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2.0)

 

無論面對的是怎樣的絕境,

 

也絕不輕言放棄,

 

否則就是對不起自己,

 

同時也對不起珍視著自己與自己珍視的存在。

 

第二章(2.1)

 

「又到了這麼繁忙的時刻了,每年一旦靠近正月總是忙個沒完沒了。」一隻擁有白色皮毛的異形,靈巧的坐在一名十五六歲男孩的肩膀上,從男孩的背後看過去,還可以看見長長的白色尾巴晃阿晃。

 

小小的異形有著白色的皮毛,擁有和貓差不多大的身軀,但既不是貓也不是狗,也和其他任何一種常見的野生動物都不一樣。

 

從正面看,額頭上有著紅色的斑紋,看上去就像是花一樣。

 

耳朵很長,一直垂到後面,脖子的周圍有一圈突起,就像是勾玉的項鏈。

 

圓滾滾的眼睛像通透的彩霞的紅豔顏色,不過與其說是彩霞的顏色,紅豔的顏色更像是鮮紅的血一樣。

 

男孩一把抓過小小的白色異形的尾巴圍繞在頸項上,「就是說啊,都沒有辦法偷閒呢,幸好最近都城非常平靜,沒有甚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大事發生。」

 

被抓過尾巴當作圍巾的小怪物眉間的花紋皺成一團,像是在無聲的抗議似的。

 

經過這幾年的相處,小怪物知道就算自己抗議也一定會被反駁回來,說些甚麼天氣很冷、小怪的尾巴很溫暖的話,與其這樣不如就乖乖地當圍巾吧。

 

男孩偏過頭看著皺起眉頭卻又沒有發出抗議的白色小妖,嘴角隱藏著淺淺的笑意,「小怪真是難得沒有抗議呢。」指指被當做圍巾使用的白色長尾巴。

 

被叫做小怪的白色小妖偏過頭,像是在賭氣一樣沒有回話,但是像是鮮血一般深紅的眼瞳中卻也像男孩一樣隱藏了深深地笑意。

 

這樣平淡的日常就是幸福吧。

 

雖然和男孩在一起的時光裡面,面對驚濤駭浪的時間總是更多一些。

 

不得閒的時光總是多過於這樣的悠閒時刻。

 

男孩是安倍家的最小的孩子,名字叫做安倍昌浩,也是主人晴明以外,第一個初次見到自己依舊是笑臉迎人的特殊孩子。

 

其他的孩子們一見到自己,總是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就連自己已經離開仍舊不肯罷休,哭到直到生病也還不肯停歇。

 

第二章(2.2)

 

只有眼前這個孩子,初次見到自己的時候,沒有哭泣,取而代之的是,毫不畏懼地伸出稚嫩的手握住自己尖尖的、可以輕易劃破、可以輕易撕裂敵人的尖銳手指,然後展開了純潔無邪的笑意。

 

那一刻起自己就在心中這麼決定了,要好好守護著眼前的這個孩子。

 

如果聽見自己稱呼他為孩子,恐怕又要發脾氣了。

 

不過以十二神將的存在時間來看,不管眼前的這個男孩長的多大,甚至是像主人晴明那麼老邁,依舊都只是個孩子。

 

十二神將是存在於異界的精靈,如果要追溯源頭,從這個世界還沒有存在的時候,十二神將就以精靈的形態存在於異界之中。

 

後來,經過這片土地之上的人類的各種願望,集結而成強大的力量,賦予了十二神將的外貌、個性、能力與屬性。

 

若是十二神將當中有誰死去,是不會完全消亡的,不過因為不同時代的人們有不同的祈願與渴求,對於所希望的外貌也有不同的標準與希冀,所以面臨死亡的神將會在異界重生,只是外貌、個性也不會再和原來的一樣,甚至就連記憶都不復存在。

 

自己曾經面臨過一次這樣的危機,而自己發誓要以生命守護的這個孩子以自己的生命換回了自己。

 

自己不止一次懷疑過,這樣真的值得嗎?

 

然而就在自己的困惑之中,這個孩子又帶給了自己光明,又再一次引導了自己的方向。

 

就像是黑暗中永遠散發著亮光、迎接著自己一樣。

 

無論自己陷在哪一個黑暗的角落,都能為自己指引應該前進的方向,讓自己不至於迷失。

 

「晚點等比較不忙,再找車之輔帶我們去看看彰子吧?彰子一個人在那個空屋不知道好不好。」昌浩小小聲地、避免引起人注意地這麼說著。

 

前幾個月奉命和哥哥去到伊勢回來之後,自己似乎成了受人關注的焦點,就連敏次大人也又開始對自己懷疑了起來。

 

不能停止每日的夜巡,同時也不能做到讓人起疑。

 

這樣隱瞞的工作已經越來越困難了,不過自己有信心可以做得到的,而這麼做也比起一開始的時候越來越得心應手。

 

第二章(2.3)

 

而每當遇到正月,安倍家的其他族人會陸陸續續前往安倍家向祖父拜年,此外祖父、父親也都有許多訪客,在這種情形之下,讓彰子待在宅邸之中是不恰當的,因為很容易就曝露了彰子的身分。

 

所以彰子自從來到安倍邸後,每每遇到過年都要像這麼離開安倍邸,在神將們的陪同下到其他地方避一避。

 

甚麼時候彰子才能夠名正言順地留在安倍邸中,不再需要因為正月的緣故而四處躲避呢?

 

因為甚至是就連平常有客人來訪,特別是那些與藤原家關係稍微親密的人,也必須要讓彰子避人耳目。

 

總是這樣躲躲藏藏的、而且只能一個人孤零零的過年,想必一定很寂寞的吧?

 

所以自己總會利用空檔時間去看看彰子,雖然自己實際能夠運用的空檔時間也不多就是。

 

「嗯,也好。」小怪點點頭。

 

人界的繁文縟節從來就不是自己考量的重點,但是昌浩和彰子的事情已經將要白熱化了,而昌浩本人卻似乎仍舊毫無所覺。

 

這樣下去,兩人的事情最後會怎樣收場呢?

 

自己不知道。

 

自己唯一知道的事情是,只要昌浩能夠感到快樂,那麼對於自己而言,其他的事情都不在自己的考量之中。

 

聽到小怪回答的昌浩加緊了腳下的腳步,迅速地做著自己所負責的雜務。

 

 

總算又是平安地過了一年,而距離自己的天命也更加地接近。

 

自己並不害怕死亡,甚至是有點期待的,因為在那條三途之河的旁邊,有一個人已經在那裡等待自己很久了。

 

那個人明明是那麼害怕黑暗、明明是那麼害怕黑暗中所隱藏的、蠢蠢欲動的一切,卻還是像初識時那樣的任性,就這樣沒有渡過應該渡過的河流留在三途之川的旁邊等候著自己。

 

還記得那個遇到害怕的東西的時候,會躲在自己身後,緊緊抓著自己衣袖的手,小小的、柔若無骨的雙手。

 

在一起的時光實在太短暫了。

 

第二章(2.4)

 

那年的疫病奪走了不只心愛的人的性命,還有一直對自己所擁有的妖異血脈絲毫不介懷的好友。

 

就算自己天生就擁有特殊的異能,卻也無法拯救這些自己珍視、同時也珍視自己的人的性命。

 

這雙已經滿布風霜的雙手,比起那時並沒有強壯多少,自己省悟到這一點,是在那年的道反,懷抱著自己當時頹然倒下的心愛的孫子的時候。

 

生命的消逝太過於容易,人類的生命太過於脆弱,而做為森羅萬象的操縱者的自己、做為調和陰陽的靈魂人物的陰陽師,非常明白陰陽之間應該調和,生與死不應該強加干預。

 

如果不如此做,那麼一旦強制改變的力量反撲,那將會是自己無法預期的局面。

 

做為妖異與人類之子、擁有天狐血脈的自己,其實是可以選擇永恆的生命的,然而,自己覺得還是這樣順應天命,像人一樣經歷生、老、病、死的過程會比較好。

 

選擇做為一個人活下去。

 

永恆的生命對自己而言並不是一種幸福,短暫而絢爛的人生,或許更有其令人值得懷念的地方。

 

晴明看著房外的池水,想念起了自己的妻子。

 

見面的時間就快到了吧?

 

不過卻還是有些牽掛。

 

「我們回來了。」昌浩的聲音在門廊前響起,然後是一陣急奔的聲音,接著不久後又傳來,「我們出門了。」

 

來去匆匆的聲音讓人不禁會心一笑。

 

這就是自己唯一剩下的牽掛了。

 

最小的孫子、天賦異秉的孫子,雖然覺得很可愛,自己卻總是愛捉弄他的孫子。

 

自己的孫子中只有他像自己一樣繼承了天狐的血脈,這個血脈會延續到甚麼時候,自己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如果能夠,最好還是不要再延續下去會比較好。

 

畢竟屬於天狐的妖異力量對於人類的身體來說,負擔實在太大,一旦完全覺醒,只會把血脈的擁有者給吞噬掉,那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情。

 

自己的母親那時曾經允諾要替昌浩設下保護,然而,為了拯救危在旦夕的自己,把自己的生命之源-天珠給了自己的母親,終究是來不及也沒有告訴自己應該要怎樣做才能保護昌浩不受已經覺醒的天狐之血的危害。

 

第二章(2.5)

 

不過這點,現在有道反大神的力量在保護著,所以自己其實不怎麼擔心這點。

 

而昌浩本人,在不久前的出雲經歷了內心的黑暗,然後在伊勢重新找回自己的心應該走的方向之後,也更加地成熟了。

 

不再只是一味的追求力量,而是更了解力量的真諦。

 

現在自己擔心的,是昌浩和彰子的事情。

 

外面已經開始在謠傳,彰子是昌浩未婚妻的這件事情。

 

甚囂塵上。

 

在這件事情上,做為藤原家的掌權者,同時也是彰子親生父親的道長,雖然沒有直接向多說甚麼,也不能多說甚麼,畢竟彰子在名義上已經入了宮,成為主上的妃子,即便那也是道長的另外一個女兒。

 

但,彰子畢竟仍舊是藤原家的血脈,仍舊是道長心愛的女兒,這點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抹滅的。

 

道長現在還大大倚賴著自己的力量,將來倚靠的會是昌浩的力量吧。

 

在那絲毫不遜色於百鬼夜行的宮廷之中,擁有可靠的陰陽師的力量,才是維持地位不墜的原因。

 

所以也不至於和自己撕破臉,然而這樣的和平可以維持多久呢?可以維持到昌浩與彰子有了結果的時候嗎?

 

這就是自己現在最擔心的事情。

 

昌浩在處理這些事情的手腕與心思上不及兩個兄長,而偏偏,藤原家也不是小小的安倍一族可以得罪得起的。

 

究竟要怎樣做才能夠有一個完美的結局呢?

 

自己正致力於這件事情上。

 

至少在自己的天命到了之後,昌浩和彰子仍舊可以過著像現在一樣無憂無慮的生活,自己就沒有甚麼好遺憾的了。

 

晴明舒展了一下老邁的筋骨,佝僂的身影已經完全比不上自己使用離魂術的時候的英挺模樣了。

 

身體、法術、力量都在衰微,只有心智的成長是隨著年歲增長的。

 

這麼多年來應對種種事物的經驗,讓自己的處事更為圓滑,若是以前的自己一定會覺得這些繁文縟節實在太煩人而不願意進行吧?

 

雖說現在自己也還是不怎麼喜歡這些繁文縟節,但是至少自己能夠用一種更為圓融的態度去對待。

 

第二章(2.6)

 

而這樣,也讓自己吃的苦頭越來越少。

 

若是年輕時的自己懂得這些,是不是就不會歷經這麼多艱辛的歷程呢?還是不會有甚麼改變?

 

不過,自己卻也知道,就是因為經過這麼多的過程,自己才一點一滴的學習、體會到這個真義。

 

人不也就是這樣的嗎?

 

一點一點的學習成長,從中學習、了解到許多不知道的東西,然後才能夠有所成長。

 

這就是人有趣的地方。

 

 

主人晴明的命令,向來自己是不會違背的,這是自從十二神將被晴明收入麾下之後,就不曾改變過的事情。

 

只要是晴明吩咐的事情,自己從來沒有拒絕過。

 

六合沉默地隱身在正在與堆積起來的文書小山奮鬥的昌浩身後。

 

這裡是昌浩工作的陰陽寮,原本一直沉默地守護在晴明身後的自己,在這幾年已經改變了守護的對象。

 

不知不覺之間,自己守護著昌浩的時間已經比自己守護著晴明的時間還要多了。

 

一開始自己只不過是抱持著,既然是晴明的命令那麼就遵守就好的心態,看待這個被晴明與騰蛇視為晴明的後繼者的孩子。

 

然而,相處越久,自己越能夠自發地對昌浩心悅誠服,也越能夠了解為什麼昌浩會是晴明後繼者的理由。

 

在一起發生過這麼多的事情,自己在每一個事件之中,都看見了昌浩之所以會被視為後繼者的原因。

 

不要說昌浩所擁有的天生的能力是多麼強大,畢竟這些能力或許會因為各種原因而失去,他擁有的個性是如此的正直、純淨,而且總是寬宏大量,有著一顆無人可及的寬廣的心。

 

這就是為什麼騰蛇會對這個孩子這麼重視的原因嗎?

 

這點可以從昌浩對於道反公主-風音的態度看出來。

 

對昌浩犯下了不可饒恕過錯的風音,自從知道自己犯的過錯了之後,總是深深自責著。

 

然而,昌浩卻毫無條件地原諒他了。

 

把風音從悔恨的迷霧之中拯救出來,讓風音獲得了重新開始的機會。

 

可以選擇不要原諒的,畢竟風音犯下的過錯所導致的後果實在是太過於嚴重,畢竟風音犯下的過錯所導致的後果讓昌浩痛苦萬分。

 

第二章(2.7)

 

不僅差點使得昌浩越過三途之川,更使得從三途之川畔回來的昌浩,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可以看見異形之物的能力,最後使得沉睡在昌浩身體裡面的天狐之血覺醒了。

 

還有對昌浩的心靈所造成的傷害,那是不能夠被原諒的深沉傷害,那是無法被忽視的深沉傷害。

 

然而,昌浩卻毫無條件地原諒他了。

 

昌浩是這麼說的,就算是怪罪於風音也不能改變任何事情,那麼就原諒他吧。

 

這樣的孩子,就連自己的心也不自覺地被他所吸引了。

 

就如同晴明對於自己的了解,看似總是平靜對待每一件事情的自己,其實心中隱藏了澎湃、洶湧的情感。

 

待在晴明身邊的時間這麼長久歲月,都無法讓自己這樣的情感誠實的表達出來。

 

但那個孩子,卻在這短暫的時間裡面讓自己改變了。

 

特別的存在嗎?

 

或許是吧。

 

就像是他輕易地打開同伴中最頑固的騰蛇的心一樣。

 

六合的目光看見正在書桌旁盤捲在地上昏昏欲睡的白色小妖異的身影。

 

那是自己的同伴之一。

 

司掌驚懼的騰蛇。

 

屬性為驚懼的神將居然會捨棄神將的尊嚴而用這樣的白色小妖異的身影出現!?

 

第一次見到這個模樣的同伴,說實話,自己非常的吃驚。

 

為了甚麼原因嗎?

 

自己也曾經思考過。

 

不過十二神將之間是不會互相干涉的,所以騰蛇沒有解釋,而自己也沒有問。

 

或許是想要守護自己最珍貴的物品吧?

 

而那個時候,當在出雲,昌浩失去自己靈視力的時候,看不見任何一個神將的存在,卻能夠看見同伴所幻化而成的白色的小妖異。

 

而那時,失去對昌浩記憶的騰蛇,卻還是依舊維持著這樣的小妖模樣。

 

兩人之中是怎樣的羈絆呢?

 

這樣深厚的羈絆已經遠超過於和晴明的羈絆了吧?

 

六合褐色眼瞳之中閃耀著與平日不同的金色光輝,那是因為情感波動的緣故才產生的特殊色彩。

 

第二章(2.8)

 

一如往常平靜的安倍邸。

 

屋頂上有兩個常人的視力不可見的相依偎的身影。

 

朱雀與天一正按照以往的慣例,坐在安倍家的屋頂上守護著這座宅邸,位於鬼方的安倍邸,守護著屬於這個國家的重要地脈。

 

原本這座宅邸是沒有設下結界的,但在昌浩年幼的時候,為了保護天賦異稟的昌浩不受傷害,晴明封印住了昌浩的靈視力,然後在宅邸周圍設下了結界不再讓妖異在沒有經過允許的情形下在宅邸裡進出,以免危害到昌浩。

 

不同於自己和白虎採取的是公正、不偏頗的態度,朱雀知道天一一開始是不怎麼認同昌浩與騰蛇的。

 

尤其是犯下了神將不該犯的罪的騰蛇,怎麼可以在昌浩身邊呢?又昌浩怎麼可能可以擔負起晴明的後繼者的重責大任?

 

然而,這幾年也漸漸改觀了。

 

心悅誠服,應該可以這麼說吧?

 

朱雀輕撫著天一的金色髮絲這麼想著。

 

不過自己一開始是不持任何偏見的,因為自己知道受控制而犯下神將禁忌的騰蛇是無辜的。

 

不是出於自願而犯下禁忌的騰蛇,內心其實是很煎熬的吧?

 

所以一直對於同伴們的敵視態度只有默默忍受,就連為自己辯駁也沒有。

 

至少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一直很沉默的同伴,從來沒有為自己的行為與同伴的排擠而有過辯解,也曾未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滿與埋怨。

 

就算其他的同伴不責備,也深深的自責著。

 

而一向沒有晴明的召喚,都只會一個人待在異界角落的騰蛇,在這幾年也有了改變。

 

那是自昌浩出生後的事情了吧?

 

罕見來到人界的騰蛇,一反往常,待在人界的時間是那麼長,反而是異界很少回去了。

 

而捨棄神將的自尊,化身為那個白色小妖異的型態跟隨在昌浩身邊又是為了甚麼緣故呢?

 

這個原因,向來沉默又孤獨的同伴沒有說過。

 

然而,經過這些年,自己似乎可以了解真正的原因了。

 

是為了要讓那個孩子、是為了要讓昌浩不會因為他原本所擁有的凜冽神氣而感到畏懼嗎?

 

白色小妖異的外型,是因為希望能夠讓昌浩喜歡,是因為希望能夠更貼近昌浩的內心,所以選擇的嗎?

 

如果一如自己所猜測,那麼自己其實覺得很高興。

 

第二章(2.9)

 

這幾年騰蛇的改變,比起過去漫長歲月的改變都還要多很多,其他的同伴們對於騰蛇的態度也開始有了明顯的改變。

 

孤獨的同伴終於不再孤獨。

 

這一切都是因為昌浩的緣故吧。

 

朱雀想到這裡,不自覺地勾起嘴角微笑了。

 

十二神將的同伴之間,雖然不互相干涉,是獨立的存在,但可以看見同伴有了越來越好的生活,同時其他同伴也開始轉變對於騰蛇的態度。

 

對於這樣的改變,自己也是真心誠意、打從心底感到高興的。

 

 

晴明告訴自己,以後就只需要守護昌浩了。

 

那個自己從他年輕時就一直跟隨著的主人,這麼對自己說。

 

人類的生命相較神將是有限而非常短暫的,短暫到令人感到心痛。

 

勾陣在異界裡看著安倍邸的一切。

 

異界是和人界平行的空間,是十二神將誕生的地方,是除了十二神將之外,只有精靈存在的地方,其他存在想要闖進來,雖不是說不可能,不過和十二神將可以隨意自由進出還是不一樣的。

 

十二神將若是待在異界裡,就會聚集在靠近安倍邸的這個地方。

 

昌浩和騰蛇還有六合都到陰陽寮去了,自己則是因為最近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發生,所以待在異界中。

 

勾陣想起了那個化身為白色小妖怪的同伴。

 

騰蛇的天性是非常冷漠的,至少從十二神將存在之後,自己所熟知的騰蛇是這個樣子。

 

然而,是不是因為自己從來就沒有真正了解過這個擁有十二神將中最強大力量的同伴呢?

 

這是勾陣這幾年的感想。

 

尤其幾年之前,在昌浩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晴明居然把年幼的昌浩交給凶將騰蛇照顧,自己當時還以為晴明是不是捉弄人的天性又發揮了,只是在開玩笑吧?

 

因為身為凶將的自己也深深知道,凶將所具備的凜冽氣息就算是成人也不見得可以承受得住,更何況是感受到甚麼就會直接表達出來的嬰孩。

 

這也是為什麼,和騰蛇一樣身為凶將的自己不會輕易地靠近尚未長大的人類幼兒的原因。

 

而昌浩,卻和其他的孩子不同。

 

第二章(2.10)

 

不僅在見到騰蛇的凜冽神氣不會哭泣,甚至在騰蛇手忙腳亂地照顧他的時候,昌浩也是毫不畏懼的對騰蛇淘氣,而騰蛇那個表情,是這麼漫長的歲月中自己從未看見過的。

 

特別的孩子嗎?

 

該說昌浩是不害怕騰蛇的凜冽神氣,還是已經看穿騰蛇的本性是和他天生的屬性相反的呢?

 

總是愛板著一張臉的孤單同伴,在這些年的改變,以及與其他神將們之間的互動,是就算晴明也做不到的事情。

 

這樣的改變是好的吧?

 

自己很清楚騰蛇屢次觸犯神將們所應該遵守的戒律都不是出自於他的本意。

 

尤其是第一次騰蛇觸犯禁忌的時候,之所以會觸犯禁忌的理由,不過就是因為那時候騰蛇是第一個掙脫束縛的神將。

 

如果當時第一個掙脫束縛的是自己,那麼那時候觸犯禁忌的就會是自己了。

 

這是身為和騰蛇一樣的鬥將,對於騰蛇的理解。

 

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但騰蛇就連一次也不曾對於那些比自己弱小的同伴們有惡意過。

 

是因為知道自己的能力強大,所以才會處處讓著同伴們吧。

 

也所幸如此,否則,若是擁有強大的力量卻又驕傲自大,那會是多麼可怕的局面啊!

 

 

玄武、太陰兩個人奉晴明的命令,在都城某處荒廢的宅邸陪著避開正月到安倍邸拜訪的客人的彰子。

 

「今天昌浩又來去匆匆,」太陰站在門廊上看著匆匆遠去的昌浩身影。

 

「是啊,」玄武有些無奈地看著才從自己的背後走出來的太陰。

 

怎麼會這麼害怕騰蛇呢?

 

雖然騰蛇有著遠超過於同伴的力量,一直以來也很難親近,不過這幾年狀況已經有很大的改變了。

 

尤其是白色小妖怪的模樣,隱藏了原本的凜冽神氣,嚴格來說已經沒有原先那麼令人感到驚恐,不過太陰卻仍舊非常地害怕。

 

「正月果然很忙碌啊,」太陰叉著腰這麼說。

 

自己仍舊會害怕騰蛇。

 

雖然已經沒有原本的模樣那麼令人驚懼了,只是應該說是只要看見就會莫名的感到危險,就算自己知道騰蛇並不會傷害自己也是一樣。

 

「應該要歸功於昌浩吧?」太陰想到這裡,突然喃喃自語著。

 

自己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騰蛇會捨棄原來的模樣,而捨棄神將的尊嚴,用那個白色小妖怪跟隨在昌浩的身邊,如果只是想要保護昌浩,那麼只要像六合一樣隱身就好了,為什麼要變成那個樣子呢?

 

第二章(2.11)

 

真正的原因就連自己也不明白,其他的同伴也不明白吧?

 

不過,自從昌浩誕生之後,這個原本個性孤僻的同伴也漸漸融入其他神將之中。

 

雖說十二神將之間從一開始就是彼此互相不干預的,不過還是會有交流,這所謂的交流是除了騰蛇之外。

 

自己所知道的騰蛇,總是離其他的同伴遠遠的,總是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是因為擁有的驚懼天性,所以自己主動地避開了同伴,抑或者只是單純地不想和其他同伴交流呢?

 

是因為害怕自己所擁有的強大力量傷害了誰嗎?

 

但這些年來,這樣的情況改變了。

 

就連自己原本是很害怕騰蛇的,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也已經開始改變,或許有一天,自己也能夠自在的和騰蛇相處吧。

 

這一切或許應該都歸功於昌浩吧。

 

聽見太陰喃喃自語的玄武也在心中默默地同意太陰的看法。

 

向來沉默的騰蛇、向來孤寂的騰蛇,也終於開始敞開心胸了嗎?

 

自己非常清楚同伴所擁有的力量是多麼的強大,也不是不曾害怕過。

 

然而,自己卻又很了解,騰蛇,從來就不曾用他的力量威迫任何比他還要弱小的同伴。

 

雖然擁有驚懼的屬性,不過因為昌浩的緣故,自己也漸漸發現,在騰蛇身上的凜冽的、明明是火卻又無比冰冷的神氣,只要昌浩在場也會變得柔和起來。

 

昌浩,被認定為晴明的繼承者,將來也會是十二神將的統帥吧?

 

如果是能夠讓固執的騰蛇有這麼驚人改變的昌浩,那麼自己也覺得,讓昌浩當晴明的繼承者也不錯。

 

即便晴明沒有命令或是請求,自己都會願意這麼做。

 

第二章(2.12)

 

真是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青龍有些埋怨地看著正在桌案前不知道在寫些甚麼的晴明。

 

人類的身體是如此的脆弱,就連天命也快到了極限了吧,然而,卻還是為了那個不成才的孫子辛勤地忙碌著,連一刻都不得閒。

 

自己在心中暗自決定,也曾將這個想法告訴晴明了。

 

等到晴明的天命終了,那麼自己將會回到異界去,絕對不要受那個無能的孫子指揮。

 

尤其是那個孫子和騰蛇的關係那麼密切,自己實在無法接受和騰蛇一起服侍那個孫子!

 

兩次犯下不可饒恕罪過的騰蛇!

 

自己曾經立下誓言,若是騰蛇再犯一次十二神將的戒律,那麼自己將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騰蛇給親手殺掉。

 

然而這樣的機會,卻被那個孫子剝奪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晴明的命令自己也不得不遵守。

 

青龍突然想起幾年前那個自己認定為無能的孫子把刀刺進騰蛇身體裡,以及後來發生的事情。

 

如果單就那時候發生的事情來看,那個無能的孫子也並不是一無可取之處。

 

擁有和主人晴明一樣堅定的心性。

 

無論甚麼時候、無論面對甚麼、無論會有怎樣的結果都不會違背自己的心意的堅定意志。

 

這就是為什麼晴明認定他為後繼者的緣故嗎?

 

除了晴明擁有通神的天狐血脈之外,這也是十二神將願意追隨晴明的唯一條件。

 

看似簡單的條件,其實卻是非常困難才能達到的。

 

畢竟人類不只是身體脆弱,在心性上,也是一樣的脆弱易折,甚至容易被迷惑,雖然也有些人類一樣擁有堅韌的心性,但真正能夠像晴明這樣能夠堅持到最後的卻只有極少數。

 

那個無能的孫子,也有這樣的特性。

 

只是每每見到那個不成才的孫子讓晴明已經年邁的身體更加地勞累,自己還是會感到生氣。

 

不過,自己的心意也似乎被那個無能的孫子動搖了。

 

偶爾,真的只是偶爾,自己也會擔心那個晴明的末孫。

 

這樣的牽掛,是不是自己也已經逐漸地認同那個孫子了呢?還是只是純粹擔心主人晴明所掛念的對象而已?

 

或許,這兩者的區別,自己怎樣也弄不清吧。

 

第二章(2.13)

 

自己向來不容許絲毫的瑕疵。

 

或許是因為自己是水將的緣故,清澈無瑕的水才是自己追求的目標。

 

然而,那個屢犯神將禁忌的同伴卻破壞了十二神將的潔淨無瑕,就像是透明的水中被混入了黑色的墨汁一樣令人難以忍受。

 

厭惡、排斥這樣的混濁不堪。

 

就像身上沾染了污穢一樣讓人急切地想要洗淨,卻怎麼也無法去除一樣。

 

一個不得不面對、無法忽略、卻又令人感到極端厭惡的存在。

 

所以自己從那個同伴第一次犯下禁忌開始,就再也沒有原諒過那個同伴。

 

而與那個同伴非常親近的主人的孫子,也和那個同伴一樣令人厭膩。

 

總是讓主人擔驚受怕、煩憂、甚至差點就連自己的性命也賠了進去。

 

只不過是一個無能的存在,為什麼主人會選任他當作繼承者呢?

 

尤其是那個沾染污穢的同伴居然認可了他做為主人的繼承者!?

 

無法接受。

 

絕對無法接受。

 

就算他是主人的孫子、就算他擁有天狐的血脈、就算他擁有堅定的心性也是一樣。

 

無法接受主人這樣的決定。

 

可是,主人的決定終究是主人的決定,自己無法拒絕主人的請託。

 

天後想著。

 

主人晴明對待自己和同伴們總是這樣,雖說自己和同伴們是追隨他的式神,是處於他的麾下、受他命令的十二神將。

 

然而,晴明每每有事情要讓自己和同伴們處理的時候,不是用命令的方式,而是請託,就好像是把十二神將當作是他的朋友一樣對待。

 

如果是主人的命令,那麼自己或許會能夠有拒絕的立場,然而,卻是請託。

 

這樣的請託,自己無法拒絕。

 

但是自己是打從心底不喜歡那個被沾染了污穢的同伴,也或許是因為兩人的原本的屬性,一個是水、一個是火,所以本來個性就不合。

 

再加上後來同伴所做出的事情,雖說兩次都不是出自於他的意願,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了,而污穢也已經沾染了,如果他就這樣死去然後在異界重生,那麼自己至少會比較釋懷。

 

但,那個末孫卻用自己的性命挽回了那個同伴,雖然總算兩人都安然無恙,卻還是讓晴明傷心也更加煩憂了。

 

自己或許會像青龍一樣,選擇在晴明天命到達之後就回到異界過平靜的生活吧。

 

第二章(2.14)

 

「絕對有問題。」敏次在昌浩的背後看著昌浩抱著一堆文書遠去的身影喃喃自語著。

 

幾個月前的夏天昌浩奉命去了伊勢,那是綿綿不絕的下著雨的時候的事情了。

 

從伊勢回來的昌浩,感覺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不過卻說不上來有哪裡不對勁。

 

「是因為有了未婚妻的緣故嗎?」敏次看了好一會,然後回過頭繼續做著自己的事情這麼嘀咕著。

 

這樣也好,如果昌浩有所成長的話,那麼對他自己而言是一件好事情。

 

身負著安倍家的盛名,再加上又有那麼優秀的兩個哥哥,如果沒有進步的話,可不是一件好事,而且這樣所累積起來的壓力會很沉重吧?

 

積累的壓力沒有得到宣洩的出口遲早有一天會出事的,所以有了改變或許是一件好事情。

 

敏次突然想起自己。

 

沒有預期到會失去哥哥的雙親,沒有預期到會失去哥哥的自己,自己不想讓雙親失望,所以一肩扛下了原本由哥哥承擔起的重責。

 

然而,逼迫著自己成長的自己,是不是其實是很羨慕昌浩有優秀的哥哥們扶持的呢?

 

如果哥哥還在的話,那會是怎樣的情景呢?

 

或許自己就不會這樣鞭策自己必須要努力不懈地往前進吧。

 

這也或許是為什麼自己非常羨慕昌浩的原因。

 

即使沒有天賦的才能,那麼至少有一個很優良的學習環境。

 

只是,自己也明白,有優秀的哥哥的盛名之累,會讓這樣的弟弟受到多少外在的期待。

 

因為自己也曾經像昌浩一樣,總是背負著期望與比較,總是望著哥哥的背影不斷地前進著。

 

是不是有一天能夠至少不辜負這些期許與比較?

 

是不是有一天能夠和那個背影並駕齊驅?

 

是不是有一天能夠超越那個背影呢?

 

如果是天生擁有才能的人就好了,因為如果沒有天賦的才能,那麼就得要拼命努力才行了。

 

只是昌浩的身體似乎不好,常常向寮裡請假,這樣可是對於仕途有非常不利的影響的。

 

幸虧昌浩只要是該做的工作也是非常努力的在做著,否則一定會感到更辛苦的吧?

 

想到這裡的敏次似乎感到有些寬慰了。

 

自己之所以對昌浩這麼嚴厲、之所以對昌浩這麼嚴格,或許就是希望他能夠擁有一個輕鬆一點的生活吧。

 

第二章(2.15)

 

「還是老樣子嗎?」炅曹這麼問著一直和燊弈待在一起的煢舝。

 

【炅,ㄐㄩㄥˇ】

 

「嗯。一動也不動。」煢舝的聲音中有著深深的無奈與惋惜。

 

沒有足夠的力量,卻又一個人獨自流落到下界去的煒彤會怎麼樣呢?

 

自己不敢想像。

 

而失去了煒彤的燊弈又會怎麼樣呢?

 

沒有能夠抓住煒彤、沒有能夠來得及和他一起到下界去的燊弈深深自責著。

 

從通道關閉之後、從把剩餘在赤狼異界這端的入侵者全數清除後,燊弈甚麼也沒有多說,只是沉默地走到自己和煒彤一起居住的地方,就這樣不發一語的一個人靜靜地發呆,一句話都沒有說。

 

其他的赤狼對於這樣的情形也沒有多說甚麼。

 

赤狼一生只會有一個伴侶,對於伴侶的忠貞是天性。

 

赤狼並不是容易失去性命的存在,所以一旦失去了伴侶,那是比被剝奪了自己的性命還要痛苦的事情。

 

一如前代的狼主,也就是煒彤的父親,在失去了煒彤的母親之後,從此就再也沒有踏進這個赤狼所在的異界一步,從此就失去了音訊。

 

而入侵的妖異所帶走的『絳赩』,也對那些被剝奪了『絳赩』的幼狼們產生了影響。

 

值得慶幸的是,幼狼們都沒有受到太過於嚴重的傷,只是失去了『絳赩』的打擊,讓他們有些難過。

 

但失去『絳赩』的痛苦,卻遠遠也比不上失去伴侶的痛楚。

 

自己也有自己心愛的人,所以自己真的無法也不敢想像,如果自己失去了自己心愛的人,那麼會是怎樣的感覺呢!

 

不過自己是明白煒彤的心情的,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煒彤,最重視的除了燊弈之外,就是從母親那裡所繼承來的『絳赩』。

 

對於赤狼來說深具意義的『絳赩』,對於煒彤的意義又更加特別。

 

煒彤是赤狼族中罕見沒有雙親在世的存在,畢竟赤狼是不輕易死去的族類,沒有雙親的庇護長大的煒彤,其實是非常辛苦的。

 

煢舝想起還是幼狼的時候,和煒彤相處的情形。

 

每每有糾紛或是受到欺負,只有燊弈會挺身保護他,甚至更多時候只能一個人獨自面對。

 

那種思念著誰,卻又甚麼都沒有的無助心情,只能靠他的母親給予的『絳赩』排解。

 

偏偏去到人界的赤狼們,因為應戰的緣故,都留在了通道的這端。

 

人界沒有其他的夥伴。

 

沒有強大力量、可能就連自己都無法保護自己的煒彤可以活著再見面嗎?

 

煢舝無法猜測這個答案,因為猜測出的答案,一定會讓自己更覺難過。

 

燊弈一定是看見了這個答案,所以才會如此的沉默吧?

 

心中的悲鳴,不需要發聲,也已經傳遍其他赤狼的心中。

 

做為年輕一輩赤狼領袖的燊弈會怎麼樣呢?

 

自己不知道。

 

其他追隨燊弈的同伴也無法妄自猜測,只能靜待燊弈做出結論。

 

只能希望燊弈所做出的這個結論,不會讓所有的赤狼感到傷心才是。

 

第二章(2.16)

 

這裡就是人界嗎?

 

煒彤看著眼前和赤狼族所在的異界有著完全不同景色的地方。

 

赤狼族所在的異界,是由石頭、樹林為主體的地方。

 

居住的地方有的是由天然的洞穴所形成,有的地方則很像人界的房舍,不過大體而言,是和原本的自然景色融為一體的。

 

人界的人造建物與人為開闢的痕跡是這麼的明顯,這是和赤狼族所居住的地方最大的差異。

 

而兩個不同的地方,有一點是一樣的,赤狼族的異界也有著和人界一樣的日、月、星辰的規律變化。

 

白日、黑夜是兩個不同地方共同的景色。

 

據說,兩邊的時序是一模一樣的。

 

只不過,人界充斥著汙濁的氣息,比起單純、潔淨的赤狼異界相距甚遠。

 

通道關閉時的衝擊,讓自己失去平衡,差點就從那高高的天際墜落下來,所幸自己是具有兩種型態的赤狼,在墜落的時候以外貌肖似人類並且長有一對可以飛翔的翅膀的模樣安穩地落地。

 

如果自己是擁有完全成熟力量的赤狼,這樣的高度與衝擊對自己來說不算甚麼,偏偏自己的力量並不完全,所以只好依賴另外一個模樣來降落。

 

這裡是人界的哪裡呢?

 

族裡的長老說,人界是很寬廣的地方,就如同赤狼所在的異界一樣的廣大,而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人類、妖異和神祇的存在。

 

通道開啟的時候並不會固定一個地方,要看開啟通道時在人界的赤狼的所在地點來做決定。

 

而在不同地方的不同赤狼,在通道開啟的時間可以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回到赤狼族所在的異界,彼此會經由不同的路線回到同一個位於赤狼族的異界入口,所以進出的時候要特別的小心,以免在這些路線中迷失方向。

 

如果在當中迷失方向,在通道封閉的這段時間內,只能在其中不停的徘徊,直到通道重新打開才能找到出口與方向。

 

應該慶幸自己沒有在當中迷失方向嗎?否則就無法追蹤那些被偷盜走的『絳赩』了。

 

第二章(2.17)

 

不過這一次,真的是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煒彤看著已經發白的天際,那是日光即將普照大地的預兆,在赤狼的異界之中,也有這麼耀眼的光芒照耀著。

 

總以為失去母親也失去父親的自己甚麼都沒有,總以為就連力量都無法完全成熟的自己甚麼都沒有,就算有其他赤狼的陪伴,這樣的孤寂感從來沒有在心中稍減過。

 

然而,在這個沒有任何同族的同伴存在的人界中,自己真的是孤孤單單一個人了。

 

不只是心靈上的孤單,就連身邊的同伴也一個都沒有了。

 

那時候自己並沒有體認到自己擁有的東西是那麼的珍貴。

 

是不是總要等到失去才能夠體認到自己擁有的東西是那麼的珍貴?

 

做為和自己一樣的猼狼的煢舝和自己住在一起,就近照顧著自己,和自己作伴。

 

狟狼的焞更和烺瓴、犽狼的炅曹和焐勗、犺狼的炤書,也都會告訴自己很多關於人界的事情,甚至是為了彌補自己能力的不足,還教導了自己許多生存的技巧,那是屬於各族類的經驗談。

 

【烺瓴,音ㄌㄤˇㄌㄧㄥˊ。焐勗,音ㄨˋㄒㄩˋ。】

 

更不要提燊弈總是陪伴著自己了。

 

而自己所擁有的這一切都是因為燊弈的緣故。

 

疼惜自己的燊弈,不想讓自己感到無助的燊弈,在族人、在自己去到人界的時候,總是會替自己蒐集許多有用的、有趣的消息與知識,想排解自己不能夠到人界的寂寥。

 

而自己也知道,燊弈的存在也是為什麼煢舝他們總是如此愛護著自己的主要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或許是因為他們也希望自己就算沒有強大的力量,在其他方面的補強,也可以讓自己成長為不輸給燊弈的、至少可以與燊弈相襯的存在。

 

自己那時候只有充滿感謝,卻從來就沒有感覺到擁有這些的自己是多麼的幸福。

 

還能夠再見到這些總是和他一起守護著自己、扶持著自己的同伴嗎?

 

還能夠再見到他嗎?

 

這個問題誰能夠來回答?

 

煒彤將自己的身影與氣息隱匿在山林之間,在晨曦的照耀之下沉靜地半陷入夢鄉裡。

 

這些事情就等體力恢復再來操心吧。

 

黃昏的逄魔時刻還有夜晚才是妖魅出沒、活動的時間,這段白晝的時光就讓自己好好恢復體力才能夠追蹤。

 

    全站熱搜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