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被囚禁者0

 

尋找勇氣只為了讓幸福到來,

 

尋找自由只為了讓束縛遠離。

 

之一被囚禁者1

 

「你看,好漂亮的鳥!真是羨慕啊,能夠在天空自由自在的翱翔著,」軟軟的童稚聲有著非常明顯的艷羨。

 

「有甚麼好羨慕的啊!只要有海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國度,這可是鳥遠遠學不來的,」一樣是軟軟的童音,語氣中有著鄙夷同伴的不知足。

 

「啊,好想再看見一次剛剛的鳥呢!那和我們一樣也是妖異吧?不知道是甚麼妖異的身姿居然是如此美麗的鳥呢?」不顧同伴的意見,軟軟的童音繼續說著。

 

「是夢啊。。。!」海姬張開了眼睛,發現手腳依舊被束縛著,而頸項上仍舊與手腳一樣套著下了咒術的繩索時,有著沉重的失落。

 

就是因為想要找尋那個姿態美麗的鳥才會離開了故鄉的大海,上了陸地。

 

自己沒有忘記,原本是水棲生物的自己,離開水太久的話,力量是會被大幅削弱的。

 

而且不只是單純的離開水,更正確的來說,是離開故鄉的海水越久力量越弱。

 

本來這也沒有甚麼特別值得計較的地方,反正只要將自己的氣息掩飾的很好,不要被一般妖異或是普通人類發現自己的身分就沒有甚麼危險的地方。

 

但是,自己卻忘記了,人類之中是有術者可以敏銳察覺到非人的存在的。。。

 

所以才會落到現在的下場。

 

不僅僅是手腳、頸項被縛、被限制了自由,甚至還被當作了賺取錢財的工具。

 

因為人魚的眼淚是完美的珍珠。

 

不過應該要慶幸嗎?

 

束縛住自己的人類並沒有意圖謀奪自己的骨、血、肉。

 

人魚的血肉是珍貴的藥物,能夠讓人長生不老、增強妖異的力量,而骨頭則可以入藥,不管對人或妖異而言都是一種珍貴的藥材。

 

但是海中的人魚可說是兇猛的妖異,不會有哪個愚蠢之徒不自量力的襲擊、攻擊的。

 

說來說去還是自己太過於大意了,居然會在那個沒有水的地方掉入了預先設好的陷阱而被捉到,才會落到現在的窘境。

 

之一被囚禁者2

 

那個抓住自己的人類,之所以不奪取自己的骨、血、肉,並不是因為他不知道這些的用途吧。

 

看著他貪婪的眼睛就知道了。

 

不過,他想要的還有財富,這點藉著他強逼自己落下的眼淚,所形成的珍珠變賣之後得到的錢財滿足了。

 

等到他對擁有的金錢感到滿足,就會對自己出手了吧。

 

又或者自己無法支撐的時候,到時也是會對自己出手的。

 

這一點自己非常清楚。

 

因為現在的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碰到任何一滴水了,這樣能夠維持多久呢?

 

身體正在逐漸的乾涸,力量也越來越衰微了,身體逐漸動彈不得。

 

但,只要讓自己碰到水,就能夠反擊了。。。

 

那個囚禁自己的人深知這一點,所以這裡沒有任何一滴水。

 

就連能夠與外界接觸的窗戶也沒有,就是深怕自己取得了水的力量。

 

還能夠支撐多久呢?

 

據說人在死前,過去的事情會宛如走馬燈一樣的閃現,那麼做為妖異的自己也是一樣嗎?

 

結果拋棄、遠離了故鄉,來到人類的陸地想要尋找那個豔麗鳥妖的自己,終歸要在這裡死去嗎?

 

就算是如此,大概也只能怪自己的大意與一時疏忽吧。

 

因為沒有術師會侵入人魚所居住的海中。

 

或許是由於身為人類的術師並不能夠在海洋當中生存、甚至是自由活動的關係。

 

總歸還是自己太過於輕忽了啊!

 

想到此的海姬突然思念起了故鄉的一切。

 

如果不離開故鄉的話,就不會遭遇到這些痛苦不堪的事情了吧。

 

但,如果不離開故鄉,自己現在又會如何了呢?

 

甚麼都不曾多想,甚至就連將來的道路都是母親為自己鋪墊好的。。。

 

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呢?

 

是在衝動之下離開故鄉之後,自己才開始思考這件事情的吧。

 

就算這裡是自己的終點,也怪不得誰了。

 

這是自己順從心中的渴望所引領出的道路與方向。

 

即使感到後悔,即使不被理解,即使沒有結果,也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之一被囚禁者3

 

雨宮家在地方上擁有一座非常古老的宅邸。

 

從外觀與各方面來看,都可以很輕易的看得出來雨宮家的宅邸曾經繁華一時。

 

但是現在的雨宮家也僅僅是擁有著這座古老宅邸的普通人家而已,就連人丁也漸漸的減少了。

 

宛若被甚麼詛咒了一樣。。。

 

鄰居家的老婆婆對著孫兒說,他年幼的時候曾經在雨宮家看見過穿著白衣振袖和服的座敷童子。

 

雖然隨著年紀漸長而看不見座敷童子,但是雨宮家一直在屋子的一角供奉著座敷童子愛吃的小豆飯。

 

掌管家庭興旺的座敷童子也一直非常眷顧著雨宮家。

 

所以從他有記憶以來,雨宮家也確實如同傳說中有著座敷童子的家庭一樣,相當的富足與興旺。

 

但是,就在某個雨夜,雨宮家當時九歲的小姐被發現昏倒在宅邸的倉庫旁邊。

 

然後,從那一天起,就像被座敷童子拋棄了一樣,雨宮家也漸漸衰微,終至現在這個樣子了。

 

老婆婆的語氣之中有著懷念,也有著疑惑。

 

因為那不過就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而已。

 

那一個下雨的夜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了呢?

 

除了雨宮家本身的變化以外,從那一個下雨的夜晚改變的,還有雨宮家的那個小姐。

 

原本有些驕縱任性的他,原本總是體弱多病的他,居然學起了劍道,甚至還去了高尾山的寺院學習。

 

如此不辭勞苦是為了甚麼?

 

一直看著他長大的自己知道,這一切的努力並不是為了雨宮家的復興,一定是和白衣的座敷童子有關吧?

 

哄著孫兒入睡的老婆婆帶著些許擔憂的神情在眼底。

 

那個自己看著他長大的雨宮家的小姐,從來沒有對自己多說些甚麼。

 

只是一心一意的朝著他的目標前進著。

 

秉持著的心情是怎麼樣的呢?

 

看著那個原本任性的孩子漸漸的成長為成熟的大人,這點固然讓人感到欣慰,但也讓人感到無比的唏噓。

 

之一被囚禁者4

 

火?!

 

因為力量的逐漸消散而有些昏沉的海姬本能性的感受到了危機的逼近,突然警覺了起來。

 

為什麼火的灼熱感與空氣中的乾燥會距離自己如此的近?

 

就像是嫌自己現在的處境還不夠淒慘一樣。。。!

 

該不會在這裡被火燒死吧。。。!

 

海姬試圖掙脫束縛住自己的、下了咒術的繩索,不但徒勞無功,甚至纏繞的更緊了。

 

海姬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得到不只是痛楚,還有血滲透到繩索之中發出的特有味道。

 

真是。。。

 

很快就發現自己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徒勞無功,甚至是讓自己的處境更加惡化的海姬,也只好隨即就放棄了掙扎。

 

啊,自己還沒有找到那個自己想要找的對象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灰飛煙滅。。。

 

在海姬已經完全放棄希望的時候,正待灼痛感已經蔓延開來的時候,一陣吵雜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那是甚麼?

 

閃爍著奇異光芒的燈光,透過不知道甚麼產生龜裂的牆壁的縫隙,隨著略帶高分貝的聲音傳進來。

 

與此同時,雖然火的熱力有增無減,但是因為空氣中瀰漫著水氣,所以海姬也逐漸找回了自己的力量。

 

可惜即使這樣,也還來不及擺脫束縛住自己的繩索。

 

還需要更多的時間蓄積更多的力量。。。還不夠。。。

 

海姬感到無能為力。

 

即使有機會還是逃不掉嗎?

 

絕望感陡升。。。

 

看來自己遠遠低估了這一段時間以來力量的消退啊。。。

 

就在海姬感到沒有希望的時候,以為即將要被火焰吞沒的時候卻突然聽見到斷裂的聲響。

 

被燒斷了嗎?

 

在那一瞬間本能做出反應扯動了一下繩索的海姬很快就冒出這個想法。

 

順從妖異本能的海姬趁著這個空隙從即將被熊熊大火吞沒的房間脫逃了。

 

穿越忙亂著撲滅火勢的人群,海姬頭也不回的逃了。

 

得逃遠一點才行。

 

因為這場大火是出乎術者意料之外的,不用停下腳步觀察也可以察覺出來,追兵就跟在自己的後面。

 

逃,是僅存於海姬腦海之中的念頭。

 

之一被囚禁者5

 

海姬和雖然一臉吃驚,不過仍舊掩護了自己的行蹤的人類女性大眼瞪小眼中。

 

束縛在自己身上的繩索是因為固定的一端被突如其來的大火燒斷了,但是本來就還沒有恢復力量,甚至被追兵追著沒有喘息的空間,也只能夠暫時拉開與追兵的距離而已。

 

一開始海姬自己也非常清楚這一點。

 

所以在筋疲力盡之後,是想要放棄的。

 

想要就這樣撒手不管。。。

 

但是卻意外的撞見了眼前這個人類的女性。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他能夠掩護自己,甚至是不明白為什麼他對自己伸出了援手,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

 

那就是對方也是一個術者。

 

那麼也是為了人魚的眼淚所能帶來的利益,又或者是人魚的骨、血、肉所能帶來的長生不老所吸引了嗎?

 

即使他為自己解除了自己切不斷的繩索,但是這樣的疑慮卻因為前回的教訓而讓海姬膽戰心驚。

 

現在的自己可沒有力氣再逃跑了。。。

 

這一段時間以來損耗了太多的氣力,而才剛剛解開的咒術對自己的影響也還在。

 

只是從一個牢籠跳到另外一個牢籠了嗎。。。!

 

海姬在心中有這樣的想法。

 

坐在海姬對面的女性對於海姬眼中的驚恐露出了疼惜的神情,像是安撫似的說,「我幫你包紮好以後,你隨時都可以離開。不過,我也很歡迎你留下來和我作伴。這麼空蕩蕩的大房子,一個人也是很寂寞的。。。」

 

女性一邊說著一邊替海姬的手、腳與頸項仔細的纏繞上了紗布,「我的名字是雨宮 水希,如果你要留下來的話,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聽見水希這麼說的海姬只是瞪大了雙眼感到不可思議。

 

不管對於妖異又或者是人類而言,名字可是很重要的啊!

 

居然這麼輕易就把名字交給了自己嗎?

 

是為了取得自己的信任吧。

 

海姬在心中肯定了這點。

 

之一被囚禁者6

 

小豆飯?

 

選擇在雨宮家暫時寄居的海姬這幾天都在雨宮家的宅邸靜養身體。

 

耐不住寂寞的海姬在雨宮家的古老宅邸裡游盪。

 

一如水希所言,這座宅邸只有他一個人。

 

白天的時候,道場裡有來自於其他地方的孩子和水希學習劍道,但是夜晚的宅邸就變得非常的靜寂。

 

相對於白晝的喧嘩,夜晚顯得太過於沉寂了。

 

小豆飯應該是給掌管家庭興旺的座敷童子吃的吧?

 

但是這樣沒落的宅邸,是沒有座敷童子的存在的。

 

自己也沒有在宅邸中感受到座敷童子的存在。

 

倒是在水希的身上感受到了,有座敷童子的願望與力量包含在其中。

 

自己也是因為這個緣故才會留下來。

 

在這座城市裡沒有安身立命地方的自己,有一個可以這樣靜心休養的地方也的確不錯。

 

人類和妖異有甚麼不同呢?

 

自己還在故鄉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人類與妖異的差異。

 

只是啊,自己還沒有想過會受到人類的幫助,甚至是和人類交上朋友。

 

總歸自己也可以暫且安心了吧。

 

如此想著的海姬轉身回到屋子裡繼續打掃工作。

 

既然要在這當食客,總不能白吃白喝,還是要打起精神來幫忙才行。

 

妖異也有妖異的骨氣。

 

 

屬於妖異的夜晚時分,海姬看著門外的月色,又回頭看向看見自己要出門,眼底有著擔憂卻沒有阻止自己的水希,行了個禮以後就轉身出門。

 

「小心點,」水希只是這麼說。

 

多年前,自己還年幼的時候,這座古老的宅邸中確實是有著座敷童子的。

 

然而,心懷惡意的人們,仗勢著力量與方法,將那個從小就把自己當作玩伴的座敷童子帶走了。

 

在最後,即使從此會煙消雲散仍舊選擇保護自己,盡到在這座宅邸的最後責任。。。

 

那年自己九歲,也從那時起,自己的人生完全改變了。。。

 

也親身的體會到所謂的人類比起妖異還要可怕是怎麼回事。

 

於是踏上一條自己從來沒有想到會踏上的道路,帶著那個座敷童子最後給自己的力量前行。

 

之一被囚禁者7

 

浮世繪町一番街的夜晚非常的熱鬧。

 

這裡是奴良組下轄的化貓組的地盤。

 

海姬站定的地方就是由化貓組所經營的、隱藏在人界的夾縫中的妖怪店鋪門前。

 

回頭看了一眼熙嚷人群仍舊喧嘩著的街道,海姬在打開店鋪門的瞬間轉換了姿態。

 

因為門的另外一邊是妖怪的世界,在妖怪的世界不需要掩飾自己是妖怪的身分。

 

不過說是轉變了姿態,但仍舊維持著人類的模樣,只是頭髮的模樣從原本披散開來的波浪捲的半長黑髮,變成了末端隨性的綁著髮辮、蠱惑人心般的紅長髮。

 

眼瞳從與人類無異的黑褐色眼眸,變成了如同大海的湛藍眼瞳。

 

迎接踏進店鋪的海姬是化貓組的良太貓,頭上有對貓耳朵,左眼有個斑記,綁著多枚貓掌印的頭巾,是化貓組的當家。

 

熱切的歡迎海姬進入店中,坐到座位上的良太貓從第一眼就對海姬留下了心。

 

一方面是過去玉章事件的事情,自己曾經輕忽了來打探消息的敵手以致於為奴良組帶來不少不必要的紛爭。

 

一方面是因為海姬給良太貓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但同時也感到有些許的奇怪。

 

外貌大概是和少主陸雄差不多的年紀吧。

 

雪白的肌膚,皮膚非常光滑柔嫩,如同初生嬰兒一般的細緻。

 

真想摸摸看呢,不自覺產生這樣想法的良太貓緊緊抓住圍裙才沒有做出失禮的動作來。

 

雖然外貌是普通的人類,但也散發著妖異的氣息,大概就是因為這樣自己才會有這樣的衝動吧。

 

良太貓在心中自我安慰著。

 

只是,卻是個生面孔,而且身上隱約飄散著血的味道。

 

是甚麼妖異呢?

 

良太貓想要問,但無奈對方只是微笑著,對於自己的問題毫不回應,一直保持沉默。

 

就算因此心中有更深的疑惑,就算想要追問對方的來歷與到奴良組地盤來的用意,但是看見他的笑容就再也不想追究了。

 

或許是魅惑人心的妖異吧。。。

 

一直到海姬離開店鋪,良太貓都還在迷濛的狀態,無法回神。

 

之一被囚禁者8

 

毫無斬獲。

 

自己來到陸地上想要尋找的那個妖異,至今仍舊沒有收穫。

 

就在這附近而已,自己已經非常靠近了。

 

憑藉著當時自己記下來的妖異氣息,自己一路找到了這裡。

 

但是居然仍舊沒有收穫啊。

 

人魚在陸地上是不會曝露自己的身分的。

 

因為人魚不管對於人類又或者是妖異而言,都是非常珍貴的存在,不惜一切也要奪取的存在。

 

在海中,沒有誰的力量可以與人魚的力量相匹敵,所以自然也不會有誰想要動人魚的歪腦筋。

 

但在陸地上就不同了。

 

離開故鄉的海越久,在陸地上的時間越久,力量就會越顯得薄弱。

 

即使有水的協助,但是和在海上比較起來,那可說是兩種截然不同強度的力量。

 

自己上陸已經很久了,再加上不久前被抓走所留下的咒印,還在侵蝕著自已的身體,咒印留下的痕跡仍舊滲著血。

 

海姬下意識撫上手上由水希包紮的繃帶。

 

自己並不喜歡曝露自己妖異的身分。

 

因為人魚在妖異狀態時會自動散發魅惑對方的力量。

 

就像剛剛的在旅店中的妖異們都不自覺的被自己吸引、蠱惑一樣。

 

若是再加上聲音的引誘,對方可是完全無法抵擋。

 

所以明明不允許自己上陸地,但是還是告誡自己不能夠為奴良組帶來困擾,同時也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

 

人魚在陸地上,可是需要被保護的脆弱啊!

 

只是,自己忍不住用妖異的身分出現了。

 

那個地方隱隱約約纏繞著自己所要尋找妖異的氣息。

 

在那裏嗎?

 

但是自己沒有找到。

 

究竟在哪裡呢?

 

明明已經如此的靠近了啊!

 

獨自一個坐在公園池畔的長椅上苦思的海姬沒有注意到黑影的逐漸逼近,仍舊沉溺在自己的思緒之中。

 

之一被囚禁者9

 

果然被發現了。

 

妖異的聽覺是非常好的。

 

海姬看著從自己背後原本要埋伏自己的術師,感到無可奈何。

 

是啊,這就是為什麼自己一直以來都是以人類的姿態現身。

 

像人魚這樣力量強大的大妖怪,是會隱藏自己的氣息的。

 

但是僅限於力量完整的時候。

 

現在的自己力量正在衰微,所以無法完全遮蓋住自己的氣息。

 

再加上殘留在自己身上、還沒有消散的咒印,恐怕也吸引了不應該吸引的人來了吧。

 

被吸引來的是原本拘禁自己的人類。

 

雖然身邊就有水可以讓自己役使,但是自己並不想傷害人類。

 

人魚雖然會對人類惡作劇,也會掀起滔天大浪,不過傷害的意圖卻是沒有的,至少在主觀意識上,就算是傷害人類、與人類為敵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再說,這裡是奴良組的地盤。。。

 

母親的叮嚀可還是言猶在耳啊。

 

但在被抓回去,這次可就逃不出來了。

 

不能夠被抓。

 

在心中下了決心的海姬與來者展開了戰鬥。

 

原本在奴良家的宅邸之中與其他同屬於奴良組的妖怪愉快地喝著酒的河童感覺到不對勁。

 

因為河童原本就是屬於水的妖異,自己在奴良組所擔任的工作,就是管理屬於浮世繪町境內屬於水的一切。

 

水中傳來的異樣騷動傳達到河童的心中。

 

雖然心知不對勁,但還是沒有驚動其他的妖怪,只是隨便找了個藉口說要回到池塘中就離席了。

 

回到水中的河童再次浮現的地方是公園的池塘。

 

在剛剛接近這裡的時候就感覺到了,有和自己一樣使用水的妖怪正在戰鬥。

 

對手居然是人類的術師嗎?

 

兩邊勢均力敵的戰鬥著。

 

河童沒有貿然行事,只是露出一對眼睛觀看。

 

是哪裡來的妖怪呢?

 

美麗的十三歲的少女,蠱惑人心般的紅長髮與紅豔的眼睛互相輝映,在這樣的黑夜中分外刺眼。

 

不管如何,放任不管可是不行的。

 

還是早早打退術師所控制的式神再來問話吧。

 

就在河童想要出手幫忙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沒有自己出手的餘地。

 

之一被囚禁者10

 

「你沒事吧?」幫了海姬一把的是水希。

 

和海姬對攻擊人類有所忌憚不同,水希用自己擅長的劍術用木劍直接攻擊術者。

 

術者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招架不住,也只好先行敗退了。

 

術者離去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海姬在下個瞬間恢復了一般人類的樣子,只是握住了水希伸過來的手,表示自己無恙。

 

看著這一幕的河童心中的疑惑更加的深了。

 

不管是妖怪這邊還是人類那邊,兩方都太奇怪了。

 

在此時,海姬和水希也都注意到水中的河童。

 

在海姬做出任何表示前,水希率先開口,「是同伴嗎?」

 

海姬看著河童搖了搖頭,借助著水希的力量站起來以後,向河童行了個禮就與水希一同離去了。

 

海姬現在無法判定河童是站在哪一邊的妖異,是會站在自己這邊幫助自己,還是會站在人類那邊幫助人類,自己不知道。

 

因為對方應該是屬於奴良組的妖怪吧。

 

若從守護著浮世繪町的一切這點看來,現在是身分不明的自己,是否會被當作是敵人呢?

 

現在也只能選擇眼前的情況下對自己有利的選擇了。

 

至少自己知道,水希是友善的人類。。。

 

對於海姬的行為,河童則是若有所思的目送海姬與水希的離去。

 

沒有追上去的河童有更讓他在意的事情。

 

其一是這個不知名的妖怪與那個人類的關係究竟是甚麼呢?

 

為什麼會來到此地,又為什麼會幫助妖怪?

 

其二是方才術者為什麼會對一個妖怪窮追猛打?

 

很明顯目標就是這個不知名的妖怪吧。

 

也不是要消滅,而是要捕捉。

 

為什麼呢?

 

如果是像少主的同學-花開院家的陰陽師之流,應該採取的是消滅而不是捕捉吧?

 

但是最近並沒有其他特別的騷動產生。

 

河童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該回去報告才是。

 

如此想的河童再次沉入水中,回到奴良組的宅邸。

 

之一被囚禁者11

 

果然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啊。

 

海姬無力的躺在水希家中注滿水的浴池之中這麼想。

 

四肢和脖子上已經解開的繃帶所顯露出來的部位滲透著血,剛剛的戰鬥讓殘存的咒印被催發了。

 

方才還沒有感覺,現在總算能夠鬆一口氣,感到分外的痛。

 

從自己逃出來以後,身上用容器隨身攜帶了可以做為武器也可以防禦的水,想要增加自己逃脫的機會。

 

也會隨手利用所能支配的水來防衛與攻擊。

 

但是,這樣的情況若是長此以往對自己是相當不利的。

 

還能夠在陸地上這樣生活多久呢?

 

是否也到了放棄的時候呢?

 

可是在遇到術者之前去的妖怪旅店裡,有那個自己苦苦追尋著的妖異的淡薄氣息。

 

已經很靠近了吧。

 

至今為止的尋找之旅,若是在這裡放棄,是否就是代表了這所有的一切都沒有意義呢?

 

又或許,就是因為自己也不知道意義在哪裡才會如此的執著、不肯放棄吧。

 

 

「化貓組也有相同的報告,描述的應該是同一個妖異,」鴉天狗如此分析著。

 

「被人類的術師窮追猛打的妖異,」聽著鴉天狗報告的奴良滑,也就是奴良組的總大將若有所思,「不過不是要消滅而是要捕捉嗎?」

 

「是,按照河童所說的應該是這樣沒錯,」鴉天狗又說,「我會讓我家的三個笨孩子去深入調查的。」

 

「那就交給你了,」滑頭鬼一邊說著一邊起身,「那麼我要出去散散步了。」這麼說著就消失了蹤跡。

 

鴉天狗則是隨即喚來了三羽鴉交代了搜索報告中所描述的妖異的相關消息。

 

之一被囚禁者12

 

陸雄、冰麗和倉田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屬於雪女的冰麗,以及原本是青田坊的倉田為了要保護奴良組的三代目-陸雄,才會以人類的模樣一起和陸雄上學。

 

冰麗正打算鼓起對愛慕以久的陸雄撒嬌。

 

前一晚毛倡妓是這麼說的,「要勇敢追求自己的愛情才行!否則依照少主受其他女性喜愛的程度,前途可是多舛呢。」

 

正當臉微紅的冰麗想要趨向前去的時候,卻冷不防的被一個匆匆忙忙跑過轉角,沒有注意到三人的人撞倒了。

 

對方是個與陸雄差不多年紀,約莫十二、十三歲的女孩子,手腳和頸項上都可以看得見有繃帶纏繞痕跡,同時也隱隱透著血氣。

 

與冰麗對撞之後,少女也顧不得身上的塵埃,只是一個勁的彎腰點頭,像是在跟冰麗說抱歉,然後又跌跌撞撞的半扶著圍牆想要繼續往前跑。

 

「受傷了呢!」冰麗回過神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發現少女身上除了手腳與頸項之外的部位都帶著傷,再加上剛剛的對撞似乎傷了腳,「你不要緊吧?」

 

少女像是沒聽見一樣,還是繼續離去,不過沒有走多遠就在下一個瞬間突然停下腳步。

 

「不要緊吧?」陸雄原本以為是少女身上的傷口讓他停下腳步,但很快就察覺不是那麼回事。

 

有貓擋住了少女的去路,而貓說話了,「你以為你能逃走嗎?真是天真!」

 

「妖怪。。。!」陸生詫異的說,「那不是奴良組的妖怪吧?」後面的問句是問冰麗和青田坊的。

 

「少主小心,」把陸生安全的護衛在身後的冰麗和青田坊,同時也仔細的觀察這隻會說話的貓。

 

尾巴的雙叉正彰顯著貓的身分是貓又。

 

妖異為什麼會追擊這個女孩子呢?

 

疑惑滿滿。

 

之一被囚禁者13

 

再次仔細打量這個對於貓會說話沒有驚訝,只有滿滿戒備的少女。

 

啊,這不正是河童描述,就連化貓組也有目擊情報的少女嗎?

 

少女顧慮的回頭看了一眼陸雄、冰麗與青田坊三人,眼神中似乎在說:快走,這與你們無關。

 

然後在下一個瞬間打開了隨身攜帶的裝盛水的容器,支配著少少的水,形成了水鍊勉強擋下了貓又的攻擊。

 

海姬在心中暗暗叫苦,單憑自己現在這樣是打不贏貓又的,而且身後的人類會被自己捲進來。。。

 

在陸生這邊,三人交會了眼神,確實也是妖異沒錯吧?

 

不管怎樣,在奴良組的地盤上是不容許妖異之間發生這種恃強凌弱的事情。

 

於是青田坊很快就打跑了貓又。

 

被救助了的海姬發現剛剛自己不小心撞上的三人原來也是妖異,詫異的看著,接著發現了沾染在三人身上,尤其是陸生身上。。。

 

海姬不自覺的把手伸向陸生的方向,啊。。。找到了,至今那個自己所見的妖異最為濃厚的氣息。

 

一定是和他關係密切的人類還是妖異呢?

 

看著海姬動作的冰麗沒有放鬆警戒。

 

在冰麗的眼神下察覺了自己的失態,海姬很快的行了禮算是答謝幫助,然後準備離去。

 

好靠近了,就在這個城市裡了吧。

 

「等一下,」叫住海姬的是陸生,不過卻也沒有能夠多問甚麼。

 

因為發現海姬不在家的水希在家附近找著,擔心海姬是不是又陷入麻煩。

 

正巧發現海姬與陸生三人的沉默,以為陸生這邊是來傷害海姬的。

 

海姬攔住了水希,搖搖頭,同時再次向陸生行了禮,算是道別。

 

「那是人類吧?」青田坊說,「接受人類幫助的妖異啊。。。」語氣中有著感慨。

 

因為奴良組的宗旨是保護弱小的妖異,但是卻是人類取代了奴良組的地位呢。

 

之一被囚禁者14

 

浮動氣氛悄悄地在浮世繪町蔓延開來了。

 

鴉天狗正在報告關於海姬與水希的消息。

 

對於鴉天狗而言,水希並不陌生。

 

與鴉天狗所出身的高尾山有著密切關係的水希,就是在那裏學習技藝的。

 

與座敷童子淵源深厚的女性在初次進入高尾山的時候,就吸引了天狗們的注意。

 

居然還幫助了妖怪。

 

不過,那個造成浮世繪町騷動源頭的妖怪又是甚麼來歷呢?

 

為什麼有不少妖異把他當作獵捕的對象?又為什麼連人類的術師也對他如此的執著呢?

 

按照他操縱水的模樣,應該是水系的妖怪。

 

同時由化貓組的報告,也是會施行魅惑之術的妖異。

 

目前為止,也僅僅知道這些而已。

 

與此同時的奴良組的宅邸大門起了騷動。

 

有訪客。

 

首無看著眼前的少女感到驚訝,這不就是這陣子引發話題的妖怪嗎?

 

而且就連照顧他的人類也來了。

 

海姬行了禮,然後微笑,甚麼也沒有說。

 

水希沒有絲毫的驚訝,代替了海姬說,「我們想見宅邸的主人。」

 

因為海姬到目前為止依舊沒有開過口,一直保持著沉默。

 

要離開了嗎?

 

水希有這樣的預感。

 

海姬所擁有的東西一定被覬覦著吧,不管人類或是妖異都想獲得的。。。

 

憑自己的力量大概也無法時刻保護著海姬,同時海姬也擔心著會為自己帶來麻煩吧。

 

這座宅邸是相當負有名氣的,妖怪的宅邸。

 

也確實有不少妖怪在此出入著,然而與自己無關。

 

因為自己並不是站在人類那一邊。。。。

 

被屬於妖異那一邊的座敷童子從人類手中救下的那一刻起,自己的性命從那一刻起,就不是站在人類那一邊了。

 

只是,妖怪本身或許由妖怪來保護會更為恰當吧。

 

之一被囚禁者15

 

即使懷疑著對方的目的與來歷,首無還是向大首領-滑瓢鬼報告了訪客的到來。

 

同意了與海姬和水希見面的滑瓢鬼正與兩人在大廳見面中。

 

因為不清楚對方的意圖,除了戒備嚴密以外,屋梁上也擠滿了好奇的小妖怪。

 

除了一開始水希的問候以及海姬的行禮以外,兩邊陷入沉默之中。

 

水希雖然自己私心猜測海姬是來這裡尋求保護的,不過這也僅止於猜測而已。

 

因為至今都還不曾聽見海姬開口說話的聲音。

 

眼前的場景,本應由海姬開口的,但海姬仍舊沉默著,只是看著也在觀察著自己和水希這方的奴良組總大將-陸生的爺爺滑頭鬼。

 

至於滑頭鬼不說話的原因,是因為在與海姬眼神對視的那一瞬間,突然產生非常熟悉的感覺,但一時之間想不起來究竟在哪裡看過,所以只好先行保持沉默。

 

就在滑頭鬼想要詢問的時候,突然聯想到鴉天狗剛剛的報告提到的:水系的妖怪還有魅惑之術。

 

只是怎麼會在這裡呢?

 

陸地可是她們的一族不會涉足的地方啊。

 

海姬在此時從手上不知道從哪變出的東西,更讓滑頭鬼肯定海姬的來歷,「你怎麼會來這裡呢?怎麼回事啊!?」

 

看見海姬所遞出的東西,滑頭鬼心中的疑惑被肯定了。

 

那是那一族的信物。

 

「海姬,怎麼回事?」滑頭鬼這回叫喚了海姬的名字,然後把手伸向海姬所遞出的東西,並且把東西放置在自己的掌心。

 

『因為某個緣故,就來到了這裡,要麻煩您一段時間了,請多多照顧,』海姬說著。

 

「嗯,這是小事,」滑頭鬼又說。

 

海姬與滑頭鬼開始說起了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以及受到了水希的幫助的前因後果。

 

水希與其他在一旁的妖怪們都只聽見與看見滑頭鬼獨自一個說著話而已,海姬沒有絲毫的動作,也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

 

不只是水希感到疑惑與不解,就連妖怪們也起了騷動。

 

之一被囚禁者16

 

海姬與滑頭鬼的談話很快就結束了。

 

滑頭鬼將剛剛放置在掌心的東西遞還給海姬,海姬則是轉而遞給了一旁的水希。

 

水希雖然不明就裡,但還是接了過來。

 

『這段時間謝謝你的照顧。』

 

水希聽見了一個輕柔甜美的聲音,然後在下一個瞬間才發覺這是海姬的聲音。

 

不過眼前的海姬卻依舊沒有開口的跡象。

 

『是我的聲音沒錯唷,』海姬說,『因為我是人魚,我的聲音擁有自動魅惑聽聞者的力量。但是只要擁有這個信物,就不會受到包括人魚在內的擁有魅惑力量的妖怪聲音的影響,同時也會受到海洋與水的保護。』

 

聽見海姬這麼說的水希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在這水希感到錯愕的短暫時刻,海姬伸手將水希放置著貝殼狀信物的手闔上,與此同時在手的縫隙中透露出淡淡的光芒。

 

水希的手再次張開已經看不見貝殼狀物的蹤跡。

 

『還要再麻煩你一陣子,就當作是感謝你的禮物,』海姬笑的無邪,『不需要感到有負擔,若不是有你的幫助,我現在已經不在這裡了呢。』

 

知曉海姬身分的滑頭鬼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不過也不是不能理解海姬的舉止。

 

雖然總是生活在海中、多半只有在暴風雨才會出現的人魚,不僅與人類世界,就連與妖怪的世界連繫也非常的少。

 

即使在妖怪之中也是被視為傳說中的妖異的人魚,雖然力量強大,雖然有時被傳說為是兇暴的妖怪,不過其實是非常有禮貌與謙和的妖異。

 

不過就這樣送給了人類啊。

 

滑頭鬼看向水希。

 

那個貝殼狀物的信物是屬於人魚身體的一部分,擁有強大的力量,如同天狗的尾羽一樣是不輕易給與別的存在的。

 

若是交託給對方,會一直在被交託的擁有者的血液中被後代繼承,直到繼承者的血脈滅亡後才會回到原來人魚的身上。

 

貴重無比的寶物。

 

之一被囚禁者17

 

「海姬會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水希離去之後,滑頭鬼吩咐著鴉天狗,「這段時間要好好的款待他。」

 

「大頭領認識他嗎?」鴉天狗看向坐在外面緣廊的海姬。

 

「老夫這條命可是託那個孩子的福才能夠撿回來,」滑頭鬼想起了往事,「不過那時候的那個孩子也長這麼大了啊。」

 

滑頭鬼向鴉天狗說起了當時的事情,聽著總大將的描述,也才勾起了鴉天狗的回憶。

 

那一回,一如以往,做為應該要受到護衛保護的、百鬼夜行的首領-滑頭鬼又神不知鬼不覺的溜走了。

 

後來才知道,大頭領去的方向是海濱地帶。

 

奴良組的一邊是靠著海的。

 

雖說陸地上的妖怪和海中的妖怪極少產生交集,但也還是有位於海陸交界之間的妖怪存在著的。

 

通常這類在海陸交界之間的妖怪,通常是居住於陸上的人類落入海中死亡,然後因為各種執著,如怨恨或是掛念,才成為了妖怪。

 

在那裏受到了人魚的幫助。

 

妖怪是有很強的領域性的。

 

有的妖怪領土意識很強,十分介意其他人踏入自己的生活領域,也因此妖怪們平常是不大接近彼此的。

 

去到的濱海之地,是奴良組的勢力範圍的最邊緣,再過去一點就是屬於海妖的領域。

 

那裏是就算是百鬼夜行之首的滑頭鬼的畏也無法觸及之地。

 

但是濱海之地卻是個曖昧不明的混沌地帶。

 

在那裏與當時還年幼、屬於人魚一族的海姬初次見面,並且受到了海姬母親與海姬的幫助,才總算安定了那濱海之地。

 

說著與海姬相遇故事的滑頭鬼最後說了一句做為結語,就起身離去。

 

鴉天狗則是因為一時之間還來不及消化這個訊息,於是給了滑頭鬼偷溜的空檔

 

「海姬是人魚一族的少當家,可別怠慢了。」滑頭鬼是這麼說的。

 

Posted by forf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