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月夜。狩(前傳)0

 

財富、名聲、力量,擁有這世界上的一切的海賊王哥爾。D。羅傑,在臨刑之前說出了一句話:「想要我的寶藏嗎?想要的話可以全部給你,去找吧!我把所有的財寶都放在那裡!」。

 

許多人為了爭奪One Piece,而爭相先後出海成為海賊,後來就形成了大海賊時代。

 

備註:

 

十六月夜。狩』的前傳裡,時間點主要設定在八年前,亦即第二部(頂上戰爭結束,兩年的修練後)的十年前。

 

此時的白鬍子64歲,米霍克33歲,紅髮成為四皇不久,米霍克則是已經成為王下七武海、世界第一的大劍豪。

 

十六月夜。狩(前傳)1

 

「拜託了,請您無論如何都要幫這個忙。」帶頭的男子懇求著。

 

偉大航道的入口的雙子岬停靠著一艘海賊船。

 

沒有如同海軍的船艦一樣擁有特殊的海樓石裝備的普通海賊船或者是其他的船隻,想要進出偉大的航道必定會經過這個海岬。

 

海岬旁有一座歷史相當悠久的燈塔。

 

燈塔存在的時間已經不可考,似乎也沒人關心過這個問題。

 

燈塔的附近曾經有過一家診所,不過已經歇業好一段時間了。

 

診所的擁有人同時也是燈塔看守人的可樂克斯是一個醫術相當高明的醫生。

 

根據他本人的說法,他曾經出海擔任過幾年的船醫。

 

不過只有少數人知道可樂克斯這幾年的船醫資歷並不是在普通的商船、海軍的船艦又或者是其他的艦艇上。

 

那些年的船醫經歷正是在傳說中的海賊王-哥爾。D。羅傑的船上擔任船醫。

 

關於這點,當這之後草帽小子海賊團遇見了目前居住在夏波帝諸島(シャボンディ諸島)的前哥爾。羅傑海賊團的副船長-「冥王」席爾巴斯·雷利(シルバーズ。レイリーSilvers Rayleigh)對這件事情得到了證實。

 

當然,這件事情已是後話,在此不多提。

 

來訪的海賊團男子對這件事情或多或少也略有耳聞的緣故,是因為海賊船上所飄揚的海賊旗,是與海賊王,也就是世人所稱海賊王哥爾。羅傑,在這片海洋上曾經是相當好的對手的白鬍子的海賊旗。

 

即使不知道這一點,長年居住於雙子岬、對來往船隻都自稱是燈塔看守員的可樂克斯是世界相當有名的醫生。

 

這點倒是不曾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有所改變,這同時也是當初為什麼會找可樂克斯擔任船醫的原因。

 

十六月夜。狩(前傳)2

 

「就算你這樣說,我也沒辦法啊,」可樂克斯皺著眉頭,「除此以外,我早就過了冒險的年紀了,只想在這裡安靜的度過剩下的日子。上了白鬍子的海賊船,恐怕會有好一陣子被海軍擾得不能清閒呢!我現在只是個普通人,不想上甚麼海賊船!」

 

「除了您,我們已經別無他法了!」男子又說,「船醫設計好的設計圖,其他的技師和工匠也束手無策。不是說做不出來,就是說那是醫療的領域他們沒有辦法。如果是您的話,是不是可以想到別的方法呢!因為您不也想出別的醫生想不到的方法來治療這隻島鯨魚嗎!?」

 

「所以我說,應該去找別的醫生或是技師和工匠才對,世界這麼大總會有人可以幫忙的,」可樂克斯又說,「真是纏人呢!」

 

「無論如何都拜託您了!」男子依舊很堅持說。

 

「真是的,」既趕不走也無法去幫忙的可樂克斯感到很無奈,這才不得不退讓,否則繼續吵下去還有安寧的日子可過嗎!?

 

「我可以幫你介紹一個人,不過要不要接這個工作就不是我能決定的,」可樂克斯無可奈何。

 

「是醫師嗎?!」男子很興奮,因為自從自家的船醫畫出了設計圖,但是卻找不到人可以做出來以後,就益發的頹喪。

 

「那是不可能達成的技術吧。海軍的貝卡邦克博士或許做得到,不過海軍應該不是會幫助海賊的。」男子想起先前總是得到這樣的回答。

 

「不,是技師,只要有設計圖就能夠做得出來,無論那需要甚麼樣的技術的技師,」可樂克斯後半句的描述傾向於喃喃自語的聲調。

 

沉浸於終於找到幫手的喜悅中的男子並沒有聽清楚可樂克斯的後半句,也忘記要去深究了。

 

「不過,真的沒問題嗎?」男子隨即想起的是已經聽過無數次的回答。

 

十六月夜。狩(前傳)3

 

「比起這一點,是不是願意接受還在未定之天呢,」可樂克斯看著遠方的天際。

 

「不論他開出甚麼條件,我們都會接受的!」男子說,「那麼請告訴我,他住在哪哩,我們馬上出航去拜訪他!」

 

「他現在在哪裡我也不知道,」可樂克斯打斷男子又要發問的問題,「不過我可以幫你聯絡看看。」

 

「這裡有電話蟲,」男子沒有等可樂克斯把話說完,連忙吩咐旁邊的屬下拿來電話蟲。

 

「不,這個聯絡可有點費時間,」可樂克斯摸摸自己的鬍子說,「如果是白鬍子的話,或許應該會答應吧。。。」

 

「您應該不會介紹給我們甚麼奇怪的人吧!?」男子急切的說,「如果是對老爹有甚麼企圖的人的話,那可不行!」

 

「他不會做那種沒道德的事情,做為一個技師、工匠可得要堂堂正正面對自己製造出來的東西,這點我可以保證,」可樂克斯說,「那麼你們去別處轉轉,七天以後再來聽回音吧,老待在這裡我可不好辦呢。再怎麼說,白鬍子的旗幟還是太惹眼了些,我不希望海軍在這裡晃來晃去,太礙眼了。」

 

「這一點沒問題,不過是甚麼聯絡方式,七天的時間不長不短的?既然不是用電話蟲的話,那麼如果是要出航去他那邊問他的話,交給我們就可以了,」男子又說。

 

「世界上連絡的方式很多種呢,除了電話蟲和航海以外,」可樂克斯若有所指的說。

 

「難道是海上的郵遞系統嗎?」男子覺得有些傷腦筋,「萬一被海軍攔截到,那可不得了呢。」

 

「放心吧,比起你們怕海軍,他可更是討厭被海軍追蹤呢,」可樂克斯不經意的說著。

 

「咦!?難道他也是海賊嗎?如果是這樣的話。。。」男子語氣急切。

 

「我說你,白鬍子沒教你要好好聽人說話嗎?乖乖等著去,不然就別提了,」可樂克斯的語氣轉嚴厲。

 

「我知道了,那麼就麻煩您了!」男子這才隨同夥伴們一同離去。

 

十六月夜。狩(前傳)4

 

「嗯,這樣啊,是可樂克斯伯伯的請求,該去嗎?不過那時間已經有安排了呢!」在偉大航路的某處,有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子正在看報紙,一邊喃喃自語想著自己的行程表。

 

「可樂克斯爺爺的消息嗎?」一個稚嫩的小女孩的聲音從正在閱報的女子身邊的地上傳來。

 

正在玩著自己的玩具、約莫只有四歲左右的小女孩聽見母親的喃喃自語以童言童語的天真說著,「去嘛!去嘛!」

 

「還不知道目的地就這麼想去了啊,露西?」露露帶著溫柔的眼神看向女兒露西。

 

「因為可樂克斯爺爺是個好人啊,」露西用著大人的口吻般說,「而且,感覺上應該很有趣的樣子,否則媽媽一定不會猶豫的。」

 

「真是個小大人,」露露揉亂了露西的頭髮,和女兒說笑著。

 

讓露西只和自己、和大人們一起生活,沒有其他同年齡的玩伴確實不是一件怎麼好的事情。

 

這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那就這麼辦吧,」露露接受了女兒露西的提議。

 

即便露西沒有說,自己應該也會答應吧。

 

千載難逢的機會呢。

 

要求也求不到的機緣。

 

平常可不會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見到一面。

 

白鬍子啊。。。

 

那個被稱為世界第一強的男人。

 

會是個甚麼樣的海賊呢?

 

露露心中難得的感到些許的期待。

 

然後拿過旁邊依偎著防止竊聽的白色電話蟲的、附有傳真功能的電話蟲向報社刊登了一個小廣告。

 

這是從母親那邊學來的通訊方式。

 

世界的海太過於遼闊,藉由電話蟲的聯繫雖然很方便,不過卻有被政府、海軍或是其他人竊聽的可能性。

 

於是母親也是從外婆那邊學來這個方法的。

 

在報紙上的小小廣告,不是知悉的人絕對無法破解,只會認定不過就是一則廣告而已。

 

也有極其少的機會,會利用能夠登上版面的新聞來傳達彼此的消息。

 

因為是眾所周知的、而且是被政府、被海軍監控著的消息,所以更加不會有人起多餘的疑心。

 

最危險卻最安全的方式。

 

要說缺點,大概就是這之後有時候還得再仔細連絡過,畢竟過於頻繁的異常也是會引人注目的呢。

 

十六月夜。狩(前傳)5

 

「在這裡等沒錯吧?」白鬍子第一隊隊的隊長外號不死鳥的馬可(マルコ,Marco)站在船頭看著一望無際、沒有任何船隻過來的徵兆的海域。

 

「是這裡沒錯,」擔任馬可船上的航海士點點頭,「島的西方二十海哩的地方,方向是沒錯的,二十海哩的話,因為這裡是偉大航路可能有一點誤差,不過還是在合理的誤差範圍內。」

 

「該不會被耍了吧?還是海軍的詭計?」馬可是為了迎接來幫忙的技師而來到這個新世界中屬於白鬍子的海域其中的一個島的附近。

 

約定好的時間已經到了,卻不見船影又是怎麼回事呢?

 

但是是可樂克斯介紹的人,應該不至於做出這件事情來才對。

 

還是被偉大航路後段這片比起前段更加不平靜的海洋吞噬了呢?

 

畢竟對於某些曾來到偉大航路後段這個被稱為新世界的地方,給予了偉大航路前段一個樂園的稱號。

 

由此對於偉大航路後段的艱辛更可見一斑。

 

「果然當初應該要堅持去接人的嗎?」馬可突然覺得很傷腦筋。

 

雖說老爹在世人的口中被稱為四皇、世界第一的男人,也的確是名符其實,不過歲月的流逝是不會因此而輕饒誰的。

 

實際上雖然老爹自己總是說不要緊,但健康狀況越來越差的事實卻不容忽視。

 

船醫據此畫出了一套治療老爹的疾病的醫療器材,但是找遍了這個海洋卻沒有人可以幫得上忙。

 

就只剩下兩個方法,一個是找新的醫生來,一個是找到可以製造的出來的技工來。

 

前者不可能的理由是因為船醫的醫術已經是數一數二,後者是因為船醫的理想太過於高,技工無能為力。

 

就算畫出了設計圖,不僅漏洞百出,每個技工有不同的看法,也製造不出來。

 

最後的希望就放在雙子岬的可樂克斯身上。

 

那曾經做為老爹的敵手-羅傑海賊團船上的船醫。

 

十六月夜。狩(前傳)6

 

再怎麼說,如果只要打打殺殺就能解決,那倒也沒有甚麼了不起。

 

白鬍子海賊團可是與其他三位海賊被世人稱之為四皇共同稱霸於偉大航路後半段。

 

海賊的事情,沒有甚麼可說的。

 

船的維修與製造有手藝精巧的船工們可以解決,這也沒甚麼大不了。

 

但是對於畫出了設計圖,卻無法將設計圖調整到精確的狀態與製造出來的這件事情,卻難倒了這些勇敢的海上戰士們。

 

海上男兒也不得不舉手投降的窘境。

 

「要繼續等下去嗎?還是要返航了呢?」航海士問站在船頭陷入思考的馬可。

 

「再等看看吧,現在才過了一天,在海上航行遇到甚麼突發狀況耽誤好幾天也是常有的事情。這可是新世界,意外狀況就更多了。再說,也不能夠空手回去,而且若是這樣錯過了可怎麼辦,」馬可想了一會做出了決定。

 

就在馬可還在與航海士對話的時候,負責瞭望的船員大聲報告著,「馬可隊長,海面下好像有甚麼東西!看起來並不像是海王類,比較像是潛水艇!」

 

「潛水艇?!總之做好戰鬥準備吧!」馬可皺起眉頭,「偏偏在這種時候,嚇跑客人怎麼辦!」

 

待潛水艇緩緩上浮,馬可看著沒有太多裝飾的船,沒有海賊的標誌。

 

不是海賊船嗎?路過的?

 

露露用著慣常的輕柔聲音靜待緩緩打開的艙門完全開啟後說,「抱歉,讓你們久等了,因為遇上了感興趣的東西,所以行程慢了,真是抱歉呢!」

 

見到馬可有些愣住,露露猶豫了一下,「確實是白鬍子海賊團的旗幟沒錯,難道是我搞錯了嗎?」

 

在馬可還來不及反應,露西稚嫩的童音冒了出來,「嗯,沒有弄錯吧?」

 

十六月夜。狩(前傳)7

 

「抱歉,是我忘了自我介紹,」被露西這麼肯定的露露突然想起自己忘記了,「我是露露,這個是我女兒露西,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馬可發現這是成為海賊與擔任白鬍子海賊團第一隊隊長的職務,總是和老爹商量著各種策略的這麼長久的時間以來,自己第一次面對這種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的情形了。

 

只能說真是罕見了吧,還是果然是急病亂投醫了呢?

 

女性的技師,還帶著一個女兒?

 

因為在偉大的航路上並不曾聽聞過有這樣的女性技師。

 

「我是雙子岬的可樂克斯介紹來的,有個設計圖需要幫忙?」露露又接著說。

 

「是這樣沒錯,」馬可想起去拜訪可樂克斯的船員的回報。

 

確實說是一個叫做露露的人沒有錯,但是自己還以為是個男性呢,看來也不能太小看這片海洋的可能性了。

 

現在也沒有其他選擇了。

 

不過,真的沒問題嗎?

 

馬可帶著看起來泰然自若的露露與露西一同返回正在等待的白鬍子的船艦。

 

稱霸偉大航道後段的四皇之一-白鬍子艾德華。紐蓋特所率領的海賊團,主要有四艘僚艦及一艘主船-莫比。迪克號(モビーディック号)。

 

在返航的時候,其實馬可也一直在觀察著這一對由可樂克斯介紹來的母女。

 

如果不管周遭的環境的話,乍看之下就只是普通的老百姓而已吧,如同那些生活在白鬍子所保護的島上的平民母女。

 

然而,若是把周圍的處境也列入考量,馬可打從心底覺得這對母女也確實不是普通人。

 

除了白鬍子所保護的島嶼以外,至少普通人看見海賊船的時候,尤其是名震天下的白鬍子海賊團會有一些情緒的波瀾吧?

 

但是對方卻毫不在意。

 

而且那兩條海蛇是怎麼回事?

 

自己還以為只有王下七武海海賊女帝-波雅。漢庫克所率領的九蛇海賊團才能夠馴服海蛇呢!

 

馬可帶著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返回了老爹所在的船艦-莫比。迪克號

 

十六月夜。狩(前傳)8

 

該說對方是過於冷靜、過於泰然自若的好呢?還是根本就沒有把這裡當作是海賊船?

 

不管是哪一種與自己印象中的普通人都有很遠的距離。

 

馬可遠遠的看著正在製圖桌旁努力畫著設計圖的露露。

 

夜已經有些深了,小女孩露西已經在露露的身旁陷入夢鄉之中。

 

船上並沒有客艙的設計-大概沒有會有誰到白鬍子海賊團的船上來做客。

 

原本替客人準備的艙房也並不適用的原因,是由於沒有預料到來者的身分,所以只是簡單的安排和其他的船員共用一個大通鋪的房間而已。

 

所以當馬可接到母女兩人的時候,這才連忙通知了主船,挪出並且整理了甲板上的獨立雜物間,成為暫且讓母女兩人有專門使用的空間。

 

在登艦之後,與老爹簡單的會過面,然後就開始著手進行相關的工作。

 

一開始都是秉持著懷疑的態度的。

 

即使是由可樂克斯介紹來的,但是畢竟年僅二十一歲的露露的年紀實在太過於年輕了。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這些疑竇在工作開始之後就被消除了。

 

看過設計圖的露露和船醫之間的商量與對談,在休息的片刻船醫向自己表達的雀躍之情已經將大半的疑慮消除。

 

馬可突然發現,而後更讓自己吃驚的,是在露露開始根據船醫的原始設計圖做出更正與重新製作設計圖以後。

 

露露居然是個只剩下左手,既沒有右手也沒有雙腳的女性技師。

 

不過馬可卻也同時驚訝於露露所配戴著的義肢的精巧程度。

 

因為在此之前完全沒有感覺到和有手有腳的普通人有甚麼不同與異樣之處。

 

如果是義肢的話,多少會有不協調的違和感吧,然而卻一點也沒有這樣的感覺。

 

直到露露為了個人的製圖習慣而卸下了義肢的前一瞬間,不管是自己還是其他人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就連船醫也為這樣精緻無比、靈活的義肢感到驚詫萬分。

 

擁有這樣的技術的話,就可以完美的達到船醫的要求了吧。

 

十六月夜。狩(前傳)9

 

時間回到稍早之前,馬可帶著兩人回到莫比。迪克號的時候,雖然早就已經用電話蟲聯絡過,不過實際上當眾人見到露露和露西兩人的時候,都以為是不是在開玩笑。

 

但是不管是年輕的露露也好,又或者是年幼的露西也好對老爹的態度都像是在對待鄰家的爺爺一樣。

 

那是海賊的世界之中看不見的平凡無奇與日常生活。

 

要說老爹的態度也很和緩,這倒也是真的。

 

只是就算是相當的高手,看著被稱為世界第一強的海賊的老爹-白鬍子也會感覺到威脅之感。

 

居然也沒有表露出恐懼的感覺。

 

一邊覺得很慶幸至少沒有感到畏懼而臨陣拒絕這份工作,一邊卻也感到很奇妙。

 

母親露露尚且不提,但是童稚的露西似乎也是一樣。

 

一開始帶著好奇的觀察情緒看著的露西似乎有些不安。

 

但在露露的安撫之下在轉眼之間就恢復了平靜。

 

對此露露是這麼對露西這麼說的,「所謂的工匠、技師,就是要在各種的情況下都能夠保持平常心才行。面對的是甚麼樣的人物都不能夠動搖,才是達成最基本的態度。」

 

「比方說,即將沈船,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情就是盡自己所能的去做到一個工匠應該做的事情,冷靜的面對才能夠從危機中解脫出來。」這是馬可事後在觀察露露母女的時候,聽見露露對露西做的進一步解釋。

 

目前為止自己所接觸到的工匠太少,也很難對露露的話做出甚麼樣的判斷,不過普通的工匠會這麼想嗎?

 

不,應該說普通人會是這樣的思考方式嗎?

 

因為就連身為海賊的自己,即使認為這句話是正確的,但是同時也知道要做到也是非常困難的。

 

就如同捨去了作為人的某一部分一樣。

 

曾經遇見過甚麼事情嗎?

 

軀體的殘缺與身上的傷痕都不是先天所造成的吧。

 

走了多少的路才走到現在這個地方呢?

 

因為太過於鎮定與無謂,反而讓人為之感到些許的哀傷。

 

十六月夜。狩(前傳)10

 

「難得的月夜,所以想要好好看看,」面對不知道甚麼時候走到坐在船舷處靠著船牆的露露旁的馬可,在對方詢問之前先說出口。

 

「確實今天的月色很清澈呢,」馬可順著露露的話說,也與露露一起看著月光,「不管怎樣,真是謝謝你了,幫了很大的忙呢!」

 

「我只是做了本分之內的事情而已,不是嗎?」露出淺笑,心情似乎不錯的露露說,「而且能夠在海面上看見這樣的月夜,真是令人感到高興呢。寧靜的夜晚,映照這樣月亮讓人感到很舒心。」

 

「這麼說起來,露露的船是潛水艇吧?」馬可看向被繫在船舷旁的船隻,「還真是不錯的船,是你造的嗎?」

 

「嗯,他的名字是雅典娜,可以潛水也可以在海面上航行,不過多半的時間都是在海面下潛行的。畢竟海面上有很多不可預知的情況,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出現的暴風,甚至是海賊、海軍。」露露說著。

 

「海軍?」馬可抓住了露露話語中自己帶著疑惑的地方,「這麼說起來,可樂克斯曾經說過露露比起海賊更討厭被海軍追蹤的事情。不過露露應該沒有被懸賞吧?」

 

「確實沒有被懸賞,因為海軍是不會懸賞一個死人的,」露露語出驚人,同時又接著看著對自己的話語有些訝異的馬可說,「與其說是海軍,不如說是世界政府對我有興趣,所以不被海軍發現是最好的。因為我只是想要安安靜靜的生活而已。再怎麼說,我也是一個母親呢。政府也好,海軍也好都太麻煩了,比起海賊更加棘手。」

 

「所以就假死嗎?」馬可追問。

 

「大概就是這樣吧,」露露的笑意之中比起方才的心情不錯,似乎又多了一些甚麼更為複雜的。

 

關於這點,也只是馬可自己的直覺而已。

 

十六月夜。狩(前傳)11

 

被老爹收留的被世界所討厭的人。

 

白鬍子海賊團上的人們都是這樣的出身。

 

因為被稱之為兒子,所以稱呼為老爹,就好像是禮尚往來一樣。

 

老爹為與自己一樣、被世界所厭惡的人們創造出了一個容身之地。

 

這就是為什麼白鬍子海賊團所屬的海賊們都對老爹非常忠心耿耿的緣故。

 

老爹不僅給予了容身之地,同時也真心關懷著大家。

 

否則現在的自己一定會茫然失措,找不到自己想要前進的道路吧。

 

比起被世界所排擠,在這一點上,露露是更加辛苦的吧。

 

馬可對正在工作中的露露有著這樣的感覺。

 

露露為什麼會被世界政府關注的理由,即使露露自己不說,在這段時間的相處與觀察,卻讓馬可自行得到了答案。

 

即使只剩下一隻手,卻擁有非常高超的技術。

 

製圖的時候用左手單手畫著就別提了,露露在修改設計圖與製作物品的技術可是遠遠超過了自己所能夠認知的範圍。

 

光是露露的船-雅典娜,那是就連船上的船工也絕對自嘆弗如的工藝技術。

 

再說到設計圖完成後,等待訂製的材料送達的期間,露露也沒有閒著。

 

不僅撰寫著使用、維修說明,甚至還利用零散的材料做了縮小比例的樣本。

 

在製作的時候,露露裝在右手使用的機械手臂,那也是讓船醫感到非常驚訝的技術。

 

難怪會受到政府的覬覦。。。

 

在被問及為什麼不把露西安頓在比較安全的地方,為什麼要帶著露西四處旅行的時候,露露的回答也讓馬可無話可說。

 

我沒有可以託付的親戚,在故鄉毀了的那時候起,我就是一個沒有故鄉的人。既是一個不存在的人,也來自一個已經不存在的地方。

 

一邊和老爹回報著的馬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對露露升起了一股非常深切的同情之感。

 

十六月夜。狩(前傳)12

 

如果沒有地方可以回去的話,是不是就留在船上呢?

 

這一點老爹和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

 

但如果過於勉強,也會讓露露產生恐懼之感吧。

 

因為露露並不是海賊,也沒有意圖要成為海賊。

 

「海賊船上並不需要像我這樣的工匠,海賊船只要有船工就已經足夠了。」露露以這個理由拒絕了馬可在與老爹-白鬍子商議之後提出的建議,「而且我早就已經決定了我未來要走的道路和去處。」

 

知道無法強求露露的馬可,其實並沒有完全打消這個念頭。

 

在露露還在船上的這段時間,還有機會勸說的吧?

 

大概是露露努力的樣子太讓人心疼,而露西天真的笑容也觸動了心中某處在被世界鄙棄的那時殘留下的東西。

 

然後,馬可得知了另外一個沒有辦法留下露露的理由。

 

那是某一天,需要的材料已經都到達,而露露也開始著手和船醫一起製作所需要的物品的幾天後的事情。

 

一如既往的,年僅四歲的露西會在送報鳥到達的時候,買下一份報紙,然後露露會在工作休息的空檔閱讀報紙。

 

「從報紙上獲取資訊是每天必做的功課,大海可是很遼闊的呢,」露露是這麼回答馬可的疑問。

 

不過,其實馬可對於露露每日仔細閱讀報紙的習慣有一個自己的猜測。

 

因為前去雙子岬拜訪可樂克斯的船長回來做進一步的報告的時候,曾說當時候並非是使用電話蟲,至少在他還在那邊的時候這個方式並沒有被接受。

 

而可樂克斯本人,當然在那段期間裡也並沒有出海。

 

更不用說沒有海上郵遞系統的鳥來往雙子岬了。

 

但是,可樂克斯卻給予自己答覆,同時也告知自己相關的事項。

 

唯一的解釋,如果不是事後可樂克斯用了電話蟲,那麼或許就是通過報紙來傳遞消息的吧?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