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有時候忘記才是一種幸福

 

(1.1)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可以和我約定嗎?去那座島上居住看看。那座島雖然和其他的地方所居住的人沒有多大的不同,但是在當中卻隱藏著非常珍貴的寶藏。我希望你也能夠看見那樣的風景。』

 

有多久沒有看見海的風光與景色了呢?

 

從泰熙離開以後,自己就不住在可以看見海的城市。

 

是為了不想想起太多的事情的緣故吧。

 

這也已經是持續好幾年的事情了。

 

而當初自己決意來到這個島上居住的時候,眾人目光之中的驚訝與不解,自己還印象深刻。

 

不過說當初,也不過就是個把月以前的事情而已。

 

瑞熙從海灘上站起身,看著遠處的漁船想了出神。

 

但,來到這個島上的自己,卻沒有找到想找的東西,「究竟是甚麼呢?藏在這個島上的寶物。。。」

 

「如果可以問人打聽情報就好了,可惜啊。。。」

 

瑞熙沒有說完的話,是自己並不是長袖善舞的類型,也只能很勉強刻板的做到不失禮而已。

 

不過真是幸福又突兀的一家啊。

 

瑞熙眼中看見的是一男一女牽著一個小女孩開心的笑著。

 

看似母親的女人和女孩應該是島上的居民吧?

 

和其他島上的人們穿著並沒有多大的不同,樸實無華的打扮。

 

但是看似父親的男人卻完全相反。

 

比起身旁的母女所穿的,應該算是很昂貴的衣飾吧?

 

打扮非常入時的男人在配上俊秀的長相實在和這個島給人的感覺格格不入。

 

就像是在首爾繁華街道的人走在這座純樸的小島上一樣。

 

就跟自己一樣是個外來客嗎?

 

自己來到這座島之後也經常在背後被人指指點點的。

 

倒不是自己做了甚麼奇怪的事情,畢竟自己在這座小島上是外來客。

 

對於外來客的好奇心,不管在甚麼地方都是一樣的吧。

 

吶,泰熙,你想要我看見的是甚麼樣的風景呢?

 

我透過你慣用的攝影鏡頭也沒有看見。

 

我恐怕也無法在這座島上停留太久的時間的。

 

甚麼時候我才能夠知道你想要告訴我的這個秘密呢?

 

(1.2)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怎麼回事?傷口怎麼會這麼深?」瑞熙皺著眉頭看著眼前倒地的小女孩,語調急切,「被割傷了嗎?不要亂動,我來幫你!」

 

「不。。,不用了。。。」小女孩卻拒絕了。

 

瑞熙皺起的眉頭沒有解開,為什麼呢?

 

傷口很深,不趕快處理是不行的,為什麼拒絕幫助?

 

這個小女孩是那天在海灘上看過的洋溢著幸福的小女孩吧。

 

小女孩是李春天,學習能力很強、記憶能力也很好的聰穎的小女孩。

 

李春天記得,媽媽從小就曾殷殷教導的,如果流血了絕對不能接受別人的幫助的話。

 

可是好痛,而且自己沒有辦法站起來,這樣下去。。。這樣下去。。。

 

「我是H.I.V.的帶原者!碰到血會傳染給你的」李春天說著從島上保健所的醫生、從媽媽那裏、從守護天使那裏、還有許許多多的人那裏學來的,關於自己身上的病的知識,同時也期待著對方因此能夠知能而退。

 

「不要亂動,傷口會更深的,」聽見春天所說的話,瑞熙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仍舊一派鎮定的告訴春天,然後就返身而去,往停放在附近的車子奔去。

 

瑞熙很快的打開後車廂,拿出常備的急救箱,然後又拿出了防水的野餐墊快手快腳的舖在車子的車座。

 

接著又穿戴上了雨衣、護目鏡、手套和口罩,在迅速的回到春天所在的地方。

 

以為對方已經離去的春天仍舊試圖想要擺脫所在的困境,只是徒勞無功。

 

「不要在動了!」瑞熙大喝一聲,嚇得春天不敢再動,同時就連原本要對瑞熙說不要接近自己的話語,也只敢囁嚅著,但也繼續瑟縮、躲避著。

 

「不要緊的,我有防護罩呢,」瑞熙想,這年紀的孩子不懂甚麼是防護衣吧?用防護罩來形容會不會好點呢?

 

「防護罩?」春天覺得眼前這位大姐姐的話好奇怪。

 

「嘛,就像雨天撐傘就不會淋到雨一樣,」也覺得自己的比喻怪怪的瑞熙一邊幫春天處理掉勾住的樹枝與石塊,一邊將春天抱了起來,「不要亂動唷!」

 

抱著春天到已經墊好防水墊的後座,先做好了緊急處置,再把染著血的樹枝、石塊大致整理,連同剛剛的雨衣、口罩、護目鏡用備用的大塑膠袋打包,就將車開往島上的保健所。

 

(1.3)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保健所的醫生吳俊秀再次感到自慚形穢。

 

被年輕的小姐緊急帶來的春天是H.I.V.的帶原者的這件事情自己是知道的,對於醫治這樣的病患所需要注意的事情也知之甚詳。

 

但是實際上要進行傷口的清理、縫合的時候,人之常情的心中感到了些許的擔憂與害怕。

 

偏偏這幾天在春天家住的下房大叔,也就是即將成為春天爸爸的閔基書去了首爾。

 

雖然閔醫生是唯我獨尊的男人,對於心愛的人是非常保護的,也不會輕易捨棄,更為不會為了雙親的感受而動搖心智。

 

但是春天媽媽永新不同。

 

根據春天媽媽從小的摯友,保健所的愛哭護士曉蘭的說法,春天媽媽堅持要得到閔醫生父母的同意。

 

閔醫生的父親很高興兒子的選擇,但是母親卻持了反對的意見,表示無法理解兒子的選擇。

 

戰爭就悄悄的爆發著。

 

拗不過春天媽媽的要求,閔醫生再次前往首爾與母親斡旋。

 

帶春天來保健所的年輕小姐是個外來客,大概是個把個月以前來到島上的。

 

職業雖然不清楚,不過也不是常常待在島上,偶爾會有人拜訪,然後也會離開島上。

                  

只是相對於自己面對H.I.V.的帶原者的春天流淌的血的傷口所帶著的些許畏懼,年輕的小姐卻是格外的明快。

 

「我也是醫生,如果不介意的話讓我來吧,」瑞熙綻放著微笑說著。

 

「是。。。。」被瑞熙的笑容吸引的吳俊秀在不知不覺之間就回答了。

 

取得同意的瑞熙在同時就開始對春天身上的傷口進行著治療。

 

或許很小的時候開始,失去雙親的姐妹倆就一起相依為命的緣故,為了要生存下去,所以也開發了許多的潛能,也會利用許多的優勢。

 

天使般的聲音與容顏是自己最大的武器,泰熙曾經這麼對自己說過。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

 

總是笑著的自己能夠讓人輕易的卸下心防與防備,在不自覺之間就服從了自己的話語。

 

本應該是表達快樂情緒的笑意成為了面具,成為了武器。

 

吶,泰熙,是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才希望自己來到這個島上尋找那所謂的珍貴的寶藏的嗎?

 

因為自己已經失去了自己,失去了一個做為人應該有的情感的緣故嗎?

 

我至今仍舊不明白啊,泰熙。

 

(1.4)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究竟是哪裡來的醫生呢?

 

和即將成為春天爸爸的閔醫生一樣,也是非常傑出的醫生嗎?

 

春天的傷口處理的很完美,就連接續著的診察是否有其他的地方受傷也非常的仔細。

 

還有,不僅僅如此,做出的各種處置也非常令人讚嘆。

 

保健所的護士曉蘭,發現自己也為了這個叫做金瑞熙的女醫生感到無比的佩服。

 

在連絡春天媽媽永新的過程中,曉蘭一如以往的忍不住稱讚著現在正在盥洗室更換衣服與整理儀容的瑞熙。

 

曉蘭還在不停的說著關於自己的陶醉時,被一個聲響打斷了,那是近似於監控心跳的儀器所發出的警鳴聲。

 

只是,現在除了春天之外,保健所沒有其他的病人,而春天的狀況也很穩定。

 

那究竟是?

 

在聲音響起沒多久,只見到瑞熙匆匆忙忙的從盥洗室衝出來,拿起原本放在大外套中的手機,然後又匆匆忙忙的接聽著。

 

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語的瑞熙神色比起剛剛嚴肅許多,語調雖然依舊帶著安撫、鎮定的意味,卻也可說是不容拒絕的強硬吧?

 

「被這樣容貌與聲音的天使頤指氣使也心甘情願,」曉蘭笑著、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說著。

 

而永新也在接到曉蘭的通知之後來到了保健所。

 

一開始就知道和基書的關係並不容易,但是自己現在的心中所占據的是這個從首爾來的男人的身影。

 

和春天的生父-崔錫賢的狀況不同。

 

這個多情、善良又心軟的面惡心善男人,是不會放開自己的手的。

 

因為離開了自己和春天就無法呼吸,就無法繼續活下去,所以自己也有責任和義務要守護這樣真性情的男人。

 

只是,和父母之間的關係卻不能夠只是依靠這樣的感情而已。

 

如果在基書的父母還沒有答應的狀況之下,就和他結婚的話,那麼長輩們會有多遺憾、多難過呢?

 

而且只剩下基書一個孩子了。

 

基書的妹妹在幾年前在替當時的基書父親的官司奔走時,遭遇到交通意外死亡。

 

如果現在又讓他們傷心的話,這是不可以的。

 

所以才會如此堅持要得到雙親的共同同意。

 

只是也沒有預想到在基書離開島上前往首爾的這時候,春天,心愛的女兒,居然會受了傷!

 

就算擔憂也無濟於事,只有快快的前往保健所一途,只有看見自己心愛的女兒安然無恙才能讓自己安心。

 

(1.5)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瑞熙正在忙碌著。

 

一邊用著不知道是哪一國的語言,利用藍芽耳機講著電話,一邊用向保健所要來的酒精消毒著車子外部可能沾到血的地方,一邊還看著已經打開的電腦監控著手術的進行。

 

永新好不容易奔跑著來到保健所,在停車場先印入眼簾的就是這樣的情景。

 

進入保健所的永新很快就暫時安下心來,雖然春天受到了不輕的傷,但也確實的處置好了。

 

而且,根據姐妹淘曉蘭的說法,就是剛剛見到的那個小姐提供的幫忙。

 

永新正想要去和瑞熙道謝,只見瑞熙向永新比了一個等下再說的手勢,又接起了另外一個電話。

 

看了一下來電者的瑞熙,接起第二隻電話只是簡短的指示,「我在保健所。」然後就把電話掛掉了。

 

好奇怪的人啊,這樣講電話也實在太沒禮貌了。

 

只剩下一個電話在講的瑞熙倒是沒有多說甚麼,依舊專注的做著自己的事情,沒有搭理永新。

 

永新也不敢打斷,只是在一旁靜靜等待。

 

「下雨了,不進去嗎?」瑞熙對著大概在等待的時候恍神的永新這麼說,然後就走進保健所裡去了。

 

「那個,真的很謝謝你!」永新連忙趁著這段時間向瑞熙道著謝。

 

聽見永新的道謝,瑞熙的回應卻出乎意料之外,「這是醫生應該做的事情,你向我道謝,我會很困擾的。」

 

有多少次在拯救了傷患之後,接受了病患、病患家屬的道謝了呢?

 

大概數也數不清吧。

 

然而,雖然自己也會客氣的回應,只是卻無法打從心中高興起來。

 

對於自己而言,不過就是做了想做、喜歡做的事情,卻得到了答謝?

 

無法理解。

 

成為一個醫生,能夠救死扶傷,是自己從小的憧憬,從來都沒有想到會因此而得到感謝。

 

無法理解。

 

醫生的工作並不是為了聽到謝謝才做的。

 

雖然這也確實是人之常情。

 

吶,泰熙,無法理解的事情怎麼樣都無法理解的。

 

(1.6)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保健所又有了訪客。

 

不是患者,是訪客。

 

來拜訪金醫生的訪客。

 

是剛剛匆忙接起來又掛斷的、在電話那頭的那一位吧,永新如是想。

 

進了保健所避雨的瑞熙也只是坐在保健所中的某個角落,仍舊自顧自的用著聽不懂的語言講著電話,短時間內大概也不會停止。

 

來訪的訪客則是安安靜靜的在一旁等著,沒有催促的意思。

 

那麼自己和春天也該回去了,如果春天的狀況已經安定下來,還是回家比較好吧?

 

春天流了血,而且又待在保健所之中的話,會給其他想要就診的島上居民,甚至也會給保健所的吳醫生和曉蘭帶來困擾的吧。

 

只是,這段時間一直陪在自己和春天的大叔去了首爾不在島上,現在沒有其他人可以幫助自己。

 

而現在仍舊在下著雨,想必就算大叔現在從首爾趕回來,也沒有船可以搭吧?

 

那麼還是只能選擇留在保健所內嗎?

 

可是。。。。

 

已經有幾位島上的居民來過了保健所請求幫助,卻看到流血的春天感到驚恐萬分而匆匆離去。

 

應該要怎麼辦才好?

 

好不容易得到大家的諒解可以留在島上了啊!

 

雖然現在爺爺已經走了,想要搬去首爾也不是不可以,但自己和春天都想要留在這座島上安靜的生活。

 

大叔不也說首爾的空氣很糟,水也不乾淨,會讓人無法呼吸嗎?

 

所以就這樣一直留在島上過著以往的生活。

 

同時也衷心企盼著春天的病不要發作。

 

只是,現在又該如何呢?

 

還是應該要回去比較好吧?

 

至少不要再給其他人帶來困擾,這也是自己所不樂見的。

 

永新看著帶著驚恐表情的村民的臉,以及保健所的吳醫生和護士曉蘭努力想要平息擔憂,拼命思考著應該要怎麼做才能夠兼顧兩者的周全。

 

「我帶春天回去吧?」永新堅強的說,「傷口也都處理好了,這樣應該沒關係吧?」

 

(1.7)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不介意的話,讓金秘書送你們一程吧?」瑞熙的口氣明明是詢問,更多的是不容拒絕的堅定。

 

「咦?」永新看著一直在保健所的一角兀自忙碌著、沒有對於保健所所發生的事情多加置喙的瑞熙。

 

被瑞熙稱為金祕書的男子往前移動了一步,算是表明了身分。

 

而另外一個和金秘書一起到保健所來的男子依舊保持沉默。

 

兩人只有從一開始表示是來找瑞熙,這之後的時間也是安安靜靜的等待著,所以吳醫生和曉蘭也沒有多加關注。

 

不過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雖然對方是好意,可是有太多的考量了。

 

永新陷入兩難之中,該請這個陌生人再幫忙嗎?

 

已經幫忙自己很多了,自己沒有甚麼可以回報的,這樣真的好嗎?

 

曉蘭連忙替永新解圍,「沒關係的,讓春天留在這裡就好,」語氣中有著戰戰兢兢,不是害怕被感染了H.I.V.,只是面對村民的壓力,也有著猶豫。

 

雖然是衷心想要幫忙永新,但永新的個性自己不是不了解,從以前開始就不願意隨便接受別人的好意。

 

曉蘭接著說,「閔醫生,啊,就是住在永新家的大叔明天早上就會搭第一班船回來了。閔醫生可是名醫唷,在首爾也是排行前幾位的外科醫生。。。」

 

曉蘭聲音說到後面越來越微弱,並不是因為不知道該說些甚麼,而是一直維持淺笑的瑞熙散發著一種奇異的氛圍,讓人無法繼續辯白。

 

「就這麼辦吧,現在雨也變小了,趁現在回去剛好。」瑞熙可不管對方的說詞,「如果擔心的話,我和朴醫生會一起過去幫忙的,直到閔醫生回來為止。」

 

「嘛,雖然我稱不上甚麼名醫,不過還勉勉強強在首爾的韓國醫院工作,」朴鎮海一邊自我介紹一邊從皮夾中拿出醫院的工作證證明自己的身分,「就放心的交給我們吧!這也是現在最好的方法了,不是嗎?」接續著瑞熙的話語說著。

 

「韓國醫院。。。!?」保健所的吳醫生和曉蘭都不自覺的重複了鎮海的身分。

 

韓國醫院可不是小醫院啊,在韓國各地都有分院的大型醫院。

 

從各種角度上考量,或許也確實是現在最好的選擇了吧。

 

雖然,又得要麻煩瑞熙了。

 

(1.8)你所說的事情我不了解

 

送走永新與春天的曉蘭還是很擔心的目送著。

 

即便這樣才不至於阻止其他島上的居民到保健所求助的腳步,但還是讓人感到擔心。

 

「這裡的人來人往,對於春天並不見得好,」瑞熙不知道甚麼時候走到曉蘭的旁邊,「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感染後會在十年到二十年內發病。發病之後稱為愛滋病(AIDS, 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因為後天性細胞免疫功能出現缺陷而導致嚴重隨機感染或是腫瘤並致命的一種疾病。

 

聽見瑞熙的聲音,曉蘭不自覺的轉頭,「那個孩子,春天還沒發病吧。」看似帶了疑問卻是肯定。

 

「嗯。。。」曉蘭隨著瑞熙的話語回答。

 

「那麼讓他回家隔離起來,對春天反而比較好,」瑞熙帶著淺笑的表情仍舊沒有改變,「傷口已經都處理好了,最怕的就是細菌或病毒感染了,保健所這裡人來人往,病菌可是很可怕的。」

 

「嗯。。。」曉蘭雖然仍有疑惑,但也終於放下了心。

 

「人心是沒有那麼容易接受的,」知道這樣的說法有些古怪的瑞熙低聲的說。

 

「面對死亡的恐懼與生存的本能,是非常可怕的,」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也準備離去的瑞熙對仍舊帶著疑惑的曉蘭這麼說,「與此而產生的行為,無論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這麼說的瑞熙向曉蘭投去令人感到安心的微笑。

 

「那麼這個麻煩向市內醫院確認一下,」瑞熙遞給一旁的吳醫生,一邊解釋,「這是抗病毒藥物,請市內醫院送過來吧。」

 

「果然還是去市內醫院好點吧?」吳醫生看著瑞熙寫的藥物名稱低語。

 

「那個孩子還沒有發病吧,」雖然是帶著疑問,卻是肯定,瑞熙看著帶著訝異的吳醫生和曉蘭接著說,「像這樣天真活潑、過著一般人生活的日子還有多久呢?」

 

「既然如此,那麼現在只需要預防就好,你們不也說有個醫術高超的閔醫生明天早上就會搭第一班船回來了嗎?那麼就交給他就好。對了,」瑞熙像是想起甚麼似的,「春天受傷的地方我已經大致整理過,不需要擔心有汙染的問題。東西也會送去好好的處理,不需要擔心。」

 

自顧自說完的瑞熙閃過似乎是急症要來保健所請求協助的村民,走到外面去等待了。

 

吶,泰熙,那個叫做春天的孩子說他自己是天使。

 

那麼他會有嗎?

 

會有那個你所說的天使的羽翼嗎?

 

因為被病患稱為天使醫生的自己沒有這樣的羽翼。

 

所以自己也曾經認為你所說的天使羽翼是不存在的。

 

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著天使的話,那麼那個孩子會有你所說的天使羽翼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fly 的頭像
forfly

映水之鏡

fo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