他我們這個駐地所在的永久指針真的沒問題嗎?萬一對方把記錄指針交給海軍,那可會很麻煩呢,」紅髮海賊團的副手-班。貝克曼(ベン・ベックマン,Ben Beckman)一邊抽著菸草一邊問著自己還在喝酒的紅髮海賊團的船長-紅髮香克斯(シャンクス)。

 

「就是說啊,頭兒,」紅髮海賊團幹部拉奇。魯(ラッキー・ルウ,Lucky Roo)一手拿著帶骨頭的大肉塊啃咬著。

 

「也不一定會來吧,只是把永久指針和船工長的設計圖交給對方而已,要不要答應還不一定。鷹眼不是還說就算答應也可能只把設計圖交回來而已嗎?不過我倒是想見見是甚麼樣的人物呢,」自稱射擊準度可以射中螞蟻的眉心的紅髮海賊團狙擊手耶穌布(ヤソップ,Yasopp)在一旁不知道在搞蛇麼小發明。

 

「我看你是想開砲才這麼說的吧,條件居然是要找狙擊手幫忙校準武器!」拉奇吐槽著同伴。

 

「你們也不都看見了嗎?鷹眼的船改造的真是好呢,」香克斯咧開嘴笑著反駁,「原本的船素質就很好,但是上上回見面的時候,不是就連船工長也都是讚不絕口?恰好我們的雷德號(Red Force)需要大改造,這才特別拜託他的。」

 

「不過,不知道是個怎麼樣的技師呢?鷹眼說他的名字是露露,這個名字可是連聽都沒有聽過的啊?無名的技師的話,技術大概似乎也值得懷疑呢!?如果技術真的那麼好的話,名聲應該響徹了世界吧,」貝克曼還是很擔憂。

 

「不管怎樣,只是把設計圖給他看看,實際的改造工作還是船工長負責的,就別太擔心了。再怎麼說,雷德號也需要一番大改造了,船工長又遇到設計上的瓶頸,有人可以幫忙的話,就再好不過了,不是嗎?」香克斯仍舊是一派輕鬆。

 

「這倒也是,兄弟們的人數也增加了,而且現在頭兒又是四皇之一。不僅是速度、載重量,就連攻擊火力也得提升才行,」貝克曼沉思了一會之後回答。

 

「雷德可是我們的家呢,當然要好好、謹慎的改造才行,」紅髮仰望著滿天的星空這麼說。

 

十六月夜。狩(前傳)20

 

「要好好的看守和保管,這可是重要的修船材料和工具!」貝克曼正在島的一邊交代著夥計們。

 

設計圖遲遲沒有回來的下文,所以到目前為止都只有事前的準備工作而已。

 

頭兒說鷹眼告訴他,如果設計圖改好了,露露沒有意願要來的話,他會把設計圖和永久指針再次帶回來。

 

本來是指望鷹眼能夠說出技師的所在,這樣的話就不需要透過鷹眼傳話,直接去找那個技師就可以了。

 

但是被鷹眼拒絕了。

 

到底是甚麼樣的人物呢?居然會如此刻意的保持低調,就連所在地也不讓人知道?

 

除此之外更讓貝克曼在意的,或許是另外一件事情。

 

即使是和自家的頭兒很熟悉,在頭兒的左手還沒有失去之前,和頭兒也經常在劍術上進行決鬥,這樣的鷹眼在紅髮海賊團的眼中與其在世人眼中的印象並沒有多大的區別。

 

冷漠、喜怒無常,不,應該說根本就看不出喜怒的變化,甚至行事作風向來是我行我素的獨特個人色彩,對很多事情都是採取了『不相為謀』這個態度的鷹眼居然會這麼遷就一個技師?

 

在鷹眼說及這個名為露露的技師的時候,鷹眼的眼中透露出的些微變化,雖然和平常的平靜無波沒有甚麼多大的不同,不過卻是有一種很不一樣的感覺。

 

那是和頭兒比試的躍躍欲試與期待的感覺變化不一樣的東西。

 

那是溫柔?

 

貝克曼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大跳。

 

絕對不可能的吧!

 

不管如何,到底是個甚麼樣的人物呢?

 

居然會讓鷹眼露出那樣幾乎察覺不出來,但是不一樣神情的人物,還真是令人感到好奇不已。

 

貝克曼一邊叮嚀著自家的夥計們要小心注意。

 

不管怎樣,在雷德號改造的這一段時間裡,這個臨時建築起來的造船廠可是很重要的。

 

還得小心可能趁這個機會來襲、挑釁的海賊們與可能會來偵查的海軍才行。

 

只是,貝克曼不知道的是,這樣的小心謹慎固然要緊,不過草木皆兵過了頭卻可能會惹出大禍來,這一點貝克曼在稍後一點的時間裡有了深刻的體悟。

 

十六月夜。狩(前傳)21

 

被賦予瞭望重責的紅髮海賊團的團員,姑且稱之為團員A,正感到有些昏昏欲睡。

 

時間是中午過後不久,吃飽飯後的滿腹感再加上駐地所在地的春島微帶涼意的風吹拂著,卻也因為陽光映照的暖意讓人不至於感覺到寒冷。

 

四周的蟲鳴鳥叫與和煦的氣候讓人也有些懶散起來。

 

這樣的環境要不是自己肩負著警戒的重責大任還真想睡上一覺呢!

 

這個無人島的春島的面積並不算大,但是也不算小,團員A所負責警戒的海面方向有一個港灣,而另外一邊由另外一個紅髮海賊團的團員所警戒的方向則是雷德號的停泊處、改造船隻的材料存放處與臨時的造船廠。

 

在新世界中除了海軍的駐在所以外並沒有造船廠,海賊當然不可能到海軍的駐在所去,那無疑是自找死路。

 

於是在新世界之中為了讓自家的海賊團的船隨時隨地都可以擁有維修、改造的基本能力,理所當然都擁有船匠們。

 

當然,這些船匠們的工夫也是良莠不齊。

 

畢竟正經的普通人是不會願意和海賊們扯上太多關係的,更不用說還得上海賊船。

 

在偉大航路的前半部,構成島嶼本體為幹勁滿滿紅樹的夏波帝諸島之前有一個舉世聞名的造船重鎮-水之七島。

 

自古以來就是造船業非常興盛的島嶼的水之七島,在距今四年前海上火車-冒煙湯姆號初次運行成功之後,也總算克服了來往的運輸船經常被海賊船打劫的窘境,雖然還沒有能夠完全突破原本的困境,但是逐漸的正在興盛之中。

 

由於這才不過是四年前的事情,這之前其實也有很多造船工為了餬一口飯吃,就此上了海賊船的。

 

這也只是雜談,回到決定要將紅髮海賊團的珍貴的家-雷德號做大改造的同時,其實眾團員的心中的心情是非常複雜的。

 

一方面是高興將來能夠有更多的夥伴加入雷德號的行列中,同時雷德號也能夠有進一步的整修,但是另外一方面卻感到有些許的不捨得。

 

這種心情大概也就是對舊有事物的懷念吧。

 

十六月夜。狩(前傳)22

 

回到正題,「那是甚麼啊!?」正陷入昏昏欲睡狀態的團員A突然清醒過來。

 

有船靠近?

 

然後在下一秒,團員A很快就判斷出了來者是誰。

 

棺材造型的小船,以及船頭兩個隨著風而顯得有些搖搖晃晃的燭光。

 

鷹眼米霍克!

 

是來找頭兒的吧?

 

團員A想起副船長貝克曼的交代。

 

原本緊繃的心情又鬆懈下來,然後把眺望的工作交給了另外一個夥伴團員B,團員A本人則是跑去幹部和頭兒的休息處報告消息。

 

就在團員A前腳剛走沒多久,相較於團員A海賊經歷較為資淺的團員B發現有點異樣。

 

在鷹眼的船的附近的海面有甚麼異樣,海王類?!

 

被團員A獨自留下的團員B有些慌了手腳。

 

頭兒曾經交代過要對所有來訪的客人採取合宜的待客之道,即使是以『打個招呼』為名,實則是上門踢館的海賊新星們也不能夠怠慢。

 

那麼應該要怎麼辦才好?

 

如果在自家門前結果客人被海王類襲擊的話!?

 

團員B完全沒有思考到一件事情,那就是總是一個人駕著一艘棺材小船在這片海洋上到處飄來飄去的、世界第一的大劍客、傳說中的劍豪鷹眼米霍克怎麼可能會被海王類襲擊而有所損傷。

 

反倒是攻擊的海王類應該會屍骨無存才對。

 

就在團員B自顧自的慌了陣腳的同時,海面上升起的是潛水艇。

 

潛水艇的大小並不特別的大,也沒有烙印上哪一個海賊團的印記,然而團員B卻因為發現判斷錯誤而更加的慌亂與措手不及。

 

於是,在一陣手忙腳亂之中,就發生了絕對不可以發生的事情。

 

在海賊團中任意開砲這件事情其實是不被許可的。

 

想要開砲,即使是試炮都還是要經過幹部或是船長的許可,畢竟輕率的開炮可能會被當作是引戰、挑釁的信號,而對於火拼是不需要理由的海賊而言,對於引戰或是挑釁當然是要回應的。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即使是有敵船靠近想要開砲都必須要取得攻擊許可才行。

 

於是,在一陣慌亂之中,憑藉本能行動的團員B做了一件事後讓他懊悔不已,卻也無法挽回的事情。

 

十六月夜。狩(前傳)23

 

漂在海上,往目的地的島嶼前進中的米霍克是一派的悠哉。

 

即使這裡被稱作新世界,對於已經慣常在這片海洋上一個人來來去去的米霍克而言,已經算不了甚麼。

 

再加上這附近是春島的氣候,天氣非常的和煦,即使是大中午也不會過於熾烈的陽光讓米霍克的心情很寧靜。

 

即便表情沒有多大的變化,仍舊是微皺著眉頭與下垂的嘴角,但說不定也有那麼一點高興的感覺吧?

 

見到故人的雀躍之情。

 

要說這個被世人稱為喜怒無常又性情冷淡的米霍克在這世界上還有甚麼要聯絡與牽掛的人,大概就只有紅髮和露露兩人了吧。

 

紅髮是難得的知交,而露露是故舊。

 

紅髮是多年的劍友,即使在紅髮失去了左手之後,再也沒有想過和紅髮比試,不過至少這麼多年以來的情誼是無庸置疑的。

 

而在很久以前就失去了可以聯絡的親人,獨自一個人成為海賊、邁進世界第一的劍客的米霍克,在初初踏入偉大航路的時候就遇見了露露。

 

然後因緣際會之下,和露露建立起了和紅髮不一樣的、應該說是如同兄妹一般的情感。

 

於是在紅髮提及自己的船是由誰改造的時候,米霍克將露露介紹了給可資信任的紅髮的這件事情也並不讓人如此的意外。

 

雖然一開始並不清楚露露是否會接下這份工作,不過在紅髮這邊接下將修改改造雷德號的設計圖的這件工作介紹給露露的同時,米霍克不禁想到能夠有新的設計圖可看,露露會高興的吧?

 

從很久以前的記憶之中的露露除了四處探險以外,就是成天和設計圖、和工匠有關的事情為伍的。

 

最喜歡的東西就是設計圖,這樣的話多少也會讓露露感到開心的。

 

而現在之所以自己會在這裡,是因為露露傳了消息來,問自己能不能將見面地點與時間也改成這附近。

 

貌似得到了甚麼稀奇的東西呢,米霍克想起上回見面的時候,露露有些興奮的對自己這麼炫耀著。

 

那是自己曾經非常熟悉的露露的表情。

 

一如以往悠哉坐在自己的棺材船上的米霍克無端的想起了這件事情。

 

十六月夜。狩(前傳)24

 

為什麼會突然開始交戰!?

 

聽見騷動與轟然巨響匆匆忙忙從島中的駐紮地出來的香克斯與紅髮海賊團的幹部們都覺得眼前這個場景極度難以收拾。

 

確實是島這邊的砲擊聲先開始的,然後被回擊。

 

沒有攻擊許可居然採取攻勢!?

 

在自家的夥計之中居然發生這種不可思議的大錯誤,而反擊的人居然就是團員A來回報的鷹眼!?

 

這點也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那個強大到令人咋舌的劍氣在這世界上沒有幾個可以施展,所以香克斯很確定那是老友鷹眼揮動他那斬了不知道多少船的傳說中的黑刀所造成的結果。

 

鷹眼從很久以前開始就經常與自己比試劍法,雖說從自己失去左臂之後再也沒有機會和鷹眼比試,但是這麼直接了當的攻擊紅髮海賊團的駐地還真是頭一遭。

 

對於劍客而言,決鬥和仇恨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理所當然也不會無端攻擊自家的海賊團。

 

紅髮海賊團這些年也陸陸續續增加了許多陌生的面孔,老是對於鷹眼的出現大驚小怪的,即使如此一開始也不曾被攻擊過。

 

只是這回似乎也不能怪罪鷹眼,是自家船員先闖禍了!

 

「頭兒,鷹眼的船旁邊還有一條船耶!而且上面的人好像受傷了!?鷹眼似乎是在保護那條小船?」拿起瞭望鏡的耶穌布回報著自己看見的情形。

 

「咦!」香克斯看向來通報的團員A,但是沒有看見雅典娜上浮的團員A只能猛搖頭。

 

「頭兒,」先去從自家團員身上了解狀況的貝克曼回報著情形,「確實是我們這邊誤發了攻擊,然後才被鷹眼回擊的。那條船該不會是鷹眼口中的露露的船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可是不得了了,這可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收得了場的!」

 

「總之有人受傷的話,先讓船醫準備好,我先過去看看!」香克斯吩咐著,眼神比起過往還要更加的嚴肅。

 

「眼前也只能這樣了,」貝克曼心中的沉重不會亞於香克斯。

 

絕對不會讓朋友在自己的眼前受傷。

 

所以在東海的時候,為了救被近海之主攻擊的魯夫,不惜失去了慣用的左臂。

 

新入團不久的團員B居然捅出這樣的簍子來啊。。。

 

雖然知道不是故意的,但是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